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68章 扶弟魔

第0868章 扶弟魔(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现在从锦城至南中,基本都是顺水路而下,到僰道(即后世宜宾)后,再下船去南中的目的地。

锦城到僰道的这条水路,有一个三水汇聚之处。

它们分别是江水(即长江)、青衣水、沫水,汇于犍为郡南安县(即后世乐山市)。

而从南安县逆着青衣水西上,即可到汉嘉郡。

汉嘉郡看起来很大,实际上大汉所能利用的地方很少,所以仅置有四个县:郡治汉嘉县,严道县,徙县,旄牛县。

这四个县里,旄牛县有旄牛部,在后汉时期,曾切断了越巂与锦城之间的大道百余年。

最后还是冯永任越巂太守以后,收服了旄牛部,这才重新打通两地之间的联系。

汉嘉郡四县中的徙县,就在青衣水的上游。

从徙县继续逆流而上,还可以遇到到从西边高山(横断山脉和青藏高原)下来的夷人部族。

他们经常会驱赶着牛羊,或者拿着各类皮草,来到徙县换些盐巴,衣物之类。

特别是这些年来出现的厚毛料,极是受欢迎。

与盐巴同是夷人部族最需要的东西。

因为高山上实在是太冷了。

当然,有部族愿意与汉人交易,自然也会有部族想要干老本行:作乱抢劫。

这是个传统。

传统没那么容易改变。

要不然大汉丞相也不至于要推进“蜀地最后一块拼图”计划。

冯永逼着李家大房到汉嘉郡重新找出路,其实也是贯彻两汉数百年来对边疆开发的传统:迁民实边。

这个民,可以是良民,也可以是罪民。

或者在政治斗争中失败的人臣,甚至皇室中人。

与普通的百姓不同,这些大臣或者皇室被贬到边疆,往往会带一大批奴仆跟过去,为稳固大汉疆域做贡献。

数百年来,大汉就是这么一点一点地把疆域巩固下来,并不断向外边蚕食。

李家大房的嫡孙李十二郎,这几年来,大汉每次出现大事,都会及时地出现,在冯鬼王的小妾面前晃悠一番。

委实是让李慕这位冯家小妾有些烦不胜烦。

于是幕娘子在冯鬼王耳边吹了吹枕头风。

最后冯鬼王给了李家大房提了个“建议”,让李十二郎去汉嘉开拓局面。

为了能帮李家大房在汉嘉顺利开拓西边高山夷人的渠道,冯鬼王甚至愿意提前支借一部分毛料。

换作以前的李家大房,有人敢这样指点自己的家事,早就一巴掌把对方拍到泥里去。

然后再在上面垒上大山,五百年不得翻身的那种。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一代妖相和一代鬼王……

所以最后他们只能默默地当个安分守己的耕读人家。

其实相比于以前,种地也挺好的,至少每年朝廷和兴汉会都会保底价收购。

但幸福感是比较出来的。

辛辛苦苦一年种出来的粮食,卖出去赚来的钱,还比不过人家卖一批毛料。

你让那些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世家大族怎么甘心?

只是毛料从原材料生产到加工,再到成品分配,最后到销售渠道,无一不是被人牢牢掌握在手里。

不甘心又能如何?

现在冯鬼王好不容易才从手指头里漏些油水,李家大房不紧紧抓住,难道还能拱手送人?

嫡孙?

嫡孙怎么啦?又不是只有十二郎一个嫡孙!

退一万步说,嫡孙去汉嘉给家族开拓局面,不是理所当然?

所以李十二郎就这么被家族派到了汉嘉。

当然,毕竟是嫡孙,所以李家大房同时也派了不少人跟随过来。

有奴仆,有下人,也有同堂的庶子庶孙。

徙县就是李家大房在汉嘉郡的第一个主要落脚点。

物离乡贵,人离乡贱。

李家大房的人离开蜀地平原,到经常发生夷乱的地方打开局面,其中艰辛自不必说。

不过李家大房终究是阔过,就算是衰落下来,也不是一般的土财主所能比的。

由于徙县就在青衣水边上,同时又是高山环绕的盆地地形,所以这里土地很是肥沃。

偏偏又多半是夷人,耕种水平太低。

李家大房出人出力出牛出犁,倒也能开垦出不少的耕地。

立足不难,但如何开拓新局面,却并非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因为他们不像冯鬼王,有名声,有手段,有权势,还有足够的资源,软硬兼施,把当地的夷人迅速收服。

他们甚至还不能拿出以前鱼肉乡里的那一套,因为当地的官府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

所以只能老老实实地脚踏实地。

当然,以李家大房的底蕴,自然也不可能是束手无策。

比如说,那些庶子庶孙,光是文化水平,就足以碾压周围人家。

所以挑几个学问好的出来,给有条件的人家的孩童启蒙,就是积累名声的一种方式。

反正《三字经》是冯鬼王的东西,拿来落人情,不亏!

