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62章 骨肉

第0762章 骨肉(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冬日里不常活动,身子骨有些生锈了,赵广给帮忙活动了一下,周身舒坦。

冯永满足地坐回座位,喝了一口热乎乎的奶茶,问道,“赵老将军的身子现在怎么样?”

赵广正咧着嘴,又不敢喊疼。

兄长现在的力气比以前大了许多,打人打得挺疼。

听到冯永的问话,连忙回答:“大人的身体还好,每日能吃得下不少肉,还能喝上几杯。”

“有兴趣了,练上一会枪术,倒不是什么问题。”

冯永有些不满意地皱眉,“怎么每天还喝酒呢?”

对别人可能记得不清楚,但冯永对诸葛老妖与赵老爷子的寿命期限,那肯定是清楚非常。

或许是北伐成功了,没有像原历史上那样,让老爷子最后一仗打得太憋屈。

现在还升了征西将军,当上陇右都督。

人呐,心头的气顺了,心情就好,心情就好了,精神就好。

所以老爷子现在的精神还算不错。

去年还在自己面前挑死了一头小野猪。

眼看着今年就快要过去了,只要挺过了这一年,老爷子就算是延寿了,意义非同小可。

照目前这情况看来,这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冯永可不想出半点差错。

但别人又怎么知道冯永心里的想法?

只听得赵广有些不以为意地说道,“陇右这不是天冷吗?喝点蜜酒,暖和身子!”

“蜜酒也不行!”冯永厉声道,“回去后就马上想法子,让老将军少喝点酒!”

赵广吓了一跳,不明白兄长为何突然这般激动。

只是冯永在他心里也算积威甚重,现在又是声色俱厉的模样,于是他习惯性地怂了。

“可是兄长,小弟这也不敢劝,也劝不住啊!”

“蠢!”冯永斥道,“你劝不住,不知道找个能劝的人去劝?”

冯永明白赵广的意思,毕竟在这个时代看来,喝酒乃是难得的美事。

甚至有人称清酒为圣人,浊酒为贤人。

蜜酒好喝,但它是蒸馏酒,实际上度数要比其他酒高出不少,更别说那些专门供应北方的烈酒。

在寒意颇重的陇右,烈酒仅用了短短一年多的时候,就上升到与茶叶的同等地位。

两者在羌胡部族里都是最受欢迎的东西。

但就算世人再怎么觉得喝酒是件美事,也不能让老爷子多喝。

赵广摸摸头,满脸的疑惑不解,“以大人现在的身份,大汉还有谁能劝得住他?莫不成是丞相?”

冯永“呵”地一声,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听说,老将军与马叔母伉俪情深,颇是恩爱?”

“大人与阿母自是恩爱……”赵广刚说了半句,猛然就惊容满面,“兄长的意思,莫不是让阿母……”

李遗和李球也反应过来,看向冯永的目光,惊如天人。

“我记得,槐里侯(马腾)不是陇西人士么?当年马骠骑欲归故里而不可得,何不让马叔母代完成此愿?”

冯永突然很为赵广的阿母赵马氏考虑,当真如一个孝顺的晚辈。

“兄长记错了,外王父(外祖父)不是陇西人士,”赵广解释道,“乃是扶风茂陵。”

“不过倒是出生于陇西,长于陇西,故阿母也算是半个陇西人。”

冯永咦了一声,“这又是为何?”

“因为外曾王父(马腾之父)祖籍本是扶风茂陵,任天水兰干县尉,后失官,因流落陇西,最后在陇西娶妻生子,这才有了阿母一脉。”

冯永这才明白,“原来如此,确实是我记错了。”

然后他又继续说道,“那也算是半个故里了,再加上马骠骑纵横陇右,马叔母难道就不想故地重游?”

赵广想了想,突然一脸的惊恐,“可是,可是万一大人知道是我让阿母过来劝阻他喝酒,他会打死我的!”

他对冯永倒是极为信任,也不问为什么不能让自家大人多喝酒。

只是担心被自家大人知道了真相,会引发赵家家庭惨案。

“你可要考虑好了啊,”冯永语重心长地说道,“酒这种东西,可少饮,不可多喝,多喝则有折寿之险。”

为了加强这个话的可信度,他又强调了一句:“此乃我师门的训戒。我师门里,人人皆知过度饮酒会损害身体。”

“赵老将军都这般年纪了,更是要加以节制,否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冯郎君的巧言令色已经成了被动光环,只听得他半是恐吓地说道:

“有马叔母护着你,老将军不一定能打死你,但若是你明知过多饮酒会有危险,却不想着法子阻止。”

“到时候万一老将军真有点什么意外,你可就成了不孝子……”

看着兄长阴沉沉地看着自己,赵广一个激灵,连忙大声喊道:

“兄长莫要说了,小弟明日就启程回冀城,拼死也要劝大人少喝点酒。待过两个月后开了春,就让人护送阿母过来!”

冯永这才满意点头,“记得多向老将军请教,学习骑军战法。”

“小弟明白。”

“对了,魏然(杨千万)现在怎么样了?”

“他现在回阴平看他家大人去了。”

赵广回答道,“他家大人怎么说也是阴平一带的氐王,如今得了阴平太守一职,也算是富贵还乡。”

当年刘备与曹操争汉中,杨千万之父杨驹,乃是武都阴平一带的氐王,呼应马超,起兵响应。

如今当上阴平太守,富贵还乡之语,倒也不算失当。

“回头我给你们两个签一份文书,补护羌从事一职,专司护羌校尉府的骑军。”

冯永坐在椅子上,说了一句。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但该培养的人,还是要培养的。

毕竟真香。

杨千万乃是白马氐族的少君长,对骑兵也有了解,让他辅助赵广,也算是人尽其材。

“兄长果然还是爱我!”

赵广被打被骂被恐吓之后,终于迎来了喜事,连忙蹦起来,欢喜地叫道。

“你给我闭嘴!”冯永大喝一声,“我一点也不爱你!”

赵广一脸的委屈。

冯永抚额,有些无奈地叹气。

司马氏派五路大军伐蜀的那一场战役,算是三国后期的一件大事。

冯永自然对这个过程知道得比较清楚。

赵广为了掩护姜维率领季汉主力撤退,战死沙场。

在人材凋零的季汉末期,也算是矮个子里拔将军了。

因为在当时情况下,能被委以断后掩护重任,自然是姜维最为信任的人,同时对能力肯定也有一定的要求。

更何况现在他又算是自己的兄弟,不培养他还能怎么着?

只是冯永看着眼前这家伙的模样,他心里有些打鼓:汝当真能担当重任耶?

为什么我总是有一种不安全感?

不过想到赵云,冯永心里又略安:大不了到时候问问老爷子的意见,让他把把关好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