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三十三章:阴谋阳谋,深海绝域(本章错别字已修)

第三十三章:阴谋阳谋,深海绝域(本章错别字已修)(2 / 2)

“再后来,我被回春府的修士检查出灵根资质,生活因此一下子就变得好了起来。我们家认祖归宗,我被老祖宗认下作重孙女,府里给了家里一块灵石与一瓶药,因为那块灵石,家里买地、盖房子,因为那瓶药,父亲的病很快就好了,只可惜,姐姐再也找不到了,据说是被海外散修买回去当仆人了。”欧阳红袖喃喃地低语着,说着她的人生,说着她的过往,说着在父亲在有钱之后购田地、纳小妾、说着母亲的怨愤与不平。

自己这个小师妹在说这番话时,话语里并没有包含太多的情绪,就如同在讲诉别人的故事。但隐隐间,朱鹏若有所悟,自己身旁这个人儿啊,似乎也并不是对自己的处境珍无察觉。

“红袖。”

“嗯!?”

“你是什么灵根属性?”

“单属性木灵根啊。”能够成为宗门质子,能够二十多岁就筑基成功,欧阳红袖资质无疑是很不错的。

“那欧阳老夫人呢?”

“单属性火灵根……”

“刚好借木生火,好巧啊。你说是不是?”近我者近,远我者远,朱鹏这个一向以远近亲疏喜恶做事,更何况还有欧阳红袖当时拼死驾灵梭返回的事,这些令朱鹏终究还是没有选择置身事外,这样言语一句。也就是这样一句话语,令一旁一直巧笑倩兮的欧阳红袖突然流下泪来。

“红袖一生,年少是被父母作为货物贩卖,长成后为师长作为货物贩卖,及至今日,只有师兄肯仗剑为我拼杀,只有师兄肯诚心为我言语一句。”脸颊上流淌着晶莹的眼泪,然后欧阳红袖双手执礼向朱鹏深深拜谢。

“不过……此恩此情红袖只能来世再来报答您了。其实老祖宗从来都没瞒过我,红袖是知道自己这一次回来的使命的,回春府可以没有红袖,却不可以没有老祖宗,但还是多谢师兄待我以诚。”

“…………”朱鹏几乎推衍估算出了所有的事情,但他真的没想到霍璃从头到尾用的都是堂堂正正师,没有一丝半点的阴私与诡诈。她从一开始就告诉了红袖,你是作为我的夺舍受术者来培养的,你可以不从元始魔门回来,你甚至可以拒绝。

然而,霍璃存世长生五百年,她早就看穿了欧阳红袖的性子,她算定了欧阳红袖决不会拒绝。

本家族的血脉,木火相生的灵根,受术者完全心甘情愿的心理状态,再加上多种灵药的辅助,欧阳老夫人霍璃的夺舍成功率高得吓人,这样一来也就难怪她完全不担心自己的寿元耗尽了。

欧阳老夫人霍璃一手炼丹术,是回春府的根基,同时也是她在夺舍后百年虚弱期内不会被人干掉的保障。以回春府的灵丹积累再加上欧阳红袖本身的资质,霍璃百年之内再次冲上金丹宗师境,延寿五百年,一点问题都没有。

“为了别人的命,付出自己的命,你傻不傻啊?”

“幽州这些年形势日见凶险,暗流涌动,跨州大战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一触即发。到时整个回春岛都必然受到冲击,一个不慎就是倾覆之祸,我的父母亲人,我的家族长辈都在这岛上,这回春岛上活着几十万人啊,以我一人之命换下他们的命,与父母双亲的一世荣华,这不赔。”

“夺舍仪式,会在什么时候进行?”人家自己都愿意,朱鹏也就没有什么好劝的了,更何况单人独剑挑回春府十数位筑基,两大金丹宗师,这也并不是什么轻松的活。

“在老祖宗的寿辰之后,到时师兄就要一个人回宗门了。”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欧阳红袖突然侧身扑入身旁男子怀中。

朱鹏只觉得一对柔滑的双臂搂住自己的脖颈,同时温暖暗香袭来,浸润而炽热。

许久之后,女孩轻柔柔得话语声又在他耳边响起:“虽然老祖宗的恩情,红袖愿粉身以报,但我……我也想为自己留下点什么……求师兄助我。”一世哀苦,一世怨伤,哪怕已经认命,却终究还是想在自己短促而有限的生命中留下一些值得回味的痕迹。

