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50章 计划之外

第0750章 计划之外(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建兴七年七月,大汉镇北将军魏延领军击榆中,魏国金城太守张华援榆中。

汉护羌校尉冯永率精兵翻金城南面群山,出奇兵劫魏军粮道,断张华军后路。

金城长史张就尽起金城之兵,与金城太守张华夹击冯永。

冯永坚守不动。

待魏延破榆中毕,与冯永共击魏军,大破之,擒金城太守与长史。

虽然仍有不少的溃兵逃回了金城,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吓破了胆的溃兵,城内没有太守和长史,再加上因为凉州刺史徐邈的错误应对,导致金城彻底断了希望。

魏延把所有俘虏都丢给冯永,自己领着人迫不及待地向着金城进发。

溃兵逃回金城,金城内的士吏得知太守与长史皆没,大为恐慌。

待大汉的旗帜出现在远方,金城城门早已大开。

对于魏延抢占进城头功的行为,冯永毫不在意。

此次攻榆中金城,光是奇兵破魏军这一项,就足够冯君侯的名声再上一个台阶。

更别说轻松破榆中,工程营乃是首功。

当然,冯君侯这么乐意把进城的首功让出去,肯定不是馋那数千精壮,还有那些战后重新收拢回来的民夫。

他是谦逊,是敬老,不与人争功。

平襄的北方,有祖厉县,向东是安定,向西是凉州,向南是陇右,乃是控制秦陇凉三地的锁要之地。

更重要的是,李简曾说过,那里以前是通往凉州武威的通道要地。

控制了那里,大汉就相当于控制了两条进入凉州的道路。

若是再把陇西的枹罕纳入手中,那么三条丝绸之路,皆控于大汉之手。

据平襄的秘书处传上来的报告,说祖厉那里土地肥沃,乃是难得的产粮之地。

祖厉县牧场不缺,就是缺屯田的人手。

于是冯永干脆就在原地继续扎营,筛选战俘民夫。

凡是金城人士的,皆按籍遣返。

毕竟现在金城在大汉手中,要注意安抚人心。

但若是河西人士的,那肯定就是咪西咪西了,全部迁往平襄,由护羌校尉统一安排屯田。

因为金城是主动投降,所以户籍册簿都在,再加上旧有官吏全都在,所以筛选战俘民夫这个事情倒是没有什么麻烦。

真正麻烦的,是原金城太守和长史两个叔侄。

听姜维和李简说,这两人出自敦煌张家。

张家是敦煌最著声望的大族。

这不是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张华的兄长、张就的大人张恭,不但在河西久有名声,在西域那边亦是久有声望。

张恭前几年被曹丕任为西域戊己校尉,专司西域之事。

曹丕时代,有不少的西域小国跑来给曹魏进贡,张恭功不可没。

大汉若是想要借张家,以尽快安抚凉州,乃到镇抚西域,那张就和张华就杀不得。

毕竟凉州羌胡之乱已经够人烦心了,若是连汉人的大族都仇视大汉,那么凉州的治理就会陷入后汉中后期那种恶性循环的状态。

这是目前大汉的情况所不允许的。

不能杀,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招降。

陇右李家与敦煌张家同为凉州大族,冯永安排了李简先去和张就张华谈谈心,哪知李简最后却是被两人喷了个满脸唾沫,最后狼狈而逃。

“当年西平麹演结旁郡作乱凉州,张就被贼所劫,被白刃胁迫,犹是不从。此人实是刚烈之辈,小人无能,有负君侯之托。”

李简有些羞愧地对着冯永说道。

李简身为陇西李家的嫡孙,不在后方享乐,却随军深入险地。

不管他是怀着什么样的目的,光是这份作为,足以让冯永对他另眼相看。

温言安抚他之后,冯永只能先将张家叔侄先软禁起来,然后带着人,浩浩荡荡地进入金城。

金城群山环抱,固若金汤,过了大河往北走,可进入凉州。

沿着大河往西走不远,可到湟水注入大河的交接处。

湟水河谷,不但在大汉时有名,直到唐宋,都是中原政权与高原政权、河西政权激烈争夺的地方。

因为这条河谷,不但产良马,同时还是西平一带最主要的产粮区和人口聚集区。

金城不管是渡河往北还是往西,皆有可为,实乃凉州的锁钥。

张家叔侄两人是徐邈在联系不上关中的情况下,紧急征僻,四个月前才到金城赴任。

所以他们压根就不知道,金城南边群山里有一条路可以从南边直接翻过来。

因为陇右之战,导致榆中与金城人心惶惶,百姓逃的逃,迁的迁,两地之间的官道几无人烟。

别说张家叔侄是刚到任不久,就是原金城官吏,谁没事会去想起榆中与金城之间的群山有这么一条路?

即便能想起来,但西平那边又没有通知金城,金城的官吏哪里知道群山的南边,有冯文和出没?

所以通过对金城官吏的问话,冯永得知,张家叔侄对这条山路根本毫无防备。

正在感叹时,魏延拿着从金城太守府搜出来的公文密函。

看向冯永的目光古怪起来:“看不出来,你小子的名声竟然这般好使?”

冯永嘴角抽了一下,他知道魏延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凉州刺史徐邈误判了榆中和金城的局势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小文和。

冯永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声呵呵,故作不与他计较之色。

他才不会在魏老匹夫面前示弱。

不过看到下边的姜维、张嶷、句扶等人皆是眼神飘忽,冯君侯顿时大怒。

小文和怎么啦?他们叫我小文和,那是在称赞我智谋过人,不是在说我心狠手辣,懂吗?懂吗!

说是这么说,只是冯文和感受众人的目光,总是不大舒服。

当下不由地在心里大骂凉州刺史徐邈。

此人真特么如张就在李简面前所骂的那般,真真是一个民吏,压根就不懂军事,连老子要打金城都猜不出来。

张华和张就两个也是废物,连老子翻山过来都不知道!

还有那个西平的鹿磐更是辣鸡,老子在东岸大张旗鼓,就是让你有时间通知金城,妈的你居然是向徐邈救援?

辣鸡,都是辣鸡,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冯君侯想到这里,脸尽是不屑之色:“凉州诸人,能入眼者,不过郝昭一人。郝昭一去,余者皆碌碌。”

“好!”

冯永的话音刚落,魏延就大喝一声,同时一巴掌拍挂在墙上的舆图。

声音之大,震得冯永耳朵隆隆作响。

魏延脸上笑容满面,尽是欣赏之色,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冯君侯虽是年少,但胆略过人,不愧是能力败张郃的人物!”

魏老匹夫这般反常称赞自己,非没有让冯永受用,反而是让他警铃大作。

他用怀疑地目光看向魏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