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52章 散播消息

第0852章 散播消息(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其实吧,睡胡女这种事情,对于校尉府的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

毕竟从冯会首以身饲蛮女阿梅开始,再到许勋当运输大队长的时候,经常借发放救济粮的机会,在胡人渠帅的营帐里过夜。

更别说校尉府中的退下去的士卒,不少人响应了冯君侯的号召,扎根边疆,娶了胡女当妾室,甚至当填房继室的也不是没有。

冯君侯听到石苞跑去匈奴阏氏的营帐里过夜时,心里之所以五味杂陈,那自然是有原因的。

事情要从有人一口气娶了五名胡女当妾室说起。

没错,这个人就是刘琰之子,刘良,刘汉子。

别人刘浑是枪挑叛胡,刘良他是枪挑胡女。

两人挑的对象不对,但曲异而工同嘛,都是为稳定湟水一带的胡人部族出了大力。

如今刘浑成了大汉有名的骑将,刘良同样是名声鹊起,因为他的英勇无畏。

不过名声就是有点那个……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萧关一战,冯君侯的战绩委实太过耀眼,守旧分子实在是喷无可喷。

关键是前面不少人觉得冯癫子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所以压错了注,事后正值狗急跳墙之时。

这刘良的事情一出来,大伙再一顺滕摸瓜,突然发现:

“这冯文和所领的校尉府,喜胡女好夷女,委实是不堪入目!”

“有类禽兽之举!”

“护羌校尉府名为护羌,实乃与羌胡为伍!”

……

反正喷他就对了!

这个年代,就连与羌胡关系最为错综复杂的凉州豪族,对羌胡的态度也是“我需要你的时候就让你叛乱,不需要你的时候你就是牛羊”。

也就是他们后来没有想到,玩着玩着最后玩脱了,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

不过就现在而言,华夏衣冠,位于胡夷之上,这就是基本认知。

谁能保住华夏衣冠,谁就是天子。

这是张就来到陇右的时候,带来的张恭原话。

张恭这个人,确实是不简单啊。

现在就已经看出了某种苗头,眼光毒辣,怪不得能威震西域。

这也是冯永为什么这么看重敦煌张家的原因之一。

就是在这种风气下,突然有人喷护羌校尉府是与禽兽为伍,虽说成不了大气候吧,但膈应人倒是真的。

毕竟风评被害这种事情……唉,一言难尽,一言难尽啊!

蜀中本就有冯鬼王夜御千女的传说,现在好啦,连到了北方胡地都没改掉这个恶习!

走到哪睡到哪!

所以冯鬼王听到石苞睡了匈奴渠帅阏氏之后,心里能不五味杂陈吗?

你们倒是睡爽了,但锅是我来背啊,我这名声究竟还要不要了?

“这石苞……他是怎么跟那个阏氏认识的?”

那个胡薄居姿职怎么回事?

他不是北地郡故地吗?

怎么他老婆跑萧关来了?

“哦,这个小弟专门打听过了,我知道。”

赵广连忙解释道,“那匈奴人,以前每年都要向那魏贼上缴一定的牛羊马匹,到了冬日,就可以入塞过冬。”

“现在安定落在了我们手里,那胡薄姿又是受魏贼所册封,去年自然就不敢入塞。听说过冬的时候,冻死了不少族人和牛羊马匹。”

“这不,天气才刚刚暖和过来,他就派了阏氏过来探探情况。”

“人家叫胡薄居姿职,不叫胡薄姿。”

冯永纠正了赵广的叫法。

匈奴部族里,渠帅嫡妻阏氏地位的高不高,要看母族给不给力。

有些阏氏,甚至可以与丈夫平起平坐。

胡薄居姿职的阏氏能独自领人出来探查情况,看来地位不低。

冯永想了一下,若有所思地问道,“我记得阴山那边,胡人不是可以过冬吗?”

赵广一听冯永的问话,脸上就是现出兴奋之色,凑过来说道,“兄长,这正是小弟想要去那边看看的理由啊!”

“兄长有所不知,如今那阴山下,群胡杂居,各部族之间又是各自抢夺草场。”

“更别说冬日里,为了能抢到一块过冬之地,厮杀不断,哪有入塞过得舒服?”

“故小弟寻思着,若是能提前探知那阴山下诸胡情况,以后兄长真要对他们有什么想法,小弟岂不是能替兄长冲锋在前?”

你说得好有道理,居然让我怦然心动。

“这话,是谁教你的?”

冯君侯用怀疑地眼光看向赵二郎。

还是那句话,这种大局观,赵广以后可能可以达到,但决不是现在的赵三千所能拥有。

赵广还想着说谎,哪知看到自家兄长那冷森的眼神,立刻就怂了:“实不敢瞒兄长,是石苞说与我听的。”

这还差不多。

想起那个倒霉鬼,冯永的神情就有些古怪起来。

赵广看到冯永的脸色有所变化,还以为是自家兄长对石苞有所不满,于是又连忙说道:

“兄长,那石苞虽是德行不修,轻浮好色,更兼贪财,但也算是个有才之人……”

冯永“啧”了一声,“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比你清楚?还用你说?”

毕竟石苞可是一口道破了曹真的战略意图。

可惜的是自己当时只是在试探石苞的关于关中数年之内必有大战之言,却是没有注意到石苞那时所言关于曹魏可能对陇右的举动。

身在局中,没能及时反应过来。

要不然要是早做防备,萧关一战说不得还能打得再好看一些。

不过也就是好看一些,仅此而已。

因为就算自己能注意到了,时间上也有点仓促。

不跟那些世家大族谈判好,不做好防备鲜于辅的布置,就急忙回头,后方着火的可能性不小,而做好这些布置,都是需要时间。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都不影响冯永对石苞的评价:确实有才。

不过有才归有才,贪财也同样是真的。

接受细君的财物就算了,归还回来的时候,那副割肉的表情,冯君侯当时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再加上不止求过一次官,那就是恋权势。

现在好啦,又得加上一个好色。

许勋当年跑到胡人营帐里过夜,好歹还有一大批胡人部族任他挑呢。

这个石苞,连匈奴人的阏氏都不放过,简直就是色中饿鬼!

贪财好色恋权势,一个不落。

“贪财怕什么?”冯永瞥了赵广一眼,“钱?我有的是!”

兴汉会里的兄弟,有一个说一个,最开始的时候,哪一个不是冲着钱来的?

没错,赵二郎你也一样。

至于恋权势,那就更不用说了。

兴汉会体系,本就是能者上不能者下,向上的通道还算是通畅,没有被堵塞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