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76章 理论基础

第0876章 理论基础(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话不设机半句多。

李六郎不欲与此人多说,不过对方语气客气,被自己反驳一番,居然还颇有气度,他自然也不好给对方甩脸色。

当下敷衍了两句,便转身离去。

回到客舍,李六郎翻出《大汉凉州刺史部考课模拟试题》,想要继续看书,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下去。

再翻出特意到南乡买来的算学书,竟是连接算错了两道题。

心烦意乱之下,他不禁叹了一口气。

虽然方才在外头,与人辩驳了一番,看起来自己是对那个冯文和有着坚定的信心。

但李六郎自家人知自家事。

实际上,他看起来像是在说服别人,其实不过是在说服自己罢了。

阿姊为了自己,已经把她的一辈子赌上了。

自己没有其他选择,现在只能是一条路走到底。

如果真如那马田所言,凉州糜烂一片,那考课一事,推迟到什么时候还是个问题。

最怕的就是,迟则生变,真要出什么岔子,比如说取消考课取消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真到那个时候,自己的前途,只怕要化成泡影。

更重要的是,阿姊的牺牲,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李六郎的逆鳞就是自已的阿姊。

所以他才会忍不住地站出来,与那马田辩论一番。

论起厌恶,李六郎第一个厌恶的,自然就是那个军头。

但他现在已经是自己的姊夫。

第二个厌恶的,就是让自己和阿姊受到连累的李家嫡孙李十二郎。

只是作为李家大房的底层,他没有权利去反抗。

至于第三个厌恶的,就是那个把李十二郎流放到汉嘉的冯文和。

但在大势之下,现在自己却又不得不去投靠凉州,当真是一种巨大的讽刺。

这种让人愤懑却又无力反抗的感觉,让李六郎无时不刻处于某种自我怀疑与煎熬当中。

当然,李六郎不知道的是,他这种心理,其实也代表了某些后知后觉,不得不顺应潮流的世家子弟的心理。

私下里不是没悄悄地咒骂过冯文和,但若是别人真要公开带什么节奏,但又会下意识地要反驳一番。

没有及时跟上大汉的大势,已经让人很后悔了。

现在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扭扭捏捏地想要靠拢过去,谁知那些顽固不化的人又过来泼冷水。

断人前途,比断人钱财还要可恶咧!

只是李六郎冷静下来以后,他心里也明白,那马田所说的,未必没有一点道理。

交易所现在是大汉各类大宗物资交易最集中的地方。

粮食,豆类,毛料,红糖,甚至连耕牛,马匹等大型牲畜都有。

现在的事实就是,粮食与豆类的涨价最多的。

民间传闻粮食不过二百钱的红线,也在今日破掉了。

凉州究竟怎么样了,这是个很让人揪心的问题。

就在李六郎胡思乱想的时候,外头传来了喧闹声。

一个矮壮的身影大踏步地进入闯入李六郎的屋子:

“六郎,我回来了。”

李六郎听到这声音,顿时大喜:

“原来是冯家阿兄!”

但见闯进来的矮壮汉子满脸横肉,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左手,整个手掌已经没了。

只剩下光秃秃的手腕。

此人虽然只剩下一只手,偏偏在腰间还配着长刀,乃是东风快递的一个护卫头目。

姓冯,与自家姊夫其实还有沾了点亲。

当然,李六郎会喊这个武夫为阿兄的原因,就是他这一路能平安无事,轻轻检松来到汉中,是受了对方的照顾。

当然,还有更重要原因:

此人看起来虽是武夫,但实际上,他的算学能力,其实是非常不错的,还是与南乡学堂一脉相承。

自己这一路来,算学提升不少,就是得了他的指点。

就算是没有考课,光是能教给自已学问,这份情义,就值得他喊一声阿兄。

听说,只是听说,也不知是真是假:

若不是冯家阿兄运气不好,被贼人砍断了手掌,以后在军中的地位肯定比自家那个姊夫还要高。

不过没了左手掌,他只能退出军中,进入东风快递,当了个护卫头子。

“冯家阿兄,这些日子你去哪了?”

对于李六郎来说,要想知道凉州的消息,最好的渠道就是眼前这位。

从汉嘉出来到现在的这几个月来,李六郎终于第一次亲自直面兴汉会的庞大势力。

每一个重要城市,都有它的仓库据点。

蜀地来来往往的马队,绝大部分都是隶属兴汉会的。

马背上的各种物资,琳琅满目。

就连一个护卫头目,都有能力核算自己护送的物资数目。

虽然早就有传闻,但当自己亲自经历的时候,李六郎还是被冲击到了。

“哦,凉州那边的道路不是还没通吗?所以我就带人回了一趟巴西郡,运了一批粮食回来。”

李六郎敏锐地捕捉到了这其中的信息:“粮食?”

“对,粮食。巴西那边句家和黄家收上来一些粮食……”

“是运去凉州的?”

“没错。”冯护卫大大咧咧地说道,“六郎你这两日收拾一下,我们准备启程。”

说着,他又庆幸一笑,“说起来,这一回上头下来的军令倒是有些奇怪,要我们直接运往凉州,不是运到祁山就回头。”

“这样也好,你就可以一路跟着我,半路把你托付给别人,我不放心。”

冯护卫从军中退下来,有些习惯一直没改。

比如说方才的军令,也不知道是不是口误。

李六郎心头一跳:

直接把粮食运到凉州这个信息,似乎有些特别。

“冯家阿兄,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凉州不是到三月以后,路途才会通畅吗?”

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今年不一样。”

对于这个事,没什么好隐瞒的,冯护卫解释道,“凉州那边不是遭到了白灾吗?”

“上头下了死令,现在我们兴汉会,要全力保障凉州的粮食供应。听说还是君侯亲自下的令呢!”

说起这个,冯护卫满脸放光,“真到到了凉州,说不得我还能见君侯一面!”

想起君侯在萧关大败魏贼大司马,冯护卫就情不自禁地捶了捶自己的左手,大是悔恨道:

“唉!此手误我啊!”

看着对方一提起冯鬼王就不能自已的模样,李六郎总是有一种心头发颤的感觉。

冯护卫自然不知道李六郎心里的想法,他通知完李六郎,便先行离开。

准备押送粮食去凉州,他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完成。

倒是李六郎,想起自已也是准备要去投靠冯鬼王的人了,全身突然又是一阵轻松:

拥有这么强大势力的冯鬼王,他会输?

你告诉我他会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