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11章 当历史遇到虚构

第0711章 当历史遇到虚构(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冯永又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拜帖,认真地数了数上面的字数,估摸了一下。

觉得这十来个字,若是加上名字,敬语,应该没有办法完整地表达出何时何地在哪里,以何种方式见面。

于是他心头生出一计。

“牧之,你过来。”

冯永招呼道。

“山长可是有什么吩咐?”

张牧之凑上来,作出听命的姿态。

“你给我写个回贴,就写四个字:恭候大驾。记住,要用拼音写上,不用写文字。”

你欺负我是文盲,我就对你耍流氓。

有本事你也能看得懂我的回帖?

当手下的奴仆把冯永的回帖送到自己手上,韩医工打开看到那鬼符一般的文字时,眉头就是一皱。

“这是何种文字?”

他把回帖递到狼奴手中,“狼奴你看看,对这种文字可有印象?”

狼奴仅仅是看了一眼,就把回帖用双手恭敬地送了回去:“主人看不懂的东西,小人怎么可能知道?”

韩医工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不怒反喜:“虽然看不懂,但如此一来,这冯郎君确实是出身隐世无疑了。”

“这冯郎君的师门,定然是渊源极深,否则如何会这等世间早已失传的文字?”

听到韩医工这个话,狼奴小心地问了一句:“主人的意思是,冯郎君师从上古师门?”

韩医工拂了拂胡须,缓缓道:“若非上古师门,岂有这等文字?”

“主人,上古师门,多有能人异士,不可轻惹啊!”

狼奴提醒道。

“我们韩家自有祖训,我既是韩家人,又岂能因为对方是上古师门而退缩?”

韩仇神色坚决。

冯永站在营地里,不时地拿着价值五十万缗的望远镜看看对面一动不动的胡骑阵营,又不时地看看天色。

能拖延时间,这是他非常乐意看到的。

不一会儿,只见对面就出来几个人,在两军的最中间地带铺上毯子。

然后又有人抬出两个案几,把案几放到毯子上,后面跟着的人在案几上摆上些食物和器皿。

待摆放好一切,所有人都退了回去。

对面又派出人来:“冯郎君,我家主人请郎君前往一叙。”

说完,策马向一边跑开。

冯永举着望远镜看到对面出来一人一骑,走到案几那里跪坐下来,似乎在等待自己前往。

他把望远镜拉到最长,仔仔细细地看了又看。

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其他陷阱,这才吩咐道:“把我的马牵来。”

“山长!”

“君侯!”

……

这一回,不但是张牧之,就连部曲也有人劝阻。

“不用怕。”冯永摇头,“对方若是真想要着急取我性命,就应该让骑军直接冲杀。而不是在两军中间摆下宴席,只让一人在那里等我前去。”

望远镜里看得很清楚,那就一个老头,宽衣大袍,又不带任何兵器,怕什么?

难道人人都是赵老爷子?

再说了,赵老爷子如果不用兵器,在穿着宽衣大袍的情况下,与自己贴身肉搏,一时半会也未必能拿下自己。

现在这个时候,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正合自己之意。

对方这种典型的反派拖延作风,冯土鳖表示很喜欢。

他摸了摸身上,感觉到戎衣里的那一层细密锁子甲,心头一安。

翻身上马,一夹马腹,便向前冲去。

“吁!”

三百步对于骑马来说,不过是短短的一段距离。

“韩仇久闻冯郎君之名,今日终于得见,幸甚。”

待冯永下了马,早就等候在那里的韩医工起身,对着他行了一礼。

冯土鳖自然不会害怕一个糟老头子,他对着韩仇拱了拱手:“冯永应邀而来,不知长者有何见教?”

“冯郎君先请坐。”

韩仇没有一丝倨傲,更没有一丝身为长者的架子。

反倒是神色肃然,似乎是在招待贵客一般。

冯永看到他这模样,心里更是狐疑。

只是对方这么有礼貌,自己自然不好说什么。

他从马鞍后面摘下胡床,大踏步走到案几前,摊开胡床,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这几年来,他就一直没跪坐过。

再说了,鬼知道这次谈话要多久?跪得腿麻了起不来,那就丢人了。

倒是韩仇看到冯永这个动作,目光闪了闪,“冯郎君亦喜胡人之物?”

冯永听了,暗中撇了撇嘴,你管我呢?

心里这般想着,不过嘴里却是要说得高大上一些。

“我冯永不管是对人还是对物,从来只看对我有没有用,而不是看是属汉还是属胡。”

“妙哉!”韩仇一听到冯永这话,眼中爆出光彩。

只听得他一拍案几,大声喝彩,然后倒了一杯酒,“冯郎君此话,深得吾心,我先干为敬。”

说完,他仰脖喝了下去。

两人的案几上皆摆着同样的东西。

有肉,有酒,还有木瓜,桔子。

冯永坐着不动,感觉这人就是个精神病。

也不知道这句话戳中他哪里的g点了,让他这么兴奋。

而且你叫我干我就干?那我多没面子?

万一有毒呢?

他伸手拿了一个桔子,剥开吃了起来。

韩仇看着冯永吃得汁水四溅,只当他是纵性自然,当下开口问道:“冯郎君难道就不好奇为何我会邀请你前来一叙?”

“我不认识你。”

冯永嚼着一瓣桔肉,这桔子味道不错。

“你请我来赴宴,又不是请我来猜谜。”

韩仇哈哈一笑,“冯郎君言语倒是爽快,那我再遮掩,未免有失于气度。”

“那我就直接说明来意了,此番来,其实我是想问冯郎君一件事,再向冯郎君借一样东西。”

冯永听这话,心头一惊。

《三国演义》里曹阿瞒也是这么对自己的粮草官这么说的。

他还没等桔子还没咽下去,就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断然拒绝道:“问事情可以,东西不借!”

韩仇虽然早料到不能轻易地借到东西,却是没想到冯永居然这么回答,当下就是被噎了一下。

这个话怎么接?

我若是直接问事情呢,总觉得就是答应了对方不借东西。

若是不问事情呢,那后头怎么开口借东西?

“冯郎君,有些话,不要说得这么满。”

韩仇觉得自己养气多年,居然被对方三言两语就打乱的心境,当下心里就是有些吃惊。

此人看起来小小年纪,却是深得操控人心之要,竟然能在不知不觉间就掌握了说话的主动权。

“其实我本不欲与冯郎君为敌。要不然冯郎君觉得,就凭你那如今那两百余人,可能挡得住我身后的一千精骑?”

冯永脸上没有一丝变色,满不在乎地又剥了一个桔子,“能不能挡得住,打了才知道。”

他塞了一瓣桔子到嘴里,“你这么说,倒是提醒了我。你究竟是谁,怎么能驱使鲜卑胡人为你所用?”

再向三百步开外的精骑,他就有些咬牙切齿,“前些日子,我一直想办法收服鲜卑秃发部,没想到最后他们居然背叛了我。”

韩仇听到这话,脸上终于露出笑意:“冯郎君一招驱狼吞虎,实是精妙。若非是我,只怕如今秃发部已入君之彀中矣。”

冯永听到这个话,眼睛微微一眯,“所以是因为你?”

“秃发匹孤是个恩怨分明的人物,当年他能带人出走拓跋部,又岂会背叛部族的恩人?”

韩仇淡然一笑,“更何况当年他带人背离拓跋部,害得拓跋部势力衰微,我又岂会救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