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二十五章:风紧扯呼,蛮王开大了!

第二十五章:风紧扯呼,蛮王开大了!(2 / 2)

“石宗师,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就这么放他们从容离去?”赵蕊儿贝齿轻咬,有些忧虑似的问道。任石道人当然没有金丹宗师的境界,只不过尊他阵法师的身份,赵蕊儿曲意逢迎、捡好听的说罢了。

“嘿嘿,仙子放心。哪怕能逃出这阵去,双修府与元始魔门的弟子也必死无疑。哼,本来是想省点力气的……”言说着,石老道将自己枯朽的双手按压在面前阵道灵器“地幽盘”之上。

“勾魂、夺魄、厉念、鬼僵,你们四人暂时将大阵控制权交给我,先去追杀那十名小辈,记住,我要一个不留!”虽然同样是筑基境修为,但作为阵法师,石道人的地位是远远高过普通筑基境修士的,更何况这追杀任务明显比维持阵法的任务更轻松也更加有油水好处,因此地幽盘当中迅速传来接连的应是声。

大概的情况他们四人也都是知道的,虽然恐怕有一位修为不俗的同阶修士,但四打一……更何况鬼行与元屠又不是泥捏的,在被击杀前想来他也已经给那名对手足够的重创。

现在这支目标,有灵器,有双修府的美人儿,勾魂、夺魄、厉念、鬼僵,幽冥白骨城的四大筑基修士相比在这里继续苦熬大阵,他们当然更愿意去完成猎杀任务。

与此同时,临江小镇的上方,有幽幽血火燃烧成虚幻的炉鼎状。

任石道人作为阵法师,他一个人就可以顶替原本四名筑基境修士的工作量,鬼灵珠依然在被祭炼着,只要此宝一成,少宗主持之可以横扫筑基境修士,即便面对金丹宗师也有遁逃之力,因此,这一边才是真真正正的重中之重。

只是,事后的手尾处理毕竟还是需要广寒月宫勇于背黑锅的,没有广寒月宫背书作保,像幽冥白骨城这样的鬼道宗派,哪怕再想也不敢在幽州地界屠镇炼宝。

因此,答应广寒月宫的事必须做到,双修府与元始魔门的人也必须死!

“呵呵,早就听说双修府调教出来的女弟子,一个个娇媚可人,床笫间热情似火最是痴缠不过。没想到这一次有机会,可以好好品尝一下!”

“老僵尸,你悠着点,别太过放肆了被人家抽成僵尸干!”肆意得笑声在四道遁行的幽影间传开,他们四人除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厉念以外,全部都是筑基初期。

鬼道一脉,虽然一直都在修真世界的文明体系中存在着,但一直都不是主流体系。鬼道以人为食,以凡俗世人为修行资粮,因此有资质的修士修炼鬼道在初期时的确是可以迅速精进的,比其它法门更易晋升筑基境。

但,鬼道也是出了名的先易后难,人间毕竟不是冥狱,在正常的位面修炼鬼道之法是要受压制的,筑基之后鬼修想要精进修为变得越来越困难,除非阴冥宝药或者大量的屠戮凡人,制造人间鬼域。

但这两者都不容易做到,阴冥宝药哪那么容易出现在人间又被筑基境修士获得,至于制造人间鬼域,当此位面世界的其它修士都是死人不成?

幽冥白骨城近些年来能够迅猛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借了十五年前那场横扫整个幽州大旱灾的势,再加上诸宗围剿那头金丹境僵尸王的时候,幽冥白骨宗也的确是下了死力,不然,是没有今时今日这样的繁荣鼎盛的。

并且,鬼道之法有其优势,但劣势也过于明显,阳、火、雷皆克,便犹如烈火近前的寒冰,除以绝对之强力压制外,再无其它应对方法。

另一边,朱鹏带着身边九人顺流而下一定时间段后,他忽然让所有人上岸。接着,众人傻呆呆看着他施法遮蔽气息,取出十张灵符幻化人形坐之前那艘木舟继续顺流而下,而朱鹏自己则在给其它九人又发各自分发一张符纸后,带着他们延河岸逆流而上。

“幻形符,敛息符!朱师兄的心思真是缜密,术法修为也全面的令灵素钦佩。”十张幻形符贴在木舟之上,延河道正中顺流而下,而已方十人则在敛息符的作用下延河岸顺流而上,这样一来即便不能完全摆脱追兵,也能创造出大量的回转时间,脱离大阵足够远之后,也许尹灵素就可以通过玉符远程通知师门派人接应,乃至于破坏广寒月宫与幽冥白骨城的图谋。

