第1224章 突生变化

作品:《我什么都懂

    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9:50,按照正常情况来说,应该是再过一下他们就会来拿债券了。

    沈欢这么一个人,将两个袋子放在脚下,看上去和周围的人群有点格格不入。

    大家都知道的,太极国人喜欢喝酒,而且经常喝得醉醺醺的。

    一群五六个人的年轻男子,便是喝得差不多了,一路高谈阔论不说,脸色也胀红,把周围人视若无物。

    就这么跌跌撞撞的,一个人不小心撞在了站在路边的沈欢身上。

    只是这么一接触,沈欢便退了一步,结果这家伙脚就碰到了大提袋,一个踉跄就扑倒在地。

    “哈哈哈……”

    几个男子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但这个摔倒的男子就发火了,直接想要抬脚揣大提袋。

    沈欢怎么可能让他这么做,伸腿就挡住了他的脚。

    “啊!!”

    男子被沈欢这么一挡,顿时痛叫出声。

    几个他的朋友见状就不满意了,乘着酒劲就把沈欢围住了。

    “嘿,你这个臭小子!”

    “绊倒了人,连一句对不起都不说吗?”

    “装神弄鬼的家伙,你给我把脑袋露出来!”

    几个人用并不熟悉的英语说着,就想要来推攘沈欢。

    沈欢不想和他们纠缠,对着路边成人大.腿粗细的大树直接用脚一踢。

    “啪嗒”一声,大树便直接断成了两截,缓缓的落了下来。

    “蓬”

    大树倒在了道路的中央,地面明显的震动了一下。

    “卧槽(韩语)!”

    几个人吓得手脚都僵硬住了。

    那么大一棵树,一脚就踢断了?

    这不是踏马的做梦吧?

    “啪!”

    一个人直接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惨叫一声“痛!”

    剩下的几个人,包括在地上的那个人,不知不觉浑身沁出了冷汗。

    这尼玛的不是人吧!

    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力量!?

    “滚!”

    沈欢冷声的喝了一声。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

    这群人浑身一颤,慌忙道歉的同时,赶紧的拉着那个跌倒的醉汉离开了。

    这一幕看在别人眼里,颇有些莫名其妙。

    但是在一直用摄像头盯着沈欢拍摄的车里的警.察们,却是有些目瞪口呆了。

    “沈欢真的不是人啊!”车里一个络腮胡子警.察忍不住感叹道。

    “这力量起码有几百斤吧?打在人身上,会直接死掉吧?”另一个开车的警.察也是充满了惊叹。

    “别大惊小怪的了。”坐副驾驶的警.察不屑的道,“他当初一把提起艾德戴维斯,直接砸爆篮筐,力量不就是这么大吗?如果没有这个强悍的力量,nba的那群坏小子,还不直接把他给废了?”

    nba一直在努力的朝着“中产运动”发展,但其实早期他们就是善于斗殴的,到现在也同样暴力层出不穷。

    里面的坏小子可谓不计其数。

    但偏偏没有一个人敢对沈欢下黑手,原因肯定不是他们承认沈欢的历史地位当初乔老板两次三连冠的时候,被斯托克顿和马龙下黑手弄得多惨?

    许多人就是要借这个机会来成名!

    可看了沈欢前两场的比赛,所有的坏小子都焉气了,没有一个人敢在沈欢面前放肆甚至是犯规。之前总决赛时,骑士队的jr史密斯的表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他们是坏,他们是桀骜不驯,但不代表他们愿意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去打架啊!

    真的是横的怕不要命的。

    于是听到这一位这么一讲,大家心里也是纷纷赞同。

    “我倒希望那群歹徒出现在沈欢的面前,如果是在狭小的空间里,他们根本没有开枪的机会,沈欢直接一拳一个就解决了。”说话的警.察却又继续讲了这么一句。

    “你就算了吧,沈欢怎么可能如此冒险?他可是很金贵的,区区一群歹徒,不值得他这么拼命。”驾驶员警.察直接反驳道。

    这一次,大家又觉得驾驶员警.察说得对。

    换作是他们,他们也不会动,自己生命这么宝贵,何必冒险?

    “咦……你们看,怎么沈欢在打电话?”一个警.察忽然就叫了起来。

    大家赶紧凝神一瞧,果然,沈欢一边打电话,一边四处张望着。

    “不对劲儿!”警.察的车载通话器里面,马上传来了副局长施耐德的声音,“刚才好像有一个人塞给了沈欢电话,他现在应该是在接歹徒的电话。大家密切注意动向!切记,千万不要打草惊蛇,一切以沈欢的生命安全为最高原则!”

    最后一句话可不是施耐德说的,是局长,是洛杉矶大区的一群大佬们说的。

    在洛杉矶失去自己的英雄,而且是以这种悲壮的方式失去,洛杉矶一辈子都会被钉在耻辱柱上面。

    “是!”

    警.察们立刻紧张起来。

    沈欢所站的位置,来来往往很多人。

    哪怕是有树倒下了,大家也只是跨过就行,并不妨碍通行。

    但恰好是树木的遮挡,让不远处的警方视线都受到了阻碍,他们没办法看清楚东西。

    刚才那个递给沈欢手机的人,也瞬间的挤进了人群,没办法查到。

    为了担心来收钱的歹徒有探查设备,他们都不敢让沈欢的身上带上窃听器。

    现在只能通过沈欢自己的举措来看了。

    只见沈欢打完电话之后,把手机放在了兜里,随即提着两个大提袋,转身就往旁边的一条巷子走进去。

    “怎么办,老板,我们跟上吗?”几个便衣立刻呆了,赶紧询问施耐德。

    此时已经很明显了,歹徒肯定是给了沈欢新的指示,交易的地点并不在这里,而是换了一个更加隐秘的地方。

    施耐德此时才叫一个骑虎难下。

    那条小巷子根本就没有什么灯火,如果几个人冲进去,歹徒看到了会不会对沈欢下手?

    但如果你不跟进去,沈欢也同样的危险!

    想了半天,施耐德才咬了咬牙,“派一个人进去,除了通讯系统外,什么都不要带……记着,不要有任何行动!”

    “是!”

    一个便衣赶紧把东西交给了同事,从街道的那一头走了过来,一头扎进了黑漆漆的小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