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86章 准备

第0786章 准备(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武都郡的郡治不在武都县,而是在下辩县。

因为下辩有武都最大的山谷平原,同时秦岭余脉流下来的各条河流又带来了充沛的水量,乃是陇右小粮仓之称。

所以它是武都最主要的产粮区和人口聚集区。

有多主要呢?

控制了这里,就相当于控制了武都。

这个和整个陇右很是类似。

陇右地域别看着不小,但实际上,主要的产粮区都是集中在天水一郡。

控制了天水郡,就相当于控制了一大半的陇右。

天水周围几郡,都是以护卫的作用,保护天水郡这个核心不被侵扰。

当然,因为耕种工具和耕种水平的提高,平襄往北到祖厉这一片,也可以作为屯垦区。

这也是冯永为什么把护羌校尉府的治所定在平襄的原因。

除了方便向东支援陇山关口,向西威逼凉州,向南可以受到陇右都督府的支援,同时还方便屯垦,减轻粮食运输压力。

但这一片屯垦区,目前只能维持护羌校尉府日常所用。

到了战时,所需粮草激增,还是得依靠后方。

虽然干粮已经在军中大量推广,虽然东风快递有着比这个时代更高的运输效率。

但再怎么改变,也改变不了时代的限制。

如果说别人千里运粮,十分能到一分,东风快递也只不过是把一分提高到三四分。

所以这两年来,运粮压力一直存在。

陇右尽早实现自足,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

武都郡连接着陇右与汉中,而下辩县又是小粮仓,所以自然也是大力开垦的对象。

不过下辩的位置有点特殊。

西汉水不经过下辩,也就是说,下辩县并不在汉中与陇右的交通要道上。

倒是以武都为名的武都县,虽然不是武都郡的郡治,但正好坐落地西汉水边上。

过了武都县,剩下的路程都是沿着西汉水形成的山路,最是难行。

所以武都县算得上是祁山堡与汉中之间最重要的中转站,东风快递自然要在这里建立起仓库。

冯永一行人到达武都县,没有住进驿舍,而是住进了东风快递的据点。

这次的雨水,绵绵不绝,根本没有一日天晴,大雨落完,天色仍是阴沉沉的,稀稀落落的小雨一直不断。

等老天歇够了,小雨又变成了大雨。

许勋生怕冯永再继续强行前行,寻了个机会,拉上李遗,一齐去劝说。

换了一身干爽衣物的冯永姿势随意地坐在地席上,看着窗外的雨幕,神情悠闲,矮案上的姜茶正冒着热气。

看到许勋和李遗联袂而至,冯永有些意外:

“冒雨赶了这么远的路,大伙都累了,文轩和元德怎么不休息?且坐,先喝点姜茶驱驱寒。”

说着,亲自给两人各倒了一杯茶。

如今已经到了夏末,临近秋日,气温比起盛夏,已经开始下降。

再加上遇到下雨,身上被淋湿后,还是有些寒意的。

两人依言跪坐到冯永对面。

许勋脸上带着些许的担忧:

“兄长,这两年来小弟走这条路,不下十数次,对这条路知这甚详。”

“依小弟的经验,在这种天气下,再继续往前走,山路太过泥泞难行。”

“特别是像现在连续下雨,山上还会有山石山泥滑塌,所以小弟觉得还是等这雨停了,先派人前往查看。”

“确定前方无事,兄长再重新启程不迟。”

冯永闻言,这才明白两人来意,当下微微一笑:“元德有心了。”

泥石流嘛,冯永自然是知道这其中的危险。

看到冯永脸色平淡,许勋还以为冯永对自己所言不以为意,当下有些着急:

“兄长莫要小看山路滑塌,这可是比发大水还要凶险几分,人一遇到,断难幸免。”

“兄长万金之躯,身系无数干系,还是以安全为计。”

冯永点头:“元德所言,我知矣。不过我亦未想着这几日要继续前行。”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看向某个方向,“元德可知,自武都去下辩,路况如何?”

许勋听到冯永没有强行赶路的打算,刚松了一口气,哪知冯永突然又提起下辩,当下就是一惊。

“兄长欲去下辩?可从下辩去汉中,不但要多绕路,途程要远上许多,而且更加难行。”

前两年曹贼入散关,走故道到河池县,被赵老将军挡于略阳,不得往东寸进一步,正是因为从河池县入汉中,地势极为险要。

曹贼最后不得不转而往西,欲据下辩,以图断北伐大军的粮道,哪知丞相早就在下辩设下伏兵,尽歼曹贼两万精兵。

若是自己这行人从武都转下辩,还要走河池县,再从河池县到略阳,最后才能从略阳进入汉中。

比起从武都县顺着西汉水直接到达略阳,少说也要多绕大半个月的路程。

倒是一旁的李遗,心思转动要快上一些,当下插了一句:“兄长这是有事欲往下辩?”

冯永赞赏地看了一眼李遗,“此次过来,我确实有一事,欲与廖太守商量。”

武都太守,正是廖化。

听到冯永的话,李遗和许勋对视一眼,两人眼中尽是疑惑。

以前从未听说过兄长与廖化有什么太大的交往,更何况此时兄长乃是君侯,身份尊贵,又掌实权,怎么会主动去找廖化商议事情?

冯永倒也没有刻意隐瞒,只见他解释道:

“前段时间,南乡工程队修筑下辩与武都之间的官道时,发现了一处宝贝。”

“我现在身为护羌校尉,除却管辖之地,不可轻易到别处,更别说私下里去寻别郡太守。”

“所以我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见一见廖太守,和他谈一谈这个事。”

听到冯永这个话,李遗和许勋皆是心头一跳。

能让兄长说出“宝贝”二字的,那肯定就是大宝贝!

“却不知兄长所说的宝贝是何物?”

“铅矿。”

此话一出,李遗一下子就瞪大了眼。

许勋更是夸张,连嘴巴都合不上,竟是收不住口水,一丝晶亮从嘴角垂下……

“哧溜”!

许勋把口水吸了回去,然后喉咙动了动,直接就凑到冯永面前,急切地问道:

“兄长,下辩的那个铅,可是用来制铜钱的铅?有多少?”

冯永微笑,“这世间的铅,好像就只有那么一种吧?下辩的铅,量很大。”

铸造货币本身就是一门极为暴利的生意。

所谓铜钱,可不仅仅是用铜,还会掺入其他金属。

比如说铁。

只是铁的密度比铜小,掺得铁越多,铜钱的质量就越低,铜钱的价值也就越低。

虽然这种方法能让官府在短时间内掠夺到大量的财富,但这是以损害国家经济潜力和官府公信力为代价。

所谓造假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官府公信力丧失,民间不愿意用法定货币,乃至通货恶性膨胀,民不聊生等后果,到时候只会反噬整个国家。

如果既想要保持铜钱的质量,又想保持暴利,以目前的铸造水平,最好就是掺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