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24 名将

第0824 名将(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季汉书有云:

时曹真阴有吞陇右之志,夺萧关之心,灭永于安定之意。

永以霍弋案微径而至回中道,袭扰真粮道;又亲领万余人组八阵图抗真之锐。

真粮道不畅,又被拖日久,其图愈难展,遂急求战。

永示之以弱,慢真之心,后以甲骑突袭,大破之。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多选题:

后汉与季汉交替时期,三大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分别是:a:官渡之战、b:赤壁之战、c:汉中之战、d:萧关之战。

……

自从发现曹真的大军朝萧关而来,马岱每天就是只做三件事。

第一就是巡视萧关各处营寨坞堡,第二就是眼巴巴地看着西边,盼望援军,第三嘛,就是眺望东边,祈祷冯永无事。

每日咽不下吃食,每夜睡不了安稳觉。

曹真的第一目标不是萧关,所以各处营寨坞堡暂时无忧。

送往陇右的救援信,很快得到了回应。

但也仅仅是回应,都督府最后仅仅是派了三千人过来。

同时在回信中,向马岱说明了现在陇右的情况:凉州世家大族有人欲作乱,都督府暂时没有办法向萧关派出太多人手。

只让马岱紧守关口,不得出关。

对于冯永陷于安定一事,竟是只字未提。

马岱知道,只怕都督府已经是决定让冯永听天由命了。

虽然这个决定很是冰冷无情,但却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用已陷死地的护羌校尉府上下一众将士,来换取陇右的保全。

若是把陷于安定的人换成是马岱自己,马岱亦觉得自己只能是认命。

上了沙场,有时就是命不由己。

曹真兵临萧关后几日,东边就开始响起了军鼓声。

马岱知道,这应该是冯永领军返转,正试图突破曹真的阵营。

马岱站在萧关最高处,向东边极目远眺,每日听着那边的战鼓声。

仿佛看了冯永领着护羌校尉府的精兵,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曹真的军阵,却又一次又一次地被逼退回去。

两军阵前,铺满了大汉精兵的尸体……

他甚至还能感觉到冯永不止一次地隔空向萧关怒声质问:为什么不出兵呼应?

想到这里,即使是征战一生的马岱,亦是禁不住地满眼含泪,犹如一只受伤的野兽向天痛苦长啸:

“此役过后,吾有何颜面去面对冯家孤子?又有何颜面去见阿姊(即赵马氏)?”

他本以为,曹贼最多不过三五日,要么就押送着冯永本人,要么就拿着冯永人头,到萧关下面劝降。

哪知东边的战鼓声,竟是日日不绝,没想到冯永居然能以劣势之兵,挡住曹真这般久。

站在萧关城头的马岱,左等右等,就是等不来冯永兵败被擒或阵亡的消息。

反倒是每天听着东边的战鼓声,心脏天天都吊到嗓门眼。

只待日头落下去,他才能把心放回原位。

同时又害怕明天突然没了战鼓声,又是侥幸地想着冯永能再多挡一日……

又一天……

再一天……

每一日的战鼓声,最后竟成了他的安慰。

个中滋味,委实是比在油锅里煎熬还要难受。

雄壮的西凉汉子,在短短的时间内,一下子就消瘦了下去。

直到某一天,他惯例地早早起来,从萧关主城出发,顺着峡谷去巡视各个坞堡营寨,一直走到峡谷的最外头。

站在建在山头的坞堡顶上,看着下方的魏军营寨。

此时的日头已经升起,驱散了山下的迷雾,曹贼的营寨露出了原本模样。

让马岱感觉奇怪的是,今日的曹贼似乎比往日安静许多。

按往日曹贼的做法,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出来,到关城下边叫骂挑衅一番。

而今日的曹贼,别说是出来叫骂挑衅,就连营寨里似乎都是安静非常。

马岱看到山下这情况,本能就觉得不对。

“莫不成,那曹贼又要耍什么诡计?”

马岱惊疑不定。

只待日头过了半空,马岱看到曹营没有动静,终于按捺不住了,他派出斥侯,到山下去打探一番。

哪知斥候很快就传回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曹贼营寨空无一人,营内物什一片混乱,看起来是在昨夜里匆忙退兵了。

“退兵?还是匆忙退兵?曹真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候匆忙退兵?”

马岱自然不敢轻信,又连续派了几拨人马下山,进入曹贼的空营中,详细检查了一番,这才确定了这一消息。

这时的他才猛然注意到,今日东边似乎并没有响起激烈的战鼓声。

违反常理的安静让马岱顿时焦躁起来,同时心里又燃起了些许希冀:莫不成是赵都督从陇关出兵了?

想到这里,他连忙又连续派出人马,继续向东查探。

若不是都督府的军令,让他不得率兵出萧关一步,只怕他就是亲自出关前去查探了。

就在他翘首以盼的时候,只见东边突然来了一小队人马,正不要命地向萧关疾驰而来。

马岱心头立刻抽紧了起来:看这个样子,肯定是出了紧急情况。

“大胜!大胜!冯君侯大破曹贼!”

这小队人马还没到关下,就已经开始扯着嗓门大声呼喊。

“冯君侯大破十万曹贼,大胜!”

传令兵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无比,但却仍是止不住地高呼:“大胜!曹贼败了!”

这小队人马当中还有几人是萧关派到东边去查探消息的斥侯。

守在萧关最前头的将士一下子骚动起来,都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向下看去,看不见的就努力地侧耳倾听。

冯君侯大破十万曹贼的消息,让所有人一下子都蒙住了,没人敢立刻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

疲惫已极的几个传令兵很快就被带入萧关内,马岱早就已经冲过来,亲自扶住传令兵,颤抖着声音问道:

“你们说什么?大胜?!冯君侯……冯君侯……”

不但是他的声音是颤抖的,就连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他甚至不敢问出后面的话。

“大胜!”传令兵一路狂奔过来,身体早就已经支撑不住,他们所有人的脸上,血污,汗迹,泥坭等混合在一起。

让人看不清他们的脸是什么模样,但那骄傲和自豪的神色却是如同实质一般,散发出来的神采让人不敢逼视。

被马岱扶着的传令兵体力早就已经透支了,他仍从怀里拿出一件被身上汗水湿透了的公文,塞到马岱手里,眼中带着无比的喜悦:

“我们赢了……我们把曹贼打败了……”

说着说着,他竟是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马岱急切地打开公文,上头的文字有些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但护羌校尉的大印仍是清晰无比。

“大汉建兴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永领校尉府将士破贼首曹真……”

字不多,但每个字都让马岱有一种眩目之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