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黑巫师朱鹏 > 第三十章:善恶的彼岸,乱将至

第三十章:善恶的彼岸,乱将至(2 / 2)

如果不是怒瑞这个偏执的疯子,雇佣兵团也许就不会在巨龙的火焰中覆灭,影也许就不会成为龙祸遗孤。如果仅仅只是这样,影的后半生毕竟是怒瑞照顾长大的,那么这不知道算不算是仇恨的仇恨也许就被强压忍下来了。

然而狩龙猎手团内部的分歧还不仅仅只是这样而已,作为一支半神、巅峰圣域强者组成的团体,这个组织的钱事实上早就攒够了,富可敌国也许还谈不上,但足够团里几个人分一分奢侈享受几百年的幸福生活了。

然而怒瑞的愿望是和巨龙战斗到死……或者说,没有这样的偏执他也许也走不到今天。

但是你愿意和巨龙死磕到底,你自己去,你裹挟着所有人陪你一起参与一场几乎看不到最终胜利希望的厮杀,未免就过分了。

狩龙猎手团不是没有成员提出过,退出任务,乃至于与巨龙和解,至不济从此隐姓埋名换个身份过平静的生活总行吧?

然后,那名队员就被怒瑞亲手格杀了。

当时的怒瑞处于一种眼瞳异变为龙瞳,目光透出金芒的不正常状态,同时整个狩龙猎手团被龙血侵蚀异化的可不仅仅是他而已。

突击剑士德猜强化的是黑龙血脉,刺杀者影强化的是影龙血脉,虽然这都是最为适合他们能力倾向的龙血强化系,但无论黑龙还是影龙,都会对金龙血脉的强势压制效果感到不适。

百年之后,影就像一个被自己强势霸道父亲控制着的叛逆少女,她知道自己这样是不对的,知道理智来讲自己不应该怨恨怒瑞,但恨就是恨了。

因此,当遇到朱鹏时,当从身体到心灵都尝试过极限放纵的滋味儿后,影在某一日突然说出了那句埋藏在心底里,已经不知道多久多少年的话。

她不想再跟着怒瑞和龙族死磕下去了,她想过一点正常人的生活,哪怕……过一头正常影龙该有的生活,那都会让她感到自在。

在分析清楚影的心理变化之后,朱鹏也基本把握了德猜、米娜、米琪各自的心理问题,然后他就可以比较放心的“帮助”影了。

为自己而战,自己赚到的钱可以纵情享乐尽情的花,而不是被某个人裹挟着以某种大义之名,无止无休的酣战至死。

(杀了怒瑞,也许一开始你会觉得很舒适,很放松,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了束缚,但那毫无限制的束缚,最后会让这天空和大地都成为你的牢笼,人这种生物啊,必须要给自己设限,才会感受到真正的自由自在的。不然,很快就会陷入迷茫。)朱鹏是武当纯阳宗,道家最正统的嫡系出身,纯阳仙心的当代大成者,对于哲学、心学方面的思辨深度,诸天少有可以与之比肩者,这也是朱鹏可以凭借自己并不怎么出众的资质,可以一路攻坚克难前行而今的最大倚仗。

朱鹏洞悉了影乃至于整个狩龙猎手团所有人的心理问题,但他却并没有着手去帮助影解决问题,因为心理有问题的不仅仅是影而已,整个狩龙猎手团所有人心理畸形的根源在于团长怒瑞这个家伙。

在海岛之上,通过双修秘术快速恢复状态的朱鹏与影设下陷阱,联手格杀了辛德拉的大海怪,将这位神祗的化身打灭,这样连辛德拉的本体都受到了重创,她投射下来的力量未免太多了。

在搞定辛德拉后,朱鹏与影又吸引来狩龙猎手团,并借着怒瑞对影的信任,将之重创。

整个狩龙猎手团一共就两位半神,一个怒瑞,被影暗算重伤,最后剩下的三个圣域还能做什么?

黑龙德猜在毫无翻盘希望的生死压迫下,明智得选择了屈服,米娜、米琪被黑化的影抓起来,送给朱鹏,对于这样的大礼包朱鹏当然是不会拒绝的,两头银发的银龙血脉小美女,还是朱鹏最喜欢的双胞胎,不锁在地下室里好好地蹂躏……我是说好好地疼爱怎么行。

从不死帝国西海岸返回后,朱鹏放出的风是达秀-维克托击杀了怒瑞,同时收编了狩龙猎手团,改名为不死魔剑团。

名字很三俗,但反正是随便起的,也就无所谓了,更何况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死魔剑团一名大陆十强排名第五的“不死魔魂,腥红执行官”一名半神刺客,三名巅峰圣域,这样的丰富内涵,绝对足以让人无视其过于草率的命名。

之所以透出这样的风声,是朱鹏担心自己完全消化这次血战带来的资粮后,出关发现整个维克托家族都已经被灭了,如果是这样局面就很难看了,毕竟自己答应过达秀-维克托让其家族站在不死大陆的巅峰。

如果维克托家族被全灭,自己还要花大量时间搜索凶手进行复仇,这样就属于本来没事,硬给自己找事了。

在隐蔽古堡的最深处地下石室中,朱鹏搂着已经变得很乖巧的米娜来到怒瑞的面前,听着他中气十足的咆哮声。

“影呢?影在哪里,她为什么不来见我,为什么要背叛我?”

