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18章 拉拢

第0718章 拉拢(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关内侯刘将军。”

冯永听到陈式要的这个人,微微有些意外,“怎么是他?”

“刘将军骁勇善战,所领骑军所向披靡,又熟知胡人习俗,正是克制胡人的最佳人选。”

陈式说出了让刘浑镇守大夏城的理由,“某观将军,对秃发部不甚放心,有刘将军在,想来应该可以压得住秃发部。”

理由很是冠冕堂皇,当然,也很充分。

但实际上,压不压得住秃发部并不重要。

秃发部敢蹦,大不了直接出兵把他们赶回西海喝西北风,让他们在陇西没有一丝落脚之地,没有任何难度。

所以重要的是,护羌校尉属军作为此次战役的主力,若是没有分到一点好处劳务和牛马马匹不算。

那就太过于得罪人了。

特别是毫无理由地得罪大汉兴汉会的会首冯君侯,那就更划不来。

至少陈式觉得这一次是沾了护羌校尉的光,所以大夏县就留给冯君侯这一系的人马。

毕竟往西就是羌胡嘛,有空了就渡过大夏河去溜达,拿点小功劳也好,抓些牛羊打牙祭也罢,都是极好的。

冯永听到陈式这个提议,脸上笑意盈盈,“刘将军如今算是陇右都督府的人,我说了不算。”

“再说了,陈太守这些提议,还是要报都督府,我可做不了主。”

陈式看到冯永这模样,知道说到了冯君侯的心坎上,当下也跟着笑了起来,“这等事情,自然是要报都督府。”

“只是此次乃是由君侯亲自谋划,这才平复了狄道,此处情况,自然是君侯更了解一些。君侯若是觉得可以,那下官也能放心上报。”

别说是怀了什么私心之类的,就是公平公正地来说,刘浑确实是一员骁将。

至少就统领骑兵这方面,除了赵老爷子和马岱,大汉暂时还没有发现比他更有天赋的。

可能姜维可以。

但姜维现在是在诸葛老妖手底下领虎步军,又不是领骑兵。

所以在这一点上,冯永问心无愧:“刘浑确实是个有本事的。”

陈式点头,有冯君侯这个话,那就好办了。

大汉建兴七年,街泉亭侯冯永趁着凉州曹魏无力顾及陇西羌乱,亲自筹划收复狄道,大胜。

四月初,领军班师,押送俘虏三万余人经过狄道城下。

看着成千上万的叛胡和牛羊一起,排成长长的队形走过,成为了大汉的战利品。

几乎所有狄道百姓或登上城头,或干脆冲出城外,大声欢呼。

被城内推举出来的德高望重者,举着酒杯,迎接王师。

其中最年高者问向冯永:“自此之后,狄道再无羌胡之乱乎?”

往前看,被押送的战俘看不到头。

往后看,被押送的战俘依旧看不到头。

让人产生了一种幻觉:陇西的叛胡已经全部被眼前这位年轻将军抓完了。

冯永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大声回答:“只要大汉旗帜插在狄道城头一日,就再无胡人敢侵犯大汉之威!”

“彩!”

“万胜!”

“万岁!”

被胡人围了整整数月,一直提心吊胆的狄道百姓听了,禁不住心情澎湃。

“大汉万岁!”

“大汉万岁!”

一阵又一阵声浪传了开去。

……

进入城内后,冯永特意唤过跟在身边当向导的李简:“方才那位老者是谁?”

“回君侯,是小人的大父,也是家主。”

李简恭声回道。

冯永点点头,脸上现出恍然之色,悄声问道:“若我猜得没错,李太公给我喝的,是蒲桃酒吧?”

“君侯见识多广,正是。”

“味道不错。”

冯永咂了咂嘴,似在回味。

李简会意,“若是君侯喜欢,小人族中还珍藏有几坛,到时候一并给君侯送过来。”

“会不会夺人之爱?”

冯君侯脸上故作犹豫之色。

“君侯领大军解狄道之围,实是李家大恩人,区区几坛酒算得了什么?”

李简得到冯永的暗示,心头正不胜欢喜。

眼前这位年轻的君侯,年少高位,手握实权,府上的产业更是庞大无比。

又闻正室夫人风华绝代,有虎女之称。

就连身边的婢女,非但美貌,还是算学大家。

即便是同为李姓的慕娘子,手腕比起世间大多男子,亦要出色。

美色过人的女子好找,才能胜过男儿的女子也不说找不到。

但既要美色过人,又要才能胜过男子的女子,那就让人为难了。

更别说关家虎女,光听名字就知道不好惹。

所以冯君侯是权财色一样不缺。

别人想送礼都不知道送什么。

李简此时一听冯永这话,只怕对方不愿意收礼,哪有不愿意送礼?

“那就好。”

冯永点头,满意一笑。

李简得了冯君侯的暗示,一刻也没有拖延。

虽然李家存的蒲桃酒也不多,但谁也没有说是舍不得,直接一古脑地全送到了冯君侯的临时住舍上。

刚从庆功宴上下来的冯永亲自接待了李简,还倒了一杯蒲桃酒尝了尝。

“听说这蒲桃酒很是珍贵?”

冯永尝过了味道,却是没有再尝第二口,只是问向李简。

“回君侯,正是。当年孟佗以蒲桃酒一斛贿赂灵帝的宦官张让,便得任凉州刺史。如今虽说已不如当年那般夸张,但在中原仍是难求。”

李简解释道,“当年贼首曹丕,也曾下诏大赞蒲桃与蒲桃酒。说蒲桃甘而不饴,酸而不脆,冷而不寒,味长汁多,除烦解渴。”

“又言以蒲桃酿酒,甘于鞠蘖,善醉而易醒。道之固已流涎咽唾,况亲食之邪?”

“如今中原之地,蒲桃酒仍是权贵之家才有之物,足见其珍贵。

冯永听了这话,眼中一亮。

他又拿起另一个小坛子,倒了一杯新酒,递给李简,“叔睿与我初次见面时,曾饮过蜀中所产蜜酒。其与蒲桃酒相比,优劣如何?”

李简连忙双手接过来,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然后这才说道:“蒲桃酒甘,蜜酒醇,两者各有千秋。唯一相同者,就是此二者皆是难得之物,不能放怀痛饮。”

冯永脸上笑容愈盛,“叔睿觉得,若是把蜜酒贩至中原卖,有可能得利否?”

“必厚利也,即便比不过蒲桃酒,只怕也相差无几。”

李简断然道,“且如今大汉遮断陇右,凉州与关中不得相通,这蒲桃酒亦断了来源。若是此时蜜酒进入中原,只怕更是抢手。”

冯永哈哈一笑。

又给李简倒了一杯蜜酒,“关于蜀地的蜜酒,我正好知道一点消息,听说明年会有一批上好的蜜酒出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