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12章 小金人

第0712章 小金人(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冯永一怔,“陈豨?与淮阴侯密谋反叛,响应韩王信反叛的那个陈豨?”

如果不先提韩信,冯永肯定不会想到陈豨是谁。

但如果提起韩信,那么他就能想到一下子陈豨是谁。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陈豨,与汉初的两个韩信都有关系。

汉初有两个韩信。

一个就是后世皆知的兵仙韩信。

一个是被高祖皇帝封为韩王的韩信,为了与淮阴侯区分开,一般称之为韩王信。

韩王信曾被高祖皇帝派到太原以北建国,建都晋阳,以防备匈奴。

只是当时的匈奴头领是匈奴史上最有名的一代雄主冒顿单于,控弦之士数十万。

韩王信之所以被封诸侯王,虽说是有战功,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乃战国时期韩襄王的后代。

面对一代雄主冒顿,韩王信自知打不过,于上书高祖皇帝,借口说晋阳太远,想在马邑建都。

高祖皇帝答应了。

只是也不知韩王信是得罪了哪一路神仙,即便他已经往南边退了,冒顿还是一路追来,在马邑把韩王信重重包围。

韩王信一边向大汉救援,一边暗地里向冒顿求和。

高祖皇帝派大军前往救援时,觉察到了韩王信的小动作,怀疑他有背叛大汉之心,于是派人责备他。

谁知高祖皇帝高估了韩王信的胆量,低估了自己对韩王信的积威。

韩王信被责备之后,吓得当场就向冒顿献出了自己的国都马邑,投降了匈奴,甚至还与匈奴约定,一起去攻打太原。

韩王信这一降,逼得高祖皇帝亲自带兵前去平叛,韩王信最后只得北逃投奔匈奴。

韩国的地盘归了匈奴,于是赵国就成了匈奴与大汉的前线。

当然,这个事情,是冯家的主母讲给冯家家主听的。

作为冯君侯的枕边人,关姬自然知道冯永对北边的鲜卑族有着超乎异常的关注,所以特意给他科普了一下历史知识。

毕竟匈奴和鲜卑,两者有着前后继承的关系。

毕竟从大汉开国到现在,若要谈起北方游牧部落与大汉的关系,太原、马邑那一带是避不过去的。

韩王信降了匈奴,又献了国土,逼得高祖皇帝没有办法,只好委任了一员大将,统领赵国和代国的边防部队,以防匈奴继续南下。

这员大将,就是陈豨。

陈豨此人,曾是淮阴侯韩信的部将,两人关系极为密切。

用冯永理解的话来说:陈豨是韩信的小迷弟,非常崇拜的那种。

当时韩信由楚王贬为列侯,困于长安,心里自然是有怨气的反正换了冯土鳖,他肯定是要翻桌子。

当然,这个要在诸葛老妖死了以后再翻。

所以按冯永的想法,韩信不可能没有怨气。

于是当陈豨被任命为钜鹿郡守,临走前去拜访淮阴侯的时候,韩信就以自己的惨痛经历告诉这位老部下:只有造反才有活路啊!

陈豨答应了,答应了……

你说这种小迷弟去哪找?

等陈豨得到统领北方边地大军的机会,就想起了老上级的谆谆教诲。

恰恰就在这个时候,把自己的封国献给了匈奴的韩王信,也派人过来劝说陈豨,诱使他反叛大汉。

同时南边的老上级淮阴侯又来了一封信他,鼓励他大胆一点,步子迈大一点。

北边一个韩信,南边一个韩信,都在劝他造反。

于是陈豨把心一横,反了他的!

继太原、马邑那一带成为匈奴的地盘后,第二道防线,赵国、代国等地,也沦为了叛乱之地。

这就是两个韩信和陈豨之间的故事。

最后三人的结局自然不用多说。

淮阴侯韩信死于长乐宫的钟室,第二年,韩王信与匈奴入侵大汉,被汉军斩杀,第三年,陈豨被汉军斩首。

当然,上面的话是冯君侯听了自家婆娘的科普后,再经过自己的理解,原话肯定不是原话,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

“谋反?”

韩仇听到冯永这么说,当下就冷笑一声,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起身面向北边,把酒洒向地面。

这才高呼唱道:“魂欲归来兮,怨而不愿南,故土难回兮,游魂而孤茕……”

精神病患者兮?

冯永拿起木瓜仔细看着,摸了摸身上,想把小刀子拿出来切开木瓜,看看好不好吃。

但看向那个正在引颈高唱的家伙,又熄了心思。

万一引发误会就不好了。

自己若是起身,对方肯定就会警觉。

盘算了一下自己和糟老头子之间的距离,冯永只好放弃了擒贼先擒王的想法。

等韩仇唱完了,这才转过身来重新坐下,脸上尽是沧桑之色:“冯郎君亦觉得先祖与陈豨是谋反耶?”

冯永不接话这个话题。

谋反肯定是谋反的。

只是被逼谋反的还是主动谋反,是其情可悯还是其行可诛,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淮阴侯当年被夷三族,无有后代留下,此乃世人皆知的事情。你却又在这里口口声声说淮阴侯是你的先祖,欺我耶?”

冯永放下木瓜,反问了一句。

“陈豨当年任钜鹿郡守时,曾向先祖辞行,先祖曾与他有过一番密谈,冯郎君可知此事?”

韩仇问道。

“知道啊。”

正是因为这一次的两人的密谈,定下了谋反之事,所以埋下了祸根。

冯永觉得提起这事可能会过于刺激到对方,所以只回了三个字,然后瞟了一眼对方,用眼神意会了一下。

韩仇很明显知道冯土鳖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当下脸上出现悲伤无比的神情。

“无先祖之大功,则无刘邦之基业。谁知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刘邦得败项羽,登帝位,制天下,先祖出力最大,没想到竟落到那等地步。”

“先祖到了那时,又岂不知刘邦难以容他?故不得不为韩家寻求后路耳。”

冯永皱眉,对于当年的那些事,与自己实在是关系不大,他也没兴趣听苦情剧。

他略有些不耐地打断韩仇的话,“淮阴侯与陈豨密谋,与你是淮阴侯后人又有什么关系?”

韩仇抬头,看向天空,眼中露出缅怀之色,似乎是在想像当时的场景。

“世人只知先祖与陈豨密谋,却不知在密谋之后,还托陈豨带一个人出走长安,去北地安置。”

“带谁?”

冯永好奇地问道。

“先祖的一个姬妾。”

姬妾没啥地位,达官贵人之间,互相赠送很正常。

这种习俗会一直流传到封建时代彻底灭亡才会消失,嗯,嗯。

当然,对于冯土鳖来说,谁要是敢窥视自己的姬妾,那就是找死。

“当时刘邦虽把先祖困于长安,但心里却仍是害怕先祖之能,故时时欲置先祖于死地。先祖又岂会不知刘邦心中所想?”

说到这里,韩仇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刘邦不会想到,先祖送给陈豨的姬妾,其实已经怀了身孕。”

“所以他夷韩家三族之后,自以为断了韩家血脉,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先祖早就暗中保留了一支血脉。”

冯永听到这里,情不自禁张大了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