如果这个男人没出现,如果他的宽厚稳重、他的温润霸道、他的仗剑阻敌、他的待之以诚,自己的人生也许就真的像一张白纸般了无色彩了。

小亭明月,玉人情重。

生命的激情与美好在这一瞬间绽放开来,欧阳红袖的的确确是平生第一次,然而某人可是名副其实的身经百战了,厮磨着,互补着,融合着,他尽可能给她一次完美的记忆与体验。

……………………

三日之后,欧阳家老祖宗五百年寿辰真正开始。

海外修仙界,几乎是稍有头脸的人物都到场了,各大宗门包括天涯镇海阁、万里军皇山、元始魔门,幽州三大宗皆有名贵的礼物奉上,给足欧阳家面子,令其倍增荣光。

整个回春岛上的岛民几乎或多或少都有些欧阳家的血脉,老祖宗五百岁寿辰,回春府凑足三千童男童女为老祖宗拜倒贺寿:“祝老祖宗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万里军皇山的拜寿者也就罢了,是一名神色冷厉的中年老者,筑基期修为,只是骨头硬朗,明显也是法体双修的路数。

而天涯镇海阁的拜寿者朱鹏居然认识,正是当年的蓝夫人蓝染,这许多年过去了,看来她也从当年的打击中缓过一些元气来,略清减了一些,但依然还是当年那明眸善睐、长袖善舞的美人。

在朱鹏看到蓝染的同时,蓝染也看到了朱鹏,这位一身蓝色丝绸袍的美妇人走上来笑言道:“鹏师兄,多年不见,您的修为气度更盛往昔了。”

“蓝师妹才是,当初我就知道,以蓝师妹的能力必然还会被镇海阁重用。”

“谈不上重用的,现在师妹只能做一些边角杂活而已了,对于元始魔门来说,回春岛之事是值得重视的,因为离得太远,留在东海的触手当然要小心经营,因此派师兄您这个能够应变作主的来,在镇海阁却不同,回春岛在宗门的势力直接笼罩范围内,随便派谁过来应付一下都可以,即便有事,师妹也没有临机决断之权,只能请示宗门。”朱鹏与蓝染作为幽州两大宗门之代表,虽然是贵客,但在奉上礼物后也没有其它太多事情的,尤其是两人低语交谈时更不会有人过来打扰。

“对了,师兄。白云子的本命法宝水形环是在您手上吧?”很突兀的,蓝染问出这样一句话,当年白云子背叛宗门,因此现在蓝染也不能再称呼他为师父了,虽然白云子在返回宗门后就很快死去,但他所在的那一永,或多或少都受到影响诛连,尤其蓝染还是作为其嫡传弟子。

“不错。”朱鹏扫了蓝染一眼,并没有否认,那本来就是自己的战利品,本身也没什么好否认的。

“师妹想以购买一件上品法宝的八成的价格,再加上一个消息,从师兄手中买下水形环。”当蓝染说出这番话时,朱鹏倒是理解她的想法的,因为水形环必然是白云子修炼经验上的凝聚,而蓝染又是其嫡传弟子,无论灵根属性功法倾向,蓝染恐怕都很难再找到比水形环更好、更适合自己的本命法宝了,哪怕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洗炼。

其次,洗炼自己师父本命法宝的过程,对于蓝染也是一个极好的修炼打磨过程,尤其她与白云子的修行一脉相承的话。本命法宝内的禁制,是一名高阶修者思路与修为的体现,别人洗炼的话因为只能洗炼一遍,因此获得的感悟当然是有限的,然而蓝染却是对应着自己的修行,水形环若是落入其手,的确是不小的助力。

“蓝师妹,我并不缺灵石、灵丹,乃至于珍贵炼材。”水形环的的确确是在朱鹏手上,但问题是这样的东西落入朱鹏手中,朱鹏又怎么可能不以五色神光日刷夜刷,完全洞悉其上蕴含的金丹宗师经验呢?