虽然尹灵素并不知道这屠阵而成,声势浩大的鬼阵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本着“敌人想要做的,我们就全力破坏”原则,尹灵素认为师门绝不该对这大阵毫无反应。

(等双修府抽调足够多的高手过来,恐怕黄花菜都凉了。而且必然会被早有准备的幽冥白骨城与广寒月宫联手截击,与其指望他们,我不如自己想办法强行破掉这鬼道大阵!)侧头看着半空当中那团巨大的血火气炉,朱鹏在心底里这样暗地道。

但,炼气境修士搏杀筑基境修士,已经是非常难的事了,越阶的情况下还想硬性破开人家已经布成的大阵,这是千古未有之事,至少朱鹏硬来的话也做不到。

(唯一破开此阵的机会,在上游……)

……………………

五个时辰后。

四名半人半鬼的黑袍道人费尽千辛万苦,总算在河底找到了贴着五张幻形符的简易木舟。

那一刹那间,四人中脾气最为暴烈的鬼僵周身气息一爆,一拳打向身旁,一幢年头不短的房子轰隆间就整个倾塌了。

“小杂种,耍道爷玩!还有任石那个老鬼在搞什么?坐拥灵宝,他居然会被一个炼气境的小杂种骗这么久?”暴怒的不仅仅是鬼僵而已,还有另外的两男一女三人。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石老头应该不会被骗,但在我们离开由他接手我们四个任务的情况下,他的确没有足够的能力识破这种幻术……”夺魄是四名筑基鬼修中唯一的女子。她容颜姣好,嘴唇异样的殷红,此时此刻伸出手掌碰触着木舟上的灵符,心中狂怒的同时也是暗赞。

所谓道术,本就要有这样化腐朽为神奇的心思与手段。当然,对手越是表现得出色,她就越想当面见识一下了。

“莫怒莫急,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沉得住气。这一次少宗主也来了,我想你们也不想在少宗主的面前难看。”身材高大,左手是一支锋利铁钩的厉念这样言道。

“我们分开行动,搜索痕迹,一旦遇到了不要直接交手,对方身边应该隐藏着一位修为不弱于我等的高手,以通灵玉联系,在人都到齐之后,我们再一同出手。”幽冥白骨城的四大筑基高手,厉念修为最高,做事也最为沉稳缜密。

不过他一番心思白费了,夺魄的夫婿,矮胖的鬼修士勾魂精于追杀之术,他很快就找到朱鹏等一行十人逆流而上的痕迹。

“确定是真的吗?不会又是故布疑阵吧?”厉念这样问道。

“之前我是太相信石道人了,因此才会被骗过。这绝对是他们的遁逃路线,如果出错,厉念老大你把我的脑袋摘下来。”

“很好……全速赶过去。把这件事漂亮的做下来,我们都会受到城主嘉奖。”勾魂、夺魄、鬼僵三人齐齐应是,下一刻四人化为一道鬼气幽虹疾速飞遁追杀,四人也真的是卖力气了。

炼气境修士可以借助有飞行功能的法器飞行遁走,而筑基境修士本身就可以凭借自身法力疾速飞腾,然而在多数时候他们还是会选择使用法器飞行的,因为纯凭法力飞腾则消耗较大。

前文就已经提到,临江镇背山近水,而镇边的那条河流也是从后山流通过来的。

幽冥白骨城四名筑基修士越是顺着河道逆行而上就越是觉得不太对劲,因为这条水流量不小的河逐渐出现明显的水位下降……那么下降的河水哪里去了?

“天杀的,那些小杂种是要蓄洪冲阵!”

水之一物,本身就有净化、稀释的作用,鬼道血祭大阵逆天而行,本就污秽腐浊,现在任石道人一个人撑着四个人的工作量,若是在这个时候有万顷洪流一泄而下,恐怕大阵立破。

随着四人中唯一的女修士夺魄的惊呼声,其它人也反应过来了,同时他们随身携带着的通灵玉上灵光闪烁,厉念在点开之后,自通灵玉中传来幽冥白骨城少宗主幽绝冰冷冷的声音:“我不管什么理由,若是大阵被破,我就把你们四人的魂魄封印到鬼灵之地,承受千年万鬼噬魂之苦!”

