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708章 诡异

第708章 诡异(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曹睿刻于金册,藏于宗庙的诏书,看起来没什么问题,至少在强化曹魏正统这方面,没什么问题。

毕竟汉高祖刘邦在开国之初,也搞过一个白马盟誓:非刘不王,非功不侯。

非刘不王也好,强调正统大义也罢,说白了都是为了能让自家长长久久地当皇帝。

只是与白马盟誓相比,世家大族自然是要大肆颂扬曹睿的英明。

因为“非刘不王,非功不侯”,在无形中也给了重臣一个限制,那就是姓刘的永远都是位置最高的。

但大魏的宗庙诏书就不一样了。

它是强调入继大统的支子要遵守正统,这一点也是世家所期望的:正统就是正统,那些庶支就应该永远屈于正统之下。

更重要的是,肱股重臣可以为了支持皇家正统,直接诛杀那些佞臣奸臣。

此等行为,当真可以与周武王托周公辅政相提并论啊!

颂扬,必须颂扬!

陛下乃明君是也!

“大人,大人,陛下的宗庙之诏,当真是有明君之风!”

司马师看完了从洛阳传过来的公文及特意给司马懿传抄的诏书,脸上尽是春风得意。

司马懿嗯了一声,坐在从南郡那边传过来的椅子上,神色没有什么变化。

他看向低头重复阅读诏书内容的司马师,开口道:“子元,陛下既有明君之风,你们的浮华交会,就莫要再过多讽议陛下了。”

所谓浮华交会,就是魏国年青一代的才俊,或耽于文哲,或善名理,或尚玄远,彼此辩论。

他们结为党友,评品人物,互相题表,其中以四聪八达三豫为最。

以夏侯玄等四人为四聪,以诸葛诞等八人为八达。

中书监刘放子熙、孙资子密、吏部尚书卫臻子烈三人,咸不及此,以父居势位,容之为三豫。

此共十五人。

这些人里,有名门之后,有功勋之后,有权贵之后,有名士俊彦。

他们影响着整个魏国年青一代,引领着这一代的风气。

魏国的年青一代莫不以加入他们为荣。

因为年青,所以他们同样也有着热血,敢于抨击他们看不惯的事情。

特别是对于时政,他们自认是敢于说别人不敢说出的话。

所以年方二十一岁的司马师听到自家大人这话,脸上颇是有些不以为然。

“大人,天子有错,重臣不敢言,我们敢言。朝廷陋习,令才俊之士没于民间,我们点评出来。此乃是为天下,心中坦荡,有何惧焉?”

司马懿听了,脸上出现出一丝讽刺:“当真为天下耶?天下年青才俊仰望的滋味如何?”

司马师脸一红,有些尴尬道:“大人何以如此讥讽孩儿?”

“因为你们也是这般讥讽他人。”司马懿眼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之色:“你们啊,还是太年轻,有些事情,你们不懂……”

司马师听到这个话,心里有些不服气。

“大人不也曾年轻过吗?当时曹……武皇帝最初征召大人时,大人不也拒绝了?”

司马懿当年嫌曹操出身“赘阉遗丑”,最开始是不屑为之效力的。

别人不知这个隐秘,但身为长子司马师还是知道的。

只是司马懿听到这话,脸上的神色更是古怪:“所以我才说,有些事情,你没有经历过,所以不懂。你收拾一下,过几日回洛阳。”

“大人,这又是为何?”司马师听到这话,这才有些反应过来:“莫不成又出什么事了?”

只是以司马懿老谋深算,又岂会让司马师看出什么端倪?

“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你的阿母想念你了,让你回去看看。”

他看向自己这个儿子,指了指他手里的诏书,意有所指地说道:“陛下也说了,朝廷重臣有诛杀佞臣的权利。”

“我好歹也是先帝任命的辅政大臣,再加上去年蜀虏寇边,诸军失利,唯有我斩孟达,平上庸。”

“所以即便是出了什么事,那也无须害怕。”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看了儿子一眼,强调道:“你记住,你是我司马懿的儿子,就是出了事,也还有我呢。”

司马师听到自家大人的话,心里越发地怀疑起来。

只是大人不愿意明说,他倒也不好再多问。

就在司马师从荆州赶回洛阳的时候,冯永也正从首阳赶向大夏县。

春和日丽的日子,正适合出行。

陈式早早得了冯永的打算,提前把这个消息传给一直龟缩在白石城的秃发部:冯郎君不日将要到大夏县,欲与秃发部共击叛军,请秃发部派人过来商议。

三百名部曲护着冯永一路向西,沿途不断接收从前方传来的战报。

大夏县是叛胡的一个大聚集地,叛胡欲据城而守,但大夏城那矮小的城墙根本没办法给叛胡安全感。

但在汉军随军工程营的帮助下,叛胡连两天的时间都坚持不下去。

听着那如同霹雳声恐怖石头破空声,再看到空中不断地落下石头。

城内的叛胡根本没有胆量坚守,纷纷出城夺路而逃。

句扶、刘浑、陈式在大夏县胜利会师。

同时还俘获了大夏县来不及逃走的叛军及所属部族共三万余人,牛羊马匹、帐篷毡毯不计其数。

冯永半路上得到消息,因为秃发部引发的阴郁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晴朗起来。

虽然对诸葛老妖打算规范劳力全大汉的劳力市场,冯永在理智上知道这是好事。

但在感情上,在利润的刺激下,他又希望这一天能越迟越好。

毕竟……丰厚的利润确实