因此朱鹏根本没办法把已经被洗炼得干干净净的水形环交给蓝染,白云子修为不怎么样,但毕竟活得足够久了,哪怕是其它金丹宗师要彻底洗炼干净水形环上面的禁制,至少也要一甲子开外的苦功,而现在才过去几年,朱鹏若是把水形环拿出来,不是明摆着告诉蓝染自己有问题。

恰好也就在此时,寿辰进入高潮阶段,朱鹏借故避开蓝染,在场所有的宾客尽皆向欧阳老祖宗霍璃俯身拜寿。在霍璃两侧掺扶着的,是欧阳红袖与欧阳家另一名美貌的少女,她们一同把比她们还康健硬朗的老祖宗扶到主位之上,然后宾主共饮,满堂尽欢。

看着欧阳家老祖宗霍璃那神采奕奕、眼光明亮的模样,朱鹏暗地里冷笑,以自己的性子与欧阳红袖一番云雨之后,又怎么可能不在她身上种下暗手,若是霍璃不进行夺舍仪式也就罢了,若是她敢进行……夺舍这么危险的事,出现任何意外都太正常了,多少化神、元婴老魔莫明其妙的被凡人放翻了,更何况霍璃区区一个金丹。

化神、元婴境修士,夺舍凡夫俗子,失败的几率很低,但并非没有,因为夺舍的第一步就是自己先要散功,这个世界的法则不允许你带着一身修为再重新复活。散功之后,虽然化神、元婴修士的神识强大无比,但别忘记大的大的难处,神识强大消耗也大,再加上冲撞入别人的心灵世界、绝对主场,因此夺舍这种事真的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而就在这个时候,蓝染又一次找上门来了,她还真的是对那水形环念念不忘。

“朱师兄是宗门核心嫡传,一身修炼资源当然是不缺的,但青金石铜精矿师兄也毫无兴趣吗?”青金石铜精矿是一种极为罕有的矿石炼材,多属性相生的特性令其成为极上品的鼎炉炼制矿石,现在的修仙界经过大破灭、大灾难(位面等阶跌落),像这种顶级炼材已经逐渐消失殆尽,若是没有强大的修真者证道飞升,几乎可以肯定这东西最终会在此世界完全消失。

当年毕竟是一起共事过,蓝染知道朱鹏是顶尖的炼器宗师,甚至炼丹术也有相当不俗的造诣,因此开口诱惑道。

青金石铜精矿只要加入鼎炉当中些许,就有改善炼器/炼丹鼎炉品质的效果,对于绝大多数炼器、炼丹师来说,当然是绝大的诱惑。

“青金石铜精矿,如果量大的话,连元婴老祖都会动心,师妹能知道这种档次的消息?”

“若是在正常灵域世界,如此重宝师妹的确是连沾一下手的资格都没有,但如果是在绝域呢?”听到蓝染如此说,原本显得漫不经心的朱鹏,眉头略略挑起了。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被称作绝域、死地的特殊区域,这些异常区域有一些空间稳定度极高,而有一些空间稳定度则极低,最低的那一些,甚至连筑基境修者的灵压都有可能令其整个崩溃。

高阶修者本身的灵觉也是很敏锐的,万一碰到这类地方,根本就不会靠近,但也因此,这些绝域死地无法被盘剥,反而各种天材地宝残余极多。蓝染既然主动与自己说起此事,那就说明至少不是一处筑基境修者灵压就可以压爆的绝域世界。

“最高承载等阶是筑基境修士?”

“正是,水形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小妹自己也想进那绝域一探,师兄的战力在筑基境修士当中足可以纵横无敌,我又相对熟悉情况,您与我联手,定可以满载而归。”

“绝域的开启时间是什么时候?”

“半月后的外海,以灵梭飞行的话,距此大概是五天路程。”朱鹏明显有被说动的样子,蓝染喜形于色。

“……水形环我的确是无法给你了,我已经把它给拆了,还原成材料了。这样吧,我直接买你的消息好不好?”朱鹏一句话语,身旁的蓝染蓝夫人顿时受到饱和打击。

“水形环是千年冰魄石铸成,这种材料的法宝,您拆做什么啊?”正常情况下,在不损毁法宝的情况下慢慢洗炼,那当然是个水磨功夫,但如果直接炼化毁宝,那消化禁制可就快了。

“千年冰魄石可以镇压心火,抵御外魔,我往五行炼甲与剑中都炼入了一些,主要是当然手痒,实在是想将第一件到手的法宝拆开好好看一看内部结构。”朱鹏半真半假的言说道,以他炼器宗师的水准糊弄蓝染当然是轻而易举,尤其他说的还是高阶炼器师非常容易犯的错误……心势手痒把某件高阶法宝拆了,法宝这种高精微的东西,当然是没可能再重新装回去的,因为内部融合度实在太高了,因此只能硬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分享推荐一下,谢谢!分享越多,更新越快^_~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