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76章 司马师

第0776章 司马师(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别的什么虚伪不真,巧舌惑人之类的,曹睿可能不在意。

毕竟身为天子,他深知可以喊口号,但真要治理天下,各类人才,皆有所用,那才叫治国。

不说当年刘邦重才不重德,即便是武皇帝,不一样有求贤令?

难道有才之人,就一定有德了?

但“窃天子八柄之威”这一句,深深刺激到了曹睿。

八柄者,一曰爵以驭其贵,二曰禄以驭其富,三曰予以驭其幸,四曰置以驭其行。

五曰生以驭其福,六曰夺以驭其贫,七曰废以驭其罪,八曰诛以驭其过。

那些“年少”党友,他们可不单单是褒贬别人,连自己这个皇帝都不止被他们评论过一次。

他们可不是“窃天子八柄之威”,他们这是在“夺天子八柄之威”,欲凌驾于天子之上!

除了这一句,下一句同样让曹睿坐立不安:

“出入官府禁地,往来交通书信,以探消息。”

所谓官府禁地,除了各部府衙,还有一个地方,也叫禁地。

它叫宫禁。

于是曹睿想都没想,直接就赞同了董昭的疏表:

朴靡之变,由随教化。兵乱以来,经学废绝,后生讲趣,不由典谟。

其郎吏学通一经,才任牧民,博士课试,擢其高第者,亟用;其浮华不务道本者,罢退之!

遂钦定那些“年少党友”为“浮华朋党”,其中名声最著者,如诸葛诞、邓飏等人,尽被罢职。

骠骑大将军府,本是洛阳城里最为煊赫的府门之一。

虽然司马懿不在洛阳,但长子司马师交流广阔,平日里魏国年青才子,多有往来。

司马师甚至还在府上开过宴席,与洛阳年少名著者彻夜欢谈。

这个盛况一直持续到曹睿下诏清查“浮华朋党”的这一天时,嘎然而止。

一个个昔日好友被清查罢黜的消息传来,让司马师如坠冰谷。

骠骑大将军府占地极大,再加上司马家本就是河东世族出身,底蕴深厚。

府上后院的布置颇为精巧,春日到来,庭院中枝头花骨含苞待放,地上的杂草也已经探出头来,一片绿茵。

司马师呆呆地坐在屋内,庭院的生机盎然丝毫不能吸引他丝毫半点。

他的眼睛布满了红血丝,脸上带着死灰色,嘴唇干裂。

虽然裹着裘衣,但裘衣下面的身子,仍在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时不时地颤抖一下。

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怕的,亦或者是觉得这初春还有些冷。

屋里没有其他人,连仆人都被他赶出去了,不让人进来。

他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也不想听到任何消息。

他只想静静。

静静不想要他,于是门口响起了脚步声,有人无惧他的吩咐,径自闯了进来。

司马师身子抖了一下,脸色张惶地转过头看去。

看到来人是他的细君夏侯徽,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来做什么?”

司马师嘶声地问道。

“听下人说,阿郎一天没有进食了,故妾给阿郎端了点吃食过来。”

夏侯徽把东西放到司马师的身边,轻声说道。

夏侯徽是夏侯玄的妹妹,而夏侯玄,则是“浮华朋党”的首领之一。

当年曹睿登基后,不立正室虞氏为后,反立妾室毛氏。

毛家出身低贱,毛皇后之弟毛曾,言举粗鄙不说。

长相与“朗朗如日月之入怀”的清雅公子夏侯玄相比,更是远远不如。

偏偏曹睿就是要让夏侯玄与毛曾并坐。

此举是为提高毛家的地位,但同时也让夏侯玄感到羞辱。

夏侯玄当场就露出不悦之色。

曹睿心眼本就不大,见此自然就怀恨在心,后面找了个借口把他贬为羽林监。

现在夏侯玄又再次站到风尖浪口,第一批被罢黜的人就有他。

自家兄长夏侯玄出事,自家阿郎如今又是这副等死模样。

夏侯徽背负着的巨大压力,一点比司马师少。

但她仍能咬着蓰,把自己的几个女儿安抚好后,又过来安抚司马师。

“吃什么吃,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是能吃得下东西的吗?”

司马师烦躁地大声道,似乎这样能把自己的恐惧宣泄出来一般。

夏侯徵皱眉,看着司马师这个颓废模样,却是缓声道:

“阿郎乃是司马家嫡长子,阿舅乃是骠骑大将军,又是先帝所命的辅政大臣,有何忧惧?竟是寢食不安?”

“辅政大臣,能抗君命乎?”

司马师此话一出,就知自己已经失言。

他抬起头看向夏侯徽,正好看到对方那瞬变即逝的神色。

司马师终究还是年轻,他说出这话,又呐呐地解释了一句:“细君,我的意思是,即便大人的官职再大,也还是要听命于君上……”

“我知道。”

夏侯徽拿起碗,递给司马师,“幸好这里只有你我夫妻二人。只是阿郎在外头,还是要小心一些。”

司马师看到夏侯徵神情与语气平静,这才略略放下心来,低头喝了一口糜粥。

“我记得,阿舅前头不是让人专门给阿郎送来一封信?”

夏侯徽看到司马师终于愿意进食,这才又问了一句。

司马师一怔,想起信里头让自己踏踏实实做学问,还说了什么一时之挫之类的话,手上顿时一抖。

“哗当”一声,他手里的碗掉到地上,碗里的糜粥洒到他的衣服上,然后又流滴到地上。

他惊恐地看向夏侯徽,嘴唇动了动,还未说话,只听得外头又有急促地脚步声响起。

“郎君,宫里派人领着禁军来府上了!”

司马师闻言,本来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上更是惨白无比。

他的身子晃了晃,几乎晕厥。

夏侯徽连忙扶住他,低声道:“阿郎,阿舅既曾保你无事,那就定然是无事。”

“且先去前头,看看宫里来人是为何事。”

司马师这才惊醒过来,就着夏侯徽的扶他之力,这才能站起来。

他有些步伐踉跄地走到屋门,扶住门框,又转回头看了眼夏侯徽。

夏侯徽还道他是在担心,又对着示以安慰鼓励的眼神。

司马师勉强一笑,这才让下人扶着他,向前庭走去。

这种时候,宫里派人前来,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事。

内侍传了皇帝的口谕,说司马师与浮华朋党交往过密,特别是夏侯玄、何晏二人,乃是朋党之首。

其中夏侯玄是姻亲,何晏曾对其赏誉有加,故让人把司马师带回去问其详情。

司马师与府上最后的话别都没机会说,就被如狼似虎的禁军给带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