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10章 鲜卑精骑

第0710章 鲜卑精骑(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护羌校尉下属营队特有的哨声响了起来。

随着口令传了下去,士卒们开始紧张而有序地进行战前准备。

“昨夜里伤亡如何?”

冯永问了一声。

站在他身边侍立,随时听令的参谋连忙回答:“回山长,有一名士卒受了箭伤,据说对面有射雕手射了冷箭。”

参谋连忙回答道。

“嗯?”冯永一听,微微有些皱眉,“军中人人皆是披甲,怎么还会中冷箭?”

自己部曲披的是短袖铁片鱼鳞甲,上面有短袖护住大臂。

身上主体部分比起现在的主流甲具要长一些,护到腰下,加大了防护面积。

同时大腿上还裹上皮甲,加强防护。

若是两军对阵,即便是面对箭雨时,披甲者也能有不小的概率活下来,更何况是几支冷箭?

“昨夜胡人突然佯攻,声势浩大,我们人数又太少,那一个营队并非是值守的营队,乃是临时抽调的营队。”

参谋解释了一声,“所以匆忙之间,有不少人来不及着铁甲。不过士卒的内衬有绸衣,很容易就拔出箭头,伤口问题不大。”

冯永这才点点头。

大夏县到狄道这一带,已经算是大汉的控制区。

更何况对面还是被击溃的胡人,谁也想不到居然还有人敢过来捋虎须。

毕竟士卒也不可能闲着没事就披铁甲睡觉。

倒是参谋的话让冯永再次注意到这个少年郎。

刚升起的初阳,洒下金色的光芒,落到他的身上,让他显露出他这个年纪特有的蓬勃朝气。

他的脸上泛着红潮,似乎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

这让冯永心里颇有些触动,也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就想起了一篇课文:《倔强的小鬼》。

红色的时代,多少个少年郎也是这样走上战场,用他们尚还有些稚嫩的肩膀,托起民族崛起的希望?

如今,这些学堂出来的少年郎,同样也是自己种下的希望,同时也是让大汉改变原有轨迹的最原始的火种。

冯永走到他跟前,捏了捏他的肩膀,问道:“甲衣都穿好了吗?”

参谋兼任冯永身边的传令官,为了身上的轻便,方便奔跑传令,一般是不着铁甲,只有皮甲。

而且若是到了连参谋都要亲自上场厮杀的时候,那就代表着敌人已经冲到冯永前面。

那个时候,皮甲还是铁甲,根本就不重要了。

“回山长,昨夜穿上后就一直没脱下。”

参谋大声地回答。

南乡学生,现在大多数都是被下放到基层,成为最基础的权力组织者。

只有最优秀的学生才有机会进入军中参谋部,数量很少。

还是那句话,能在命如草芥的乱世里成为名臣名将的,从来就是最幸运者,而不是最有才者。

这些学堂学生出身的参谋,天分都不算低。

在冯永看来,自己已经改变了他们原本的命运,若是能出个幸运儿那就最好。

就算出不了幸运儿,他们以后也是军中的中层骨干,不亏!

“我记得,你是姓张吧?”

“报告山长,是的。学生叫张远,字牧之。”

“张牧之?张……唔,唔,这名字好耳熟?”

冯永一愣,看向这个正用狂热目光看着自己的学生,心道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想到这里,他还特意仔细观察了对方的脸,嗯,除了几颗青春痘,并没有什么麻子。

“你这个字很不错啊,谁给取的?”

张远脸上红得几乎就要溢出血来,他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回山长,是学堂先生给取的。”

“学生本没有字,先生说学生被选中到山长身边,以后是要做建功立业的。”

“若是没有字,那就会让人笑话,于是就给学生取字牧之。”

冯永听到这个话,嘴角抽了一下,你这个先生,当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冯山长不由自主地拍了拍自己学生的肩膀,鼓励道:“我也相信你以后会建功立业。”

“牧之,牧之,这个字就注定了你不会默默无闻。”

张牧之听到这个话,如同打了鸡血:“学生定不会负山长所望!”

这时,营地外面的胡人也开始有了动静,呜呜的牛角声响起。

“这冯郎君看起来像是要在原地与胡人厮杀?”

“这是圆阵。”

说话的是一个举止风雅的男子,如果凉州刺史徐邈在这里,就可以认出此人正是医治郝昭的韩医工。

“圆阵重防。冯永知道我们在侧,谨慎小心也是正常。”

韩医工面露了然之色,“同时也可以看出他对羌胡的不屑,敢以三百人与两千余胡兵硬碰硬。”

能逃出句扶刘浑追击的溃兵,自然是靠着四条腿,两条腿只能是当劳力的命。

所以这一批被韩医工聚拢起来的胡兵,皆是骑军。

汉军的圆阵重点防守方向是北边,那里正是胡兵聚拢得最多的方向。

胡兵这一举动,更坚定了冯永先头所想的,对方是要把自己往南赶。

只是这批胡兵虽是早早就聚集了起来,但是一直闹哄哄的,直到日头快升到中天,这才开始冲锋。

重弩发射的箭矢如雨注泄,第一批胡骑在两百步就开始倒下。

还没等他们冲到五十步,就被杀得一哄而散。

韩医工眉头皱起:“汉军的弩阵竟如此厉害?”

面对胡骑的第一次冲锋,冯永眼皮都没跳一下。

溃兵本就没有什么斗志,再加上他身为护羌校尉,自然知道凉州胡人的一些特性。

剽悍不惧死,但是不能相持太久。

作战全凭一股血气,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用在他们身上,最是合适不过。

只要能挺住最开始的三板斧,到后面他们自然就会散去。

果然,第一批胡骑的伤亡并没有对他们起到震慑作用,第二次冲锋很快就来了。

同时东西两侧,有胡骑在不断地围绕,甚至不断地抛射箭羽。

只是此时的三百部曲,人人皆是着铁甲,而且胡人马上所用的弓又是软弓,远远比不上步卒所用的强弓硬弩。

在汉军早有准备的情况下,只要不是哪个倒霉催的被射中门面、腿上、胳膊上,基本都是无事。

一波箭羽下来,只有数人受了轻伤。

只是两翼的胡骑乃是牵制,真正的威胁,还是正面的第二波冲锋。

这一波胡骑终于可以冲到二十步以内,营地内的汉军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兵器,准备厮杀。

幸运活下来的数十胡骑看着营地内汉军架起的长矛,除了几个耿直的继续向前冲,剩下的一个呐喊,再次掉转马头,散向两边。

“可惜没有陌刀队,不然还怕这点胡骑?”

有人语气惋惜地说道。

“憨货!陌刀队至少千人才有威力。咱们就三百人,就算是拿了陌刀,没有弓弩长枪刀盾的掩护,还不让人射成刺猬?”

领队地骂了一声,“快看好前面!”

滚滚烟尘,胡骑似乎下定了决心要把这支汉军留在这里。

韩医工的神色越发地凝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