“……还不明白吗?人心就像指间的沙一样,越是用力便越是会溜走,而你抓得实在是太用力了,你的存在,让所有人都感到喘不过气来。”看着半空中被咒法铁链束缚,不断抽取能量的家伙依然在咆哮不休,朱鹏摇摇头飞了过去,来到怒瑞近前。

“你啊,实在太不了解龙族,也实在太不了解女人了。如果你有下辈子一定要记住,爱一个人绝不是在极度的压缩后,又毫无底线的信任对方。而是不给她任何背叛你的机会,就像我现在做的这样。”低语间,朱鹏的左手突然凝聚出一股强大的骨炎剑气,伴随着他的爪势直接贯穿怒瑞的小腹,朱鹏并没有击杀对方,这样好的能量源轻易击杀未免太奢侈也太浪费了,他仅仅只是破坏了他周身筋骨、经络,虽然对于半神来说这样的伤势是可以恢复的,但因为朱鹏的骨炎剑气特性与他此时的状态,这伤势没个几百年是恢复不了的。

因为朱鹏的这一爪,他背后的米娜软塌塌得跪倒满脸绝望之色。朱鹏并没有回头,但他却似乎察觉看到了一切,嘴角间有笑意绽放。

……………………

在彻底灭了米娜、米琪以及德猜还有可能存在的反抗之心后,朱鹏也开始闭关调制以不死草为主材的魔药,虽然这份魔药原本是打算用来自身突破圣域至半神的境界屏障的,但本来就是增厚精神力修为的药剂,不能用来提升大境界,现在拿来提升半神阶位的小境界也没差。

当然,魔药本身的配置成分需要略作一定的修正。

狩龙猎手团数百年来的资源储备丰富至极,在这秘密基地朱鹏基本不太用担心辅材不足的情况,但除了少部分时间用于调配工序极为复杂的药剂外,绝大部分时间里朱鹏都在打坐炼心,打磨心境。

一味生活在阴暗的角落里,一个人的气质会变得阴沉而猥琐,渐渐失去正大光明的气韵,朱鹏这些年沉浸于死灵法术体系,若说完全不受影响也是不可能的,但他毕竟根基深厚,在对自己的状态有所察觉后,一有机会就会闭关打坐洗涤纯阳道心。

古人一日三省其过,这其实就是一个炼心的过程,只是儒家炼心法炽烈阳刚太过,不如道家炼心法阴阳吞吐的圆融。儒家炼心法有些佛门一念不起的味道,邪心杂念稍有生出就要予以打灭,苛求太过,绝大多数人反而做不到了。

而能够做到的大儒,不是天赋异禀,就是垂朽老迈,老人的欲望本就不及年轻人强烈,自然更容易三省其过,打磨炼心。

朱鹏独身盘坐于一间秘室当中,反思着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直视自身欲望,疏导其中暴虐、阴暗,纯阳仙心最可怕之处就在于,它可以在正视降伏自身魔意邪念后,将之转化为自身燃烧强盛之资粮,让修炼者的意志力更加强悍、进化得更加无懈可击。

(这段时间以来,我利用影的心理破绽,对于米娜、米琪、德猜的压迫的确太过了。然而,既然受雇而来,过来杀我,那么技不如被人反制却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更何况在我的手段之下,狩龙猎手团内部的矛盾被提前引发并化解了,虽然给我当奴作仆并不如她们所愿,但他们也总算因此避过了最后那最惨烈的结局。)通过推衍演绎法,朱鹏知道如果没有自身的介入的话,狩龙猎手团内部的矛盾会被一直压制下去,最后能量日益积蓄雄浑,像一座火山一般喷薄爆发。

因为怒瑞太强也太蛮横霸道了,无可否认无论是影、米娜、米琪都是对他有手足兄弟之情的,但他们都是拥有着各自独立人格的高阶生命体,尤其是龙族的血脉,更加重了他们彼此之间的矛盾隐藏。

怒瑞天生有一定的智力缺限,后来晋升圣域、半神后,虽然硬生生得弥补回来,甚至变得理智而机敏,但前期的空白导入金龙的霸道,龙族的性情在其不自知的情况下对其影响过大了。

同时,银龙的随和也影响着米娜、米琪姐妹,因此她们倒没觉得怒瑞怎么怎么样。

然而分别强化黑龙血统的德猜与强化影龙血统的影,心中的负面情绪就滋生得比较严重了,德猜还可以因为怒瑞的强大而选择臣服,但对于影来说,挣脱束缚与压迫的渴望始终都在折磨着她。

