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675章 分歧

第0675章 分歧(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粗俗!”

张星忆听到这个话,不满地说了一句。

“难道我说错了?”

冯永不服地问了一句。

“理是这个理,但话不能这么说。”

张星忆瞪了他一眼,怒其不争,“越是上位者,越是明白这个道理。”

“古人言师必有名,即便连孙权袭取荆州,亦需以先帝当年借南郡不还的名义。”

“两国之间,肉食者各施其谋,这个没什么,更何况我们还有大汉的大义在手。”

“但底下的百姓不是肉食者,难道你还能指望他们都懂得这些道理?你把教化置于何地?”

“若是只顾讲利,则君臣无义,百姓无礼,到时世人以趋利为先,兄弟因利反目,父子因利成仇。”

“母不慈,子不孝,虽有繁法,犹不可治,只怕狱中囚犯,挤满牢房。”

“所以这种事情,上位者心里懂就行,别到处嚷嚷!前几年你的名声是个什么样,心里不清楚?”

“现在多少人都等着抓你的把柄呢,自己还不注意。”

冯永听到张星忆说出这番话,心里更是不服。

你这是愚民思想,是要不得的!

只是想了想后世倡导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冯君侯故作满脸的不屑。

我不与你这个封建女子一般见识!

“你让开,挤得很,太热。”

张星忆也不管他,又使劲地推了他一下。

这一回倒是把冯永推开了,他干脆拉了一个椅子过来。

“四娘,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

张星忆侧头,看了他一眼。

冯永清了一下嗓子,理了一个思路,这才说道:

“在出兵金城前,我曾设想过,那就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曹魏的伪帝为了稳固地位,必须要有所作为。”

“现在我们故意把金城和西平的消息放给关中,再加上孙权称帝,所以这就逼得曹睿不得不要有所举动。”

“否则,只怕魏国的皇帝,再无威信可言。”

民心和士气这种东西,平日里看不见摸不着,说它不重要,那是因为没有到关键时候。

真到了紧要关头,就可以看出它的作用。

张星忆想了想,点了点头,“以魏国现在的情况,曹睿若是有些志向,就须得想法子挽回声望。”

冯永自信一笑,“去年陇右之战时,曹睿就亲临长安,可见其人心气之高。”

“故在我想来,此人定不会就这般坐等干看着凉州失去,更不可能看着孙权称帝而无动于衷。”

“无动于衷?”

张星忆重复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这个词的含义,然后点了点头,“这个词不错。”

“说曹睿呢!”

冯永重重地提醒了一声,对她把注意力放在词语而不是放在正事上有些不满。

“好,好,你说。”

张星忆想起最初见到他时,也是与叔母说了一句什么世事洞明。

心道这个人随口说个词都和别人不一样,偏偏自己还不当回事,当真是不知怎么说他。

冯永这才继续说道,“你说,我们打下金城与西平,本就已经算是刺激曹睿。”

“孙权如今正好有意专注东面,若是能挑起曹魏与东吴的战事,岂不是一件大好事?”

张星忆怀疑地看着他,“曹贼与东吴,多有贤才,你又如何调动他们两虎相争?”

“我且问你,曹睿若想收人心,当如何做?”

“对外掠民攻地,以示武功,对内励精图治,以收人心。”

冯永一拍大腿,“着哇!果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与四娘,当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张星忆没想到这个人说着正事,突然就来这么一句,当下心尖儿就是颤了一颤,啐了一声:

“又来胡说!方才是谁要说正事来着?”

“咳,我的意思是,我之前对曹睿的猜测,亦是如四娘的想法一样。”

冯君侯暗道我这个被动撩女技能,实在是太过于强大,这样不好,不好!

以后要注意收敛一些。

“只是在我想来,曹睿对外耀武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张星忆问道:“为何?”

“方才我不是说了么?曹睿心气颇高,加上曹魏坐拥中原腹地,占天下八分之地。”

“他连番吃亏之下,只怕不愿咽下这口气。还有,从中原细作传过来的消息说,他初登基时,就曾大兴土木。”

“由此可以看出,此人还是个好大喜功之辈。如今曹魏虽有大败,但不过仅失陇右之地,至少尚有一战之力。”

“所以对于此人来说,对内励精图治数年,时间未免太久,他未必有那个耐心去等。”

以诸葛老妖的政治天赋,在闭关殖民之后,生生忍了六年,沉寂了六年,这才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

曹魏的情况可比蜀地复杂多了。

世家、权臣、宗室,关系错综复杂,曹睿得忍多少年?

再看看他从一开始就喜欢大兴土木,最初还能听得劝谏,越到后面,越发地不可收敛。

冯永可不相信他在尚有余力的情况下,能忍这么多年。

冯永分析完一波,没有得到张星忆的回应,抬头看去,只见她的目光甚是古怪。

于是他推了她一把,“你觉得如何?”

张星忆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我觉得有一句话很有道理。”

“什么?”

“深谋远虑阴鬼王。”

冯君侯先是一怔,一时间没明白过来。

想了好一会,才突然反应过来,登时大怒,“能不能好好说话!”

“大人,这汉人来了西平,还挺好说话。”

靠近西平郡最西边龙夷城的秃发部营帐里,秃发阗立坐在火塘边,对着秃发匹孤说道。

在一年里最冷的时候,秃发部尽量往东靠近西平郡,以便与汉人换得粮食。

几个月前魏人的异常,让秃发部有些像惊弓之鸟,远离了西平。

毕竟去年的时候,秃发部曾与汉人偷偷往来,谁知道魏人是不是记恨在心,要翻旧账?

直到两个月后,西都的城头升起了汉人的旗帜,他们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汉人已经进入了西平。

“好说话,未必安了好心啊!”

秃发匹孤拿起一块干牛粪,扔到火塘里,眼中没有焦距,似在喃喃自语,又似在说与秃发阗立听。

秃发阗立知道大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