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43章 改制

第0843章 改制(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张星忆被冯君侯这么出其不意之下,身子登时就是发软,但见她咬了咬嘴唇,脸上似笑非笑:

“到底是当上刺史的人,胆气壮了不少,居然连皇后的亲妹都敢欺凌了……”

“怕啥?”冯君侯一不做二不休,一招猴子偷桃,“是皇后的亲妹,更是我的情妹……”

“别闹!真挑起火来,这车里的……”

张星忆细细地呻吟一声,死命捉住他的手,不让他作怪,嗔道,“再说了,外头还有那么多你的学生!”

“车震得这般厉害,他们能听到啥?”

车夫和护卫在车子周围的都是女侍卫,从南乡里头带出来的学生在后头还远着呢。

张星忆缩在他的怀里,吃吃地笑着:“果真好胆色呢!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大胆?”

冯永嘿嘿一笑:“这不是回汉中见过老夫人了么?”

其实在冯永眼里,自己与张星忆的事,最大的障碍从来就不是什么规矩礼教。

因为规矩从来就不是用来约束权势的。

最省事的办法,就是张星忆直接换个名,以另一个身份出现。

至于原来的张家小娘子去哪了……就你屁话多!

人家张府高门贵第的,深闺里的小娘子去哪了……你有个鸟资格问?

更兼冯鬼王在大汉年轻一代里,只手遮天说不上,但带头大哥那是名副其实。

到现在还敢对张家小娘子还念念不忘的家伙,是因为红糖不够甜吗?

还是美酒不好喝?

亦或者毛料不够暖和?

锦锻不好看?

都不喜欢?

孟婆汤喝不喝?

来,喝一口,就一口!

唯一有点资本喷冯鬼王的,也就是那些世家。

但不是冯鬼王自吹,现在的蜀地世家,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再说了,就这点男女破事,能把他喷成什么样?

除了说冯鬼王伤风败俗,不守礼节,还能如何?

冯鬼王这些年坏掉的规矩还少吗?

南乡女子当家,成群出来上工,最初被喷成什么样?

群魔乱舞,恶鬼出世,现在不照样真香?

更何况高门大户里头,哪家没有龌龊事?

时代不同啦,大汉的话语权已经不是单单掌握在世家手里。

对喷谁怕谁?

所以说冯永是自己知道自家事,张小四的事情,关键还是在关姬和张夏侯氏两人身上。

不过经过这几年张星忆的努力,她已经算是潜移默化地融入了冯府。

特别关姬自生了孩子,比起以前要大度很多。

冯家大妇在后院里从不见外,常对张星忆吆来喝去,急了还会伸手教训。

诡异的是,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关姬居然按冯府的规矩给张星忆发例钱。

虽说对张星忆这种富婆来说没几个钱,但每次她都要美滋滋地收藏起来。

这就是一种暗示的承认。

所以这个事情的最后一关,就是张夏侯氏,同时也是冯君侯最怕的一关,又是最没有把握的一关。

幸好天降个夏侯工具人……咳,夏侯伯父。

“怨不得是鬼王呢,鬼精鬼精!果真是没有叫错的名号!”

张星忆咬了他一口,恨恨地说道,“以前送到嘴边都不吃,现在着急了?想得倒是美!手快拿开,我要说正事!”

“啥正事?”

被张星忆一口揭穿的冯君侯讪讪地问道,手却是不肯收回来。

“我且问你,这一回你带这么多学生,是打算要做什么去?”

张星忆奈何对方不得,只得任由他去了,但正事还是要说的。

冯永的手微微一顿:“多吗?”

“不多?南乡学堂今年准备出来的学生都被你拉空了,一个也没给别人留,还不多?”

张星忆“嘁”了一声,“谁都知道你又在谋划着什么事情,就是想不明白你打算做什么。”

冯鬼王经萧关一战,威望已经达到了目前人生的顶峰,一举一动皆有人留意。

这一回,他带走了南乡学堂准备毕业的所有学生,对有心人来说,算是一个不大不小但值得注意的事情。

“哦,这样啊,校尉府刚成立的时候,我不是与丞相约好吗,以五年为期,只要定居五年的胡人,到时候就正式编户。”

“这一旦正式编户了,这亭长乡长啥的,不得用自己人?总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交给那些什么乡老……”

话还没说完,张星忆一脚就把他踢开,怒道:

“死没良心的!手头还在占便宜呢,嘴里就开始糊弄我。校尉府底下什么情况,你有我清楚?糊弄人都不用心,呸!”

早年冯永在军中强硬推行识字运动,现在终于得到了丰硕的回报。

如今别说是南乡,就是越巂郡和校尉府,所有亭长都已经是从军中退下去的士卒。

虽说大多都是伤残吧,但伤残又不是脑残。

光会念官府发放下来的大白话文书,并且向大伙解释上面是什么意思,就足以镇住绝大部分苍头黔首。

这些亭长,是兴汉会体系下利益既得者,没有兴汉会的支持,他们就会重新坠入贱民行列。

所以他们都是兴汉会体系的死忠支持者。

冯君侯在陇右的时候,有时到下边去巡视,遇到乡下哪个伤残亭长,亭长还会让自家的妻妾儿女出来给冯君侯行礼。

遇到行程空闲的时候,冯君侯说不得还会和对方喝上几杯。

因为这些亭长要么是前南乡士卒,要么是校尉府军中退下去的,都是听了冯君侯的号召,在后方发挥余热。

再说了,军中退下去的伤残士卒娶个汉家女为妾可能不容易,但娶几个胡女为妾那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

冯君侯自己就带了个好头,以身饲蛮女,咳,娶了阿梅为妾,底下的粗汉子们自然是有样学样。

老子本来就是黔首出身,又不像世家子那般高贵,血脉再低能低到哪去?

以前娶个稍微能看得过去的婆娘可能都是奢望。

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爽,自然是先大爽特爽一番再说。

虽说不敢奢望像冯君侯那样遇到个万里无一的梅娘子。

但辣么多的胡女夷女,洗梳打扮一番,百来个里总能挑出两三个合口味的,对不对?

而且她们为了摆脱自己原本的身份,也有这方面的需求。

然后双方一拍即合,情投意合,合情合理……

民族融合嘛,反正冯君侯在这方面是很乐于见成,甚至在暗中推波助澜。

丞相都说了,汉夷如一,娶个蛮女胡女怎么啦?生下来的不都是汉家儿女?

底下的大头兵一听,连忙应道:“对对对,君侯说得对!”

所以不说从军中退下来能就任亭长代表着社会身份的提高,单单为了自己能爽的福利,那也值得去拼命啊。

十户为一里,十里为一亭。

也就是说,兴汉会的地盘上,官府的政令基本已经可以直达到每一户。

直接就断绝了地方豪族兴风作浪的根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