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47章 夹心

第0747章 夹心(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前路不通,后路被断,手中还无粮。

不论是谁,遇到这种情况,心里都会发慌。

不过张华好歹也是随其兄张恭平过凉州叛乱的人物。

他当机立断,趁着现在还能稳住军心,暗中命令诸营,做好撤退的准备。

待到夜里,魏军三更造饭,五更拔营,马裹蹄,人衔枚,不降旗,不熄火,悄悄地向着金城方向退去。

自金城到榆中,有一百多里,平常需要走三天,五天的口粮足够了。

待天亮时,高翔看着对面的魏军营寨,只见对面青烟笼罩,同时鼓声隆隆。

他的眼中不禁带着忧虑。

今天是魏将军定下期限的最后一天。

过了今天,自己就得要让开通道,让榆中城内的曹贼与金城过来的贼人援军汇合。

曹贼多骑军,到时即便能攻下榆中,只怕曹贼亦要逃脱大半。

高翔一边想着,一边让手底下的将士做好迎战的准备。

哪知这日头都快要上中天了,对面营寨寨门紧闭,根本没有出兵的迹象。

这让高翔暗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几日来的连续厮杀,让曹贼也不得不休整一番。

虽然猜测曹贼今日不会出战,但高翔仍是不敢掉以轻心。

整整一天,他都时时注意着对面。

直到日头西下,热气开始消退,飞鸟趁着天黑前的最后机会,成群结队地寻找吃食。

高翔这才传令下去,让诸营做好去与中军汇合的准备。

他有些忧虑地看了一眼西边:冯将军直到现在都没有个消息过来,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只是西边那个不断有飞鸟起落的营寨挡住了他的视线。

高翔转过身,走了两步,心里忽有所感,猛地回过头来,眼中露出惊疑之色。

他突然迈开步子,冲上营寨高处,搭起凉棚,对着夕阳,就这么死死地盯着对面。

在那一片有些模糊的金黄色中,有不少的飞鸟沐浴在余晖中,盘旋着落到对面的营寨里。

“来人!”高翔突然厉声喊道,“击鼓!”

汉军营寨很快大开,一队又一队的士卒出来,列成阵形。

同时一小队骑军先行被派出,试图游走于魏军营寨大门周围。

哪知这个时候,魏军营寨突然大开,甚至连壕沟的木桥也被放了下来。

十来个老弱残兵举着白旗,走出寨门。

看到眼前这一切,高翔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当下脸色都变了。

他下令让人接管魏军营寨,自己带着人,风卷残云般地骑马赶回中军那里。

“什么?曹贼跑了?”

魏延听到这个消息,脸上亦止不住地现出意外之色。

“魏将军,曹贼是在昨夜里跑的。”高翔又喜又忧。

喜者,没有了西边曹贼的策应,这榆中城便定然能安然拿下来。

忧的是,这曹贼突然退兵,其中大有古怪。

“魏将军,曹贼悄然撤军,居然不敢让我们发现,想必定然是冯将军在后方出了力。”

“我们要不要派些人马,向西追随贼人,也好看看冯将军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听着外头的轰隆声响,魏延神色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追?曹贼昨夜里跑的,现在天都快黑了,怎么追?”

“再说了,曹贼跑了不是更好吗?我们正好明天就拿下榆中城!”

高翔一听,心头一急,“可是冯将军……”

“冯永那边,本就是吸引金城曹贼的注意。倘若当真是他做了什么,引走了曹贼,不是正好?”

魏延不由分说地打断了他的话,同时掀开营帐,看着不远处的榆中城。

正好一块石头飞过,砸到城墙上。

只见尘土飞扬,泥土纷纷落下,甚至可以看到那已经变得残破不堪的城墙几乎就要倒塌。

隆隆声同时传到了耳里。

“来人,传令给工程营的霍弋,告诉他,明日必须破城,否则军法处置!”

魏延大声下令道。

然后又转过身对着高翔吩咐道,“高将军,既然曹贼援兵退走,那你就不用再移师回来,明日守在西边,切莫让曹贼逃往金城。”

高翔张了张嘴,但一看到魏延正冷眼沉森地看着自己,便不由自主地一抱拳:“诺!”

张华自然不知道,若是他迟走一天,说不定就可以接应出榆中城的魏军,一齐退守金城。

如今的他,正领着人,急速向西而行。

待他领军越过了大河与南边高山余脉形成的天然关口,这才暗松了一口气。

金城之所以被称作固若金汤,就因为这一条唯一的路上,至少要经过两处险要,才能到达金城城下。

这第一险,就是这个天然关口。

如今自己已经进入关口,即便是那蜀兵追来,亦不用再害怕。

“今晚就在关口歇息,明日再行赶路。”

张华让人传令下去。

若是想要阻截想要从东面而来的敌人,这个关口就是最好的地点。

虽然在这里没有发现劫掠粮草的蜀人,但张华并没有放下心来。

如果说这道关口是因为高山余脉形成的山关,那么明天所要经过的第二处险要,则可以称之为水关。

金城这地界,有不少川水从南边的高山里流出,注入大河。

山关往西行二十余里,又有高山余脉延伸到大河边上。

虽然没有山关这般险峻,但比山关多了一条水流。

若是以这条水流为阻,再倚靠高山余脉,则西进的大军亦得驻足不前。

那支劫了粮草的汉军不在山关,只希望他们也不在水关。

只是张华不知道,这世间有一种心理学效应,叫墨菲定律。

当他第二天领着魏军急惶惶地赶到水关东岸时,就看到对面立有一寨。

看着那高高飘着的汉军大旗,张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

不但是他,就连他身边将校们都忍不住地面露惊惶之色。

张华勒马水边,亲自高声呼喊:“大魏金城太守张华,敢问对岸是何人领军?”

不明不白地落到这等地步,他肯定是不甘心的。

就算是死,他也要知道自己是被谁阴了。

只听得对岸的声音远远地传来:“汉,街泉亭侯,领护羌校尉冯永。”

冯永?

张华一愣。

再想起街泉亭侯这四个字,张华的脸色终于大变。

原来如此!

去年领军奔袭陇关,断陇右与关中的通道。

如今又不知用何法,截自己回金城的退路。

这冯永,果然小文和!

一出就是阴毒狠招,实是让人防不胜防。

这时,只听得对面又有声音传来:“张太守,如今你后有追兵,前有堵截,深沟拦路,已入绝境矣!”

“你若倒戈卸甲,以礼来降,既能全己身,又能保将士之命,岂不美哉?”

张华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我不过是想问问你的来历,你居然还趁机劝降?安敢欺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