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13章 冯郎君再现江湖

第0813章 冯郎君再现江湖(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mmp!

被喷了一脸唾沫的冯君侯脸上笑嘻嘻,显示出很好的涵养。

没办法,这年头,都要讲风骨。

像夏侯霸这种宁死不降的,你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刀砍死了事。

对方骂你是应该,你骂对方那就是没礼教,毫无公平可言。

真要换了别人,管是你名将还是名人,惹恼了冯文和,说不得就要被直接借机弄死了拉倒。

最多事后安上个得了破伤风而亡的名头,你能耐我何?

只是这个夏侯霸,偏偏又动手不得,实是令人恼火。

四娘不明不白跟了自己这么久,若说是为了爱……

姑且就是为了那纯洁的爱情吧,那倒还好说了。

可是她为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自己对她,除最后一步,该发生的早发生了,不该做的,也早就做了。

总不能说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吧?

更重要的是,就凭自己和细君阿梅夫妻妾三人加起来,说不得还比不过人家四娘一半的政治智慧。

以后要仰仗她的地方还有很多。

在这个事情里,皇后倒是最无关紧要的。

为了皇家利益,只要事情不闹大,她肯定自然不会吭气,就算是闹大了,大不了塞点好处。

皇家哪来的亲情?

女儿都能卖,更何况自家妹子?

张夏侯氏才是最难搞定的那一个。

老公与先帝恩若父子,情同手足。

儿子领锦城羽林军,深得当今天子的信赖。

女儿又贵为皇后。

甚至远在北方的敌国勋贵都是她的娘家。

还图什么?

在冯土鳖看来,这个人生简直完美。

这位未来外姑,估计唯一的缺憾估计就是这辈子离家太久,几十年来没见亲人。

换作以前,就凭冯土鳖手里的东西,想要讨好人家,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个机会,不眼巴巴把这个难得的好礼物地送上门去,还等什么呢?

只听得冯君侯说道:

“夏侯将军啊,我跟你说句实在话,这西乡侯夫人,其实也算是我的半个先生,当初我也是向她请教过的。”

这话不是假话,为了编写学堂的基础教学工具三国时代的《新华字典》,冯永可没少向张夏侯氏请教洛阳音。

“所以按这辈分来说,你也算是我的长辈,我唤你一声伯父,也不算是失礼。”

夏侯霸一听,当下就是有些失神,不禁脱口而问道:

“此言当真?”

冯君侯“啧”了一声,大是不满道:“这种事情,我能拿来骗人?若是不信,以后你有机会见到了张夫人,且问她就是。”

这年头,遵师重教,师长地位仅次于父母。

夏侯霸心里已是信了七八分,他没有想到,自己那位从妹,居然还与眼前这位年青人有关系。

再想起冯永对自己的称呼,若是此人当真是自己的晚辈,自己反被其所败……

不但被其所败,甚至还被其所俘……

这滋味……实是五味杂陈。

冯君侯别的不行,但观颜察色的本事,却是一等一。

看到夏侯霸的神色,知其心已经开始动摇。

对方露出破绽,冯君侯马上化身冯郎君,开始发动特技,鼓起三寸不烂之舌:

“夏侯将军,啊,不是,夏侯伯父,其实呢,我不但与张夫人有半个师生之情,与张家兄长更是有过命的交情。”

张苞的命可算得是自己救的,这个过命的说法,不算过分吗?

“还有张家阿妹,她可是叫我一声兄长呢……”

噫?

这小文和,与自家从妹的关系竟是这般不寻常?

夏侯霸本是对蜀虏仇视之心甚坚,哪知冯文和在特技的加持下,三言两语下来,竟是让他的意志有所动摇。

毕竟你再怎么仇视蜀虏,却被人家给生俘了,除了展示一下自己的风骨,还能做什么?

哪知冯文和压根就不按套路出牌,一上来只字不提自己的官方身份,完全是以一个晚辈的姿态过来叙旧。

所以我是认下这个侄子呢,还是装作不认识呢?

夏侯霸嘴角抽搐:“吾那从妹,自小便被贼人掳去,我久不知模样,更勿论其人变得如何。且吾与蜀虏乃是国仇家恨……”

虽说先前的坚定意志被冯郎君一番话化解了四五分,但剩下的几分,仍能让他继续坚持。

只是冯郎君的特技一经发动,造成的乃是真实伤害,任你是魔防还是物抗,皆是无视。

“喛,夏侯伯父,你这话就过了。张夫人被掳,非是本意,此事如何能怪到一个弱女子身上,此言非君子所为。”

夏侯霸一噎。

“更何况,夏侯老将军(夏侯渊)战死汉中后,若是换作他人,说不得就要被枭首传于六军。”

“幸得张夫人不避嫌疑,请求让彼收尸安葬,同时又年年派人前往汉中祭拜,难不成,这等情义,夏侯将军能无视之?”

夏侯霸哑然。

冯郎君看到对方不能反驳自己的话,心头一喜,连忙趁热打铁:

“况身为人子,先父之墓,远在敌国,不能去祭拜也就罢了。如今夏侯将军有机会前往,却又想方设法拒绝,这又是何意?”

“知孤妹在远在他乡而不见,乃是不悌;知考墓在异地而不往,乃是不孝。”

“夏侯伯父,如今夏侯一族,也算是天下知名。伯父自认是为国尽忠,但又可曾想到这天下世人,当如何看待伯父?”

此人一番巧言令色,舌绽莲花,竟是把夏侯霸说得有些自我怀疑起来:莫不成吾当真要走这一遭?

话说到这一步,冯永终于倒了一杯茶,双手捧上递给夏侯霸:

“若是伯父不愿意,那就莫要怪侄儿无礼,强请伯父。到时即便伯父责我怪我,我亦不改此意。”

夏侯霸目光复杂地看着冯永,却是没有立刻伸手去接:

“诚如你所言,若是让我去汉中,那倒也可以。不过有一件事,吾要先说明白。”

冯永一听,顿时大喜过望:“伯父请讲。”

“此去汉中,只为看吾妹与吾父弟之墓,与其他一切无关。”

“这是自然。”

冯永点头,“来,伯父请饮。”

他这一口一个伯父,叫得极是顺溜。

夏侯霸虽然没有应下,但却也没有反对。

听到冯永答应这个话,这才接过茶水。

看着夏侯霸喝下这口茶,冯君侯心里顿时美滋滋的。

冯永这边劝动夏侯霸去汉中,而南边的蜀地,阿斗却没有听从大汉丞相的劝告,放缓行程,等到局势明朗再前行。

反而是有意加快了赶路的速度,向汉中前进。

这些年来,汉中产出愈发地多了,与锦城的联系日益紧密。

大汉丞相为了方便给前方运粮,所以特意下了大力气,把锦城到汉中之间的道路大修了一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