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82章 是不是檄文?

第0782章 是不是檄文?(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贤哲曾说过,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

此乃真理也。

所以后世又有人翻译得更直白一些:能动手就别哔哔。

虽然冯君侯才高八斗,巧舌如簧,掌握着批判的武器,但面对关姬的武器批判,仍得不断求饶。

“用得用得,如何用不得?细君掌军中大权,此物于军中亦有大用!”

关姬只当他是在巧言令色,如何肯信?

“那你说,此物于军中如何有大用?”

“细君你先放开,容我细细道来。”

“你这人,就是得寸进尺的性子,稍有一点机会,就会骗得人晕头转向,你且说完,若是有道理,我自会放开。”

“我这一番道理,一时半会讲不完……”

关姬半信半疑,只是听得此人哎哟哎呦叫个不停,心里生怕当真弄疼了他,手上的劲不由地稍稍松了一些。

只闻得冯君侯长叹一声,“有些东西,即便是我说了,只怕细君亦是听不明白。只看我日后……”

“日后?几日?”

“总得多几日……”

关姬眉头一挑,,她这般借故发作,其实就是在警醒一下这个越来越不老实的家伙。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还敢放言此物在军中有大用。

“细君你放心,我定不会骗你。”

冯君侯又是赌咒又是发誓了一番,却是让关姬越发好奇了起来。

待过了几日,护羌校尉府的军中,自队率以上的军中人物,每人手里都被下发了一张特殊的公文。

这个公文所用纸张极大,长至少有两尺,宽有一尺半。

上头第一个版面就用醒目的大字标着:灭贼之志,不可稍懈!

下面的内容则是尽量用军中士卒能看得懂的粗浅言语,先是展示了自大汉北伐以来所取得的成就。

然后再以激励之语,让大伙不要满足眼前的这些成绩,要再接再厉。

为平灭贼人,为平息天下战火,为复兴大汉,为子孙后代不再为贼人所奴役而奋战。

然后第二版的内容则是写着陇右现在的情况,以及陇右和以前的情况对比,赞扬了陇右义胡主动归入大汉的种种行为。

第三版,则是伤残士卒抚恤和善后的事情。

最后一版,却是关于贼人的一些消息。

比如说,哪里发生了饥荒,哪里饿死人了,甚至还有曹贼的士卒因为刚战死,后方的妻女就被官府许配给别人等等。

这份公文,每个队率都必须亲自念给全队的人听。

“这是檄文吧?”

在陇右某处密不可知的地方,有人拿着公文,满脸疑惑。

这份公文,只下发到护羌校尉府的军中,想要拿到手,可是费了不少力气。

“无骈无俪,言语粗俗不堪,如市井黔首之言,算得上什么檄文?”

有人不屑地回道。

“可是看这文中之意,却又像是檄文……”

“管它是不是檄文,我只想知道,那冯……冯明文突然搞这般动作,会不会是又有什么动静?”

此人本想说“冯颠子”,可是话到嘴边,却是不由自主地变成了冯明文。

说着,他还看了看周围。

周围的人听到他这个话,脸上皆是意动。

如今的冯君侯,可不是一般人物。

不拘是陇右,还是南乡,只要能提前获得一点有用的消息,就足够一般人家这辈子吃喝不用发愁。

兴汉会那帮二世子,前些年还是穷抠模样,现在呢?在蜀地横着走!

“粮价不能动……”

有人提醒了一句。

这两年来,只要有资格的,都明白,谁敢把粮价提过二百钱,那就是自寻死路。

除非他们能把汉中和越巂出产的粮食,也能全部拿捏在手里。

有现成的反面例子:李家大房的嫡子嫡孙现在还在亲自下地耕种呢。

现在是一有什么事,不少人下意识的反应就是要提醒别人一句。

“呵!”

有人冷笑一声:“别说官府不让动,你以为我就愿意让人动?”

“管工坊里的人吃的还是小事,平襄北边的草场,每个月要支应多少粮食?谁敢动粮价,那就是和我过不去!”

“何家今年的工坊不是已经出产毛料了吗?听说护羌校尉府还给你们家开了凉州那边的商道……”

有人酸溜溜地说道。

“那是我们何家应得的!你眼红个什么!”

谁叫何家上头有人?

捅了李家一刀,难道是白捅的?

跟着吃点肉怎么啦?

只是看到何家代表把这种事说得这般理直气壮,不少人嘴角抽搐,暗暗骂道:何家就是诸葛村夫的狗!

“行了,别吵了!”

坐在主位的老头一拍桌子,“叫你们过来,不是听你们吵架的!”

老头德高望重,又是这场秘会的发起者,听到他发话了,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别管心里是恨也好,厌也罢,我们现在就是有求于人家,没什么不好承认的。面子再大,也大不过家中上下老小。”

听到老头的话,再想起这几年的种种,不少人脸上都现出绝望之色。

一向高高在上的世家,何曾遇到这种事情,巨大的心理落差,让他们一边暗地里咬牙切齿,一边又得陪着笑脸倒贴上去。

只是好多人一直都没能明白过来,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呢?

“何家的,你们那边消息灵通,就跟我们说个实话,透个底。在座的人,都是在陇右有工坊份额。”

“有这份利害关系在,做事都会知道分寸。”

粮价不超过二百钱,五十钱也是不超过二百钱,一百九十钱也是不超过二百钱。

五十钱与一百九十钱的差别,那可就大了去。

真要因为粮食而导致工坊和草场出现问题,那就不是单单五十钱和一百九十钱的差别,那就是以万钱计的事情。

虽然他们不知道什么剩余价值,但让他们知道,成本压得越低,那么自己得到的就越高。

如果在获利高额利润的同时,还能避开风险,那就最好不过。

大汉与曹贼之间的大战,就是一种高风险。

何家的代表苦笑着摇头:“不敢瞒太公,这个事情,何家确实也没收到半点消息。”

“我此次过来,也是想知道,有没有哪家得知什么消息,也好让何家早点做准备。”

“那兴汉会,不是在你们何家有份额么?难道就没什么提示?”

有人怀疑地问道。

当初大汉丞相贩卖毛纺工坊名额时,兴汉会忙着开发越巂的孙水河谷,有一部分钱粮还是向大汉储备局借的。

所以名额自然无力去争。

东风快递这般卖力地支持北伐,除了利益之外,兴汉会有借条捏在大汉丞相手里,也是一部分原因,算是劳务偿还。

后来各方势力齐心协力干挺李家大房后,何家和兴汉会由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冯土鳖牵线,做了一笔交易。

何家入股越巂牧场,兴汉会入股毛纺工坊,交叉持股,达成双赢。

在不少人看来,这就是何家跪舔诸葛村夫得到的收获。

舔狗就是这么爽!

只是这一回,似乎何家也不好使了:“没有得到任何提示,一切如常。”

在场的一众商场精英皆是茫然了。

当这份公文传回汉中时,大汉丞相的反应却是大为异常。

“谁说这不是檄文?这就是檄文啊!”

与那些眼里光顾看着自家一亩三分地的世家相比,他的政治眼光不知要高出多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