千年只是个虚数,一千年以后,幽冥白骨城存不存在都不知道,反正恐怕是不会有人记得把勾魂、夺魄、厉念、鬼僵四人的魂魄放出来的,真到那个时候,也许趁早自尽反而是一种比较明智的选择。

在幽绝少宗主与筑基境后期的双重威势之下,四人不由得更进一步提高了遁光的速度,但也因此他们就更没有时间观察临江镇后山山林间的环境,或者说,杀戮太过,合该他们今日劫数难逃了!

在临江镇的后山,四人的确是找到了封堵河流的简易木堤,然而还不等四人出手破坏,浓浓的雾气就陡然之间将四名筑基境修士笼罩遮掩。东、西、南、北乃至于五人身旁都有一道灵光冲天而起。

下一刻,强大封禁之力就将勾魂、夺魄、鬼僵的真元法力打落一个大境界,变成炼气大圆满修士,即便筑基中期的厉念也被打落一个小境界,变为朱鹏可以正面斩杀的筑基境初期。

“五行封灵阵!怎么可能?凭你们这群小辈居然把此阵布得毫无痕迹!”

“你们是怎么混到筑基境的?追杀别人丝毫不注意四周环境?还是说……是觉得即便是在阵中也可以格杀我们?”土石砰得爆开,率先出手的却是跟随着打了一路酱油的竹山教黄氏兄弟。

竹质的法剑飞舞纵横,同时也知道是到了关键时候的黄氏兄弟还拿出一些竹傀儡辅助攻击。在五行封灵阵的作用下,彼此实力此消彼长,同时厉念还要防备着隐身于暗处的此阵主持者,一时间幽冥白骨城的四名筑基修士居然被黄氏兄弟二人联手压制。

拥有土行灵根的王忠持金钢盾镇守中央,李嫣镇守北方水行,尹灵素镇守东方木行,她的四名师妹两两一组镇守南方火行与西方金行,而朱鹏与黄氏兄弟则负责绞杀。

等待一会之后,黄氏兄弟已渐有不支之势,他们的那些竹剑竹傀儡多点攻击,铁树银花一般打得漂亮,但真的硬刚却是不行的,竹山教的功法适合同阶战斗,适合以一强敌弱,但唯独不适合以弱杀强,越阶挑战。

(直到现在南方火行与西方金行都没有出问题,看来双修府内部并没有奸细。现在水坝已经蓄得差不多了,即便有奸细这个时候出手,我击破水坝也一样可以带着李嫣、王忠他们遁光。)将所有的变数尽皆考虑清楚后,一身重装炼甲的朱鹏提着沉重无比的蛮龙霸剑绕树走出。

几乎在同一时刻,蓄势待发已久的厉念向他猛烈得挥舞着手中的白幡,作为筑基境中期修士,他的眼光也同样毒辣至极,他一眼就看出黄氏兄弟不过是主阵者用来吸引火力的炮灰而已,因此蓄势待发大威力法术捏在手里一直都没有出手。否则的话,黄氏兄弟现在已经化为僵尸厉鬼了。

“小辈,给我去死!”

海量的阴魂咆哮飞舞,伴随着一道黑光,一条由白骨铺成的漫漫道路犹如长蛇巨龙般跨空游走而来。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漫漫长生路,皆由累累白骨铺就!”

“我以此桥,贯通生死!”能够修到筑基中期,厉念是有本事,更是拥有自己的觉悟的,只此一招法术招意,朱鹏觉得只要给他时间,稍加际遇,未来金丹大道可期。

(可惜了……能够成长起来天才是天才,成长不起来的天才什么都不是。)身躯膨胀,周身那坚固至极炼甲都在呻吟哀鸣着,朱鹏法体双修,结合自身所独有的丹道境界,丹劲爆发之下他有一种类似于自毁的法门。

丹劲爆发,法体结合,在炼气九层时他拥有一息之力,并借此一息三剑瞬间斩杀了人妖合一的虫道人。

而时至五年后的今天,已经获得大量修真文明嫡系传承的朱鹏,丹劲爆发之下则可以支持五息,在这五息的时间内爆出绝伦之力:纵横同阶,越阶瞬杀。五息一过,爆体而亡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分享推荐一下,谢谢!分享越多,更新越快^_~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