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51章 有点误会

第0751章 有点误会(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伯约啊,有些事情,说得做不得。而有些事情,做得说不得啊!”

冯永语重心长地对着姜维说了一句。

姜维一愣,没听明白。

冯君侯“啧”了一声,只得再说明白一些:“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但违命渡河这种事情,可以由我说,由我做,甚至你,伯岐,孝兴,都可以提出来。”

“唯不能由魏老匹夫说,也不能由他做,更别说是在大众面前。”

一个虽然兵不过数千,但有自主之权。

一个虽然掌兵两万,但受限于大河之东。

两人若是如此光明正大地共谋如何违背军令,谁知道传出去会传成什么样?

虽说诸葛老妖公正严明,但也正是因为公正严明,冯永都没把握诸葛老妖会怎么想这个事情。

万一他抽风,真要按规矩来呢?

就算诸葛老妖因为自己夺下金城郡和西平郡,不会事后追究。

但诸葛老妖还能罩几年?

谁能保证这个事情不能成为隐藏在深处的一根刺?

只是这些话,却不能说出口。

看着姜维似懂非懂的样子,再想起他是被自己人两头踢,最后不得不投降大汉,冯永叹了一口气。

伯约这个政治智商,估计也就比魏老匹夫强上一些,不能再多了。

“伯约你且去好好准备。”

冯永不得已,低声嘱咐了他一声。

姜维这才猛然醒悟过来。

他感激地一抱拳,刚走到帐口,突然又转过身来:“君侯……”

“嗯?还有何事?”

冯永奇怪地问道。

姜维脸上现出为难之色,“若是丞相问起……”

“你尽管直说就是,吾无事不可对丞相言。”

冯永一听这个话,就知道他心里的顾忌。

反正自己这点小心思,也没指望能玩得诸葛老妖这种人。

姜维点头,这才走了出去。

李简得了冯永的吩咐,于是先派人给张家叔侄安排了吃食,然后再带着他们向着金城城外的渡口走去。

一路上,只见一队队的士卒急步向东而去。

同时不少骑马的将校在不断地催促着,仿佛是有什么急事,竟是不顾酷热的日头。

张家叔侄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诧异。

不是说榆中已经破了么?就连榆中守将魏平亦力战而亡。

此时金城的东边,还能有什么事?

莫不成……是李简骗他们的?

李简却是当作没看到他们的疑惑,只顾催促他们前行。

因为金城的望风而降,渡口的浮桥并没有被人毁掉。

李简领着张家叔侄来到渡口,伸手一礼:“请。”

河边停着一个牛皮扎成的大筏子,足以载一二十人。

张就看向不远处的浮桥,只见那里人头攒动,再想起方才路上所见,心中不由地一动。

他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为何不走桥?”

李简脸上尽是笑容,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张就的态度。

“不瞒张长史,君侯已经下令,准备要拆了此桥,所以只委屈张太守与张长史坐舟过河。”

“拆桥?”不但是张就,张华亦是忍不住地向那边看去。

金城一失,则凉州门户大开,蜀人不趁机西进,反而是打算拆桥?

看到两人眼中尽是怀疑之色,李简也不解释,再次伸手:“请。”

只是一时间,也看不清那边的情况,张家叔侄只得怀着满腹的疑惑上船。

谁知还没到河中心,只听得喧哗声突然从后方传过来。

筏子上的人回头看去,只见原本绑得好好的浮桥,已经散开了,一些用来支撑的浮舟顺着河水向下流。

还有一些人,正在努力地把那些散逃的浮舟拉回河边。

他们当真是在拆桥?

张家叔侄再次对视一眼。

直到李简把他们送到对岸,两人依然是有些做梦的感觉。

李简对着他们拱了拱手,转身回到筏上,重新向金城而去。

这时,只见对岸突然冒起了黑烟。

“他们在烧桥!”张华吃惊地说道,他再看向侄子,“这等好机会,为何蜀人不趁机过河?”

张就看着对岸的黑烟,目光连闪:“叔父,你说,蜀兵向东边而去,会不会与此有关?”

“你是说榆中?”

张华说出了方才路上就有的疑惑。

张就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东边,目光越发深幽:“未必是榆中。若是榆中未下,蜀人不会在金城呆了这么久才去支援。”

“不是榆中,那是哪里?”

张华一时转不过弯来。

张就看看周围,全是自家的亲信,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叔父莫不成忘了关中?”

“关中?”

张华听了这话,猛地惊醒过来,不由自主地向着东边看去。

“对,关中。去年时,大魏一时不备,这才被蜀人得了先机。”

“如今已过一年有余,魏国丁口精兵胜蜀国十倍,又岂会不设法夺陇右?”

张就越想越有可能,“蜀人以数万兵力攻伐榆中金城,动静又岂会不被关中所知?”

“故蜀人这般匆忙回师东边,说不定是魏国觉察到了陇右的动静,所以在关中有了什么举动。”

张华听了,觉得有些道理,可是又问了句:“有把握否?”

张就听了,有些无奈。

自己这位叔父,胆略是有的,就是心思有些转不过弯来。

“如今凉州与关中断绝,我们得到的关中消息,少说也是大半年前。”

“去年冬日,魏军平安定郡,破月氏城,就足以说明曹大将军之心。”

说到这里,张就指了指东边,又指了指对岸。

“蜀国国小民弱,举数万精兵攻伐榆中金城,汉中与陇右的兵力还能剩多少兵力?”

“且蜀兵在大胜之余,不趁机进军河西,反是匆忙回师,作出烧桥之举,不正是防备河西?”

“故在小侄想来,极有可能是蜀人东面战事吃紧,逼得他们不得不放弃这等大好良机。”

张华一听,一拍大腿:“此言有理!”

张就张了张嘴,想说这只是他的猜测,但当他看到对岸的滚滚浓烟,却是又别有一番心思。

如今凉州定然是人心浮动,既然蜀人不渡河西,那还不如用关中魏军攻伐陇右的消息来安抚凉州士吏。

反正凉州与关中消息断绝,各种各样的谣言皆有之,即便是多出这一条,亦是无妨。

张家叔侄站在河边,确定浮桥已经烧了一半,蜀人确实无心过河,这才向着最近的枝阳城行去。

虽然没有马匹代步,但这个时代的读书人都喜欢用拳脚跟别人讲道理。

再加上枝阳城离这里也不算太远,所以步行过去,毫无问题。

凉州的城池,要么像榆中这种郡治,要么像金城这种锁钥之地,亦或者像武威郡姑臧长久以来的大城,否则都是普遍矮小。

就如枝阳城的城墙,不但矮小,而且还显得残破。

原因也很简单:百余年的凉州之乱。

修了坏,坏了修,最后连人都没几个了,谁还有心情去修城池?

也就是近来的这些年较为安定一些,所以城墙勉勉强强修补了一点。

城门附近,有些地方泥墙的颜色比别的地方较为新鲜一些,可以看出是后来补上去的。

只是待人走近了仔细看,其实城墙很多地方已经完全像一道黄土的荒岗,上头长了不少野草。

城门紧闭,城头上也是空荡荡的,连个守城的士卒都看不到。

张家的亲信走到城门前,大喊了一声:“城内有人吗?”

城头静悄悄的。

亲信连喊了几遍,城头这才战战兢兢地探出半个脑袋,脑袋的后头,隐隐约约还露出白旗的一角,“汝等何人?”

“金城郡守张使君在此,还不速开城门!”

“张使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