所谓有条件的人家,除了当地的富足人家,还有一些当地寨子的头人的孩子。

甚至还会减免一两个三四个有志于学,却又有天赋的穷苦人家孩子的束脩。

这一套,世家大族玩得也是很溜。

但不管怎么说,李家大房迁人来徙县落脚之后,徙县就多了一些悄然的改变。

因为李氏的到来,以徙县原本的旧县城为中心,或远或近,陆陆续续地又建了几个寨子。

甚至连远处山脚下都有。

基本都按李氏内部的远近关系布置。

在小乱不断的汉嘉,即使朝廷在这里布有驻军,但每个寨子至少也要有最基本的防卫能力。

待日头快到头顶,一队士卒护着一个校尉从山上下来。

守在山下的另一队士卒中马上有人牵着马出来,校尉接过缰绳,翻身上马,喝令道:“走吧。”

两队士卒重新编好列队,跟在校尉后面,向着下一个坞堡而去。

冯校尉是徙县驻军的主要负责人,每旬都要亲自巡视徙县各处坞堡。

丞相北伐那年,冯君侯领军从越巂北上,他就是军中的一员。

因为有一股子狠劲,悍不畏死,奔袭之战,街亭之战,陇西之战,金城之战,无一落下。

也算是冯君侯军中的老人。

可惜就是识字太慢,别人认得五个他就认得两个。

别人背到九九八十一,他才背到三七二十一。

再加上心太死,心思不活,在冯君侯麾下,就算你与冯君侯同姓,只怕最高也就是到军侯这一个位置。

没办法,冯君侯军中,比起同时代的军队,体系太过复杂,代表着兵种专业化的历史趋势。

幸好丞相的“蜀地最后一块拼图计划”,兴汉会也是要出力的。

于是冯校尉的顶头上司大笔一挥,狗日的你不适合这里,去汉嘉吧。

冯校尉在冯君侯麾下最多不过当个军侯,但在外头,当个校尉那是绰绰有余。

大汉第一精兵序列出来的精兵悍将,就是这么牛逼不解释。

冯校尉到了汉嘉,因为识得几个字,于是就成了徙县驻军的负责人之一。

领着手下的人,在经过山脚下的一个寨子时,冯校尉突然拉住缰绳,骂骂咧咧地下马:

“这个寨子怎么回事?上次就叫他们把那个口子补上,怎么还没补好?真要被那些山里的夷人偷袭,就等着死一窝人呢!”

“原地休息!你们几个跟我来!”

寨子早早就看到了冯校尉,此时看到他领人向着寨门而来,寨子里连忙有人迎出出来。

“怎么回事?上次不是让你们把那里补好吗?”

冯校尉没等来人开口,直接就喷了过去,口沫横飞,“不要命了吗?上个月牛头山下寨子的事情没听说?”

“夜里被夷人偷袭,连只狗都没留下,临产的妇人肚子被刨开晾在寨墙上,失踪的那几十个妇人,被掳到了山里……”

寨子里出来的人脸上全是唾沫屑儿,却是不敢伸手去擦,还得陪着笑脸:

“回将军,这些日子不是忙着晒谷子吗,寨子里一时抽不出人手……”

“人命重要还是那点谷子重要?”冯校尉骂骂咧咧,“真道这里像锦城那边呢?被那些生夷冲进寨子,连你小妾都要被人家掳到山里去!”

冯校尉身后的士卒发出一阵哄笑。

他们都知道,这个寨子是李氏族人。

这些人,根本就没见过生夷破了寨子后的惨况。

“笑你阿母呢!”

冯校尉又转过头来,骂道,“让你们原地休息,让你们过来看热闹了?”

冯校尉一边骂着,一边进入寨子。

在寨子里溜达了一圈,冯校尉这里指点一下,那里指点一下,同时还告诉寨子里的人,若是生夷过来,最应该防备哪个位置。

待到了一个小院落门口前,冯校尉放慢了脚步,声音越发大了起来,然后又抹了抹嘴角的白沫。

“将军,日头这么般大,不若喝点水吧。”

跟在身边的随从颇有眼色,连忙说道。

“嗯,嗯,说了这么久,确是有些渴了。”

冯校尉点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