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碎星物语 > 篇后小剧场

篇后小剧场(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碎星物语更新最快!

藏匿在荒山野岭,过着全然与世隔绝的日子,曾经,她以为能够一直这么下去,和母亲一起,天真烂漫不知愁,把温馨而安乐的日子,延续直到永远……

许多年之后,当成长起来的自己,回看最初时候的天真,自己不禁哑然失笑,这个世界的永恒真理就是斗争,所有的生存,都属于竭力挣扎,奋斗不休的人,至于什么找个僻静角落窝着,就想躲到地老天荒的……从来都是死第一个的!

母亲无疑是带着自己,干了一件非常蠢的事,蠢到自己每每想起,都笑到想要流泪,不过,至少在那个时候,自己满心欢喜,只想和最爱的娘亲一起,把无忧的日子延续到永远。

以一个天真孩童的纯洁心志,这样的愿望应该获得苍天些许垂怜,无奈,最终仍是在那一天,被无情地粉碎了!

自己依稀还记得,那天,总是显得云淡风轻的母亲,失去了平日的淡雅微笑,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坐立不安,似乎有所怀疑,却又不能肯定。

很显然,这是身为灵女的她,血脉根源中的感应被危机触发,得到了警兆,却因为过于微弱,不好判断,等最终有所确认,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当然,即便早点有了感应、早点做出判断,如今的自己相信,母亲能做的大概也只有苦笑而已了。

……之所以躲到这个穷乡僻壤,就是因为天下之大,无处可去,现在连最后的藏身地都不保,她一个力量已废的寻常女子,又能躲到哪里去?

真的是……走投无路,躲不过了!

但哪怕都到了这种时候,母亲仍拚尽全力,试图保护自己的女儿。

“……孩子,妳在这里躲着,要记住,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绝对不要出来!”

被母亲塞在茅屋底下的地洞里,她咬破手指,以鲜血中微不足道的灵力,竭尽所能,布下微不足道的封印,祈求女儿能得到庇护,度过这一劫。

地洞里的自己,不晓得发生什么事,只是看着母亲狂乱、骇然欲绝的眼神,感受到那股大祸临头的惊恐,不住摇手,想要紧抓住母亲,不想与她分开,仿佛这一下松手,就是永恒。

……孩子的预知感,总是不错的!

母亲脸上早已涕泪纵横,伤心到几欲断肠,泣不成声,却因为大劫将至,不得不甩开女儿的手,用杂物盖住地洞,最终……她似乎也预感到什么,惊惶地俯身交代。

“香雪,妳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也不管旁的人怎么说,妳都是个人!不是妖,明白吗?妳要答应娘,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不要忘记自己的归属,永远别放弃这颗人的心!”

人的心!

这个叮咛,化为一个魔咒,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诅咒,缠绕了自己往后的大半生,而这也是母亲最后一次“好好的”和自己说话。

紧跟着,外头传来模糊的声音,基本没什么尖叫与嘶吼,因为整个事发过程太短,毫无力量的母亲,几乎是一出去就失手,当地洞中的自己,奋起力量去挖,想要挣扎出去与母亲同在,就只听见外头传来一声闷响,有什么东西撞击在地上,茅屋也倒塌颓圮。

从洞口杂木的缝隙看出去,赫然惊见,母亲就倒在那里,满是惊惶的双眼中,没有一丝生气,肌肤毫无血色,雪白颈项被破开一个狰狞的大洞,血肉模糊,全身的鲜血,仿佛都从那个大洞汨汨流出。

……母亲,死了?

意识到这个事实,遥遥对望那一双充满死气的眼睛,自己全身血液仿佛瞬间冻凝,想要放声尖叫,可最后一丝理智……或者说,无关理智,只是那股压倒性的恐惧感,让自己发不出声音,颤抖着蜷缩身体,摊在地洞里。

然后,自己就听到那个毛骨悚然的声音……

“我早就说过,妳永远都是我的人,无论妳跑到哪里,我都会带妳回家!”

说话的声音很斯文,很轻声细气,似乎是一个颇为知礼的男子,但在这种情况下传来,却格外显得邪异,让人心惊肉跳。

空隙中所看到的影像,在母亲的身旁,有一个人站着,自己看不见相貌,只能见到膝盖以下的双足。

平凡的鞋靴,没有太多可以辨认的东西,却忽然胀大,迸裂了鞋靴,变成一双狰狞的妖爪,吸血蝙蝠的爪子!

妖爪抓住母亲的尸身,跟着一下震耳的鼓风声,气流吹袭,像是什么大鸟振翅,瞬息腾空而起,消失不见了。

前后只是眨眼功夫,自己的家就破了,一直以为能长久延续下去的欢乐时光,就此戛然而止,童年宣告破灭……

当自己从失去效果的封印地洞里挣扎出来,看着地上的残余血迹,骤然生出一股冲动,想要把那些鲜血给舔尽,仿佛那是什么至甘至美的佳酿。

『……不管发生什么,也不管旁的人怎么说,妳都是个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美女姐姐的贴身杀手 神话原生种 无敌悍民 水浒逐鹿传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为头越) 魔鬼主教 系统让我去算命 大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