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49章 寻找机会

第0849章 寻找机会(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所谓二皇子,便是孙虑。

也就是陆逊临走前,太子孙登对他提起的那个已经成年的二弟。

听到顾雍之语,陆逊不禁大喜:

“丞相计将安出?”

顾雍看了一眼陆逊,却是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伯言,此事吾自有计较,后头就交给我了,你还是不要再参与。”

陆逊一听大急:

“丞相,这又是为何?逊有辅太子之责……”

话还没说完,顾雍就打断了他的话:

“那也要看是在哪辅!你若是在朝中,那这就是你的本职,自是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但你现在是在武昌,豫章以东,皆操于你手,若是你再插手这等朝中之事,你让陛下怎么想?”

“更何况吾是丞相,掌管国中诸事,你与吾联手为太子讲情,你这是欲助太子,还是欲逼死太子耶?”

陆逊终究还是聪明人,听到顾雍这番不见外的话,当场就冷汗淋漓:

“幸好逊先行来见丞相,不然,几犯大错矣!”

顾雍亦是有些叹息:

“如今朝堂不比以往,凡事皆要小心才是啊。”

陆逊明知道顾雍这是在提醒自己,但他仍是低声问道:

“丞相可能告知逊,如何用这二皇子试探陛下?”

看到顾雍眉头皱了起来,陆逊苦笑道解释道:

“丞相,非是我一定要参与进来,而是此事由我引起,若是二皇子因而卷入是非……”

陆逊顿了顿,然后又长叹一声,“那便非吾之本意。”

顾雍“啧”了一声,暗道这陆伯言不在朝中,对他来说还真是一件幸事。

不然就他这性子,什么时候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

皇家里的争斗,哪有什么本意不本意?

哪个没事干愿意去手足相残?

只是这种话,顾雍自然不好明说出来。

“伯言放心便是。吾之计划,不过是以二皇子成年为由,奏请陛下给二皇子封爵就国罢了。”

“封爵就国?”

陆逊有些不明白。

顾雍点头:“没错。陛下诸子,到了成年,自然是要封王爵,就封国。二皇子已经长大,既不封王爵,又与太子一起呆在武昌,成何体统?”

如果说,陛下把武昌当成了太子的封地,那普通皇子长期呆在太子封地又算怎么回事?

难道太子能与普通皇子同?

他看向陆逊,缓缓地解释道:

“若是太子呆在武昌,三皇子却在建业,只是陛下暂时考虑不周,那对二皇子封王就国之事自会应允。”

“既然陛下无意动储位,那么只待三皇子长大,我们就可以二皇子为例,让三皇子就国。如此一来,太子就算不回建业,亦可无事。”

陆逊一听,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如此。”

果然呢,这朝中之事,还是得朝中人才能想到法子解决。

只是他才刚松了一口气,突然又想到一个可能,下意识地看看四周,这才用仅能两人听到的耳语问道:

“丞相,若是,我是说若是,若是陛下不答应二皇子封爵就国呢?”

顾雍闻言,脸色便阴了下来。

他垂下眼眸,如同老僧入定,久久不语。

直到陆逊以为他睡着了,这才语气沉重地说道:

“没有如果,吴国不是陛下一个人的吴国,而是江东人的吴国。”

陆逊身子轻轻一震。

他当然明白顾雍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毕竟当初,陆逊自己还是最早提出让孙权称帝的人之一。

因为只有孙权称帝,江东世家大族才能算是与中原平起平坐,不然,就永远只能是矮上一头。

不管这底蕴能不能与中原世家相比,但至少在名义上,不会低。

要不然,就连那蜀中的蛮子都能比他们高一头,叫他们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名份,很重要啊。

世家大族很多时候是要靠名声吃饭的。

如果真有一天,吴国天子能北进中原,一匡天下,那么江东世家就是天下最顶尖的大族。

做人没有梦想,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是?

可以说,孙权称帝的那一刻起,江东世家就已经算是彻底和孙家彻底绑定在一起了。

不管窝里怎么斗,那都是家事,对外肯定要高度统一,至少也是要比以前统一。

以后究竟是中原世家继续天下第一,还是江东世家后来居上,亦或者是蜀中世家翻身成王,就看吴魏蜀哪家能挺到最后。

只是想要挺到最后,那么就必须要尽量减少内耗。

储位之争,一向是最常见的内耗之一。

陆逊好歹也是出身世家,他自然能明白顾雍这个话里代表着什么意思。

不过也就仅尽于此。

顾雍心里想的,远要比陆逊想得深刻。

陆逊是孙家女婿,又是孙权亲手培养起来的。

有些东西,他可能没有意识到,或者说是刻意不去想。

但顾雍身为丞相,却是很明白一件事情:吴国现在这位陛下,对把他推向帝位的江东世家却是没那么好说话。

毕竟当年孙策在江东把世家大族杀得血流成河。

这个仇,江东世家真要敢说忘了,孙权敢相信吗?

偏偏赤壁一战,一把火烧掉了江东世家不想与孙家合作的最后希望。

所以江东世家又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下这姓孙的。

这感觉,这滋味,当真是如同就着美酒吃屎一样,酸爽无比。

老子吃完了,你也爽完了,现在又想学你那个短命的兄长,要搞事情?

没错,在顾雍看来,孙权想要在储位上动手,动机必然不是那么单纯。

张温被搞的事情过去才几年?

顾雍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陛下这个人,记仇啊!

当年给张温定的罪名是:何图凶丑,专挟异心。

几乎就要说张温是意图谋反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张家被罢官的罢官,被流放的流放。

这位陛下根本就是借着暨艳的事,把江东四家之一的张家清洗了一遍。

身为丞相,顾雍的政治敏感性远超陆逊。

储位之争一起,谁能保证这位陛下会不会又是借机大厮清洗一番?

毕竟是有旧例在前,所以顾雍自然不愿意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哪怕是仅有一点点的可能性。

伤不起啊!

这些心里所思,顾雍都不敢轻易对陆逊说。

四大家族里,张家已经被洗了一遍,陆家又是孙家姻亲,剩下的只有顾家和朱家。

真要发展成他想像中的那样,顾家少说也有一半的概率被皇帝盯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