若没有朱鹏在中心突然插入进来,狩龙猎手团最后的结果恐怕是爆发一场血的内讧,最后除了彻底发狂的怒瑞外,谁都不能活……怒瑞也可能在最迟心神崩溃,伏剑而死。

(现在,至少影没有彻底发疯,怒瑞也没有挂掉,几十几百年后当影感到后悔时,放了怒瑞也就是了,虽然狩龙猎手团无论如何都不复存在了,但至少大家好聚好散,不至于最后反目厮杀。)审视着自身的欲望,推衍着自己插入其中后所带来的变数与利弊,打磨着自身的心灵。

哪怕在生命境界上已经修到五阶超凡的地步,朱鹏在心灵修养方面依然是神秀和尚:“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的境界。

并没有达到佛门六祖慧能所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那恒常不变,固化永存的境界。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这具身体四阶半神的修为向下拉低了自身的心灵修为,如果是超凡体魄、超凡修为、超凡心境,其心境的稳固也许就会更趋近于恒常不变,永不动摇。

“得道容易守道难,若不静修打坐,修正并锻化心灵,我也终究会心神崩溃成为一个普通人,时间真的是好可怕的存在,无止无休的前进流淌,可以让弱小变得强大,但也能让原本的强大重新变得弱小。”在完成一次功课后,朱鹏睁开双眼看着自己的双手,感慨言道。

从善如登,从恶如崩。修行也同样是如此,只是这个道理知道的人太多,真正能引以为戒的人却太少。朱鹏并不认为自己享用影、米娜、米琪美人如玉有什么错误,生命阶位的进化本就是为体验更多更加的美好,但可以享用,却绝不能沉沦,否则心灵的堕落,往往是力量崩塌的开始。

在洗炼并打磨心灵后,朱鹏在一番辛苦后完成了在白骨山脉获得的,以不死草为主材的魔药炼制。

魔药炼成,第一件事当然是自己吞服增益精神力修为,吞服魔药这种事有点像锻炼身体,单纯进补却不锻炼没什么用处,单纯锻炼却不进补事倍功半,朱鹏在巫师世界的主体之所以不经常大量吞服各种增益精神力修为的魔药,倒不是因为朱鹏不会炼制或者舍不得资源钱财。

而是作为谍影巫师,每次降临异世界后返回带来的精神力对于谍影主体而言本身就已经是大补了,朱鹏甚至需要因此经常性的以激斗来锻炼稳固精神力,以避免虚胖虚高。

在这个世界可没有降临谍影逆向反补的收益,那么就只能自己调配魔药了,在吞服大半以不死草为主材的魔药后,朱鹏开始炼化在不死帝国西海岸一战中获得的半神尸骨。

相比绝大部分死灵法师的疯狂爆兵流,晋升到圣域乃至半神的死灵法师必然会走上死灵召唤精锐化的道路,毕竟谁也不可能倚仗着低阶骷髅海淹没半神乃至更高阶存在,事实上那种层次的生命存在都具备一种最基本的能力,那就是飞……人家可以轻易飞到骨箭根本就射不到的高空,低阶骷髅兵何以攻击对手,靠叠罗汉往上爬吗?

别说朱鹏的五具变异死灵召唤,就连他现在可以召唤的超精锐骷髅兵,现在许多都已经是半神尸身召唤出来的了。

超精锐骷髅兵魔力高度汇聚,半神尸骨潜力也高,但朱鹏并不打算再继续培养更多的变异骷髅了,一方面兵贵精不贵多,五具变异死灵召唤已经要消耗掉大量的培养资源,另一方面超精锐骷髅兵再精锐也是炮灰消耗品,朱鹏更多追求的是让它们联成一体,获得整体品质的提升,而非继续各异的变异型进化。

毕竟,朱鹏本身也需要对自身投入足够的关注度,以保持本身的剑圣战力。

在朱鹏隐身于小型古堡当中静心闭关时,整个不死大陆的局势也充满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

首先,兽人帝国内部的无尽深渊裂缝扩大了,更多的深渊恶魔自中涌出,同时其中也有巨大的恶魔领主身形,若隐若现着。对于兽人帝国内部的乱局,绝大多数的敌对方听闻此事后第一个反应是幸灾乐祸,但紧接着第二个反应却往往都是紧张,无论那群既肮脏又粗鲁的兽人到底有多么的不讨人喜欢,兽人帝国对于深渊大裂缝的镇压却始终是在维系着整个大陆的稳定。

在这个世界虽然并没有唇亡齿寒的古谚语,但道理却是相通的,以兽人的狂妄与顽固,居然连它们都透露出已经撑不住的讯息,那就说明是真的支撑不住了,一场笼罩整个大陆的魔潮天灾,缓缓推进而来,乱将至。

面对无尽深渊的吞噬侵袭,在这片大陆上的所有生灵,尽皆沉沦,无人可逃。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分享推荐一下,谢谢!分享越多,更新越快^_~
热门推荐
不败战神 血火明末 神医圣手 阴夫,求放过 民国特务的灵异档案 花都十二钗 女神的全能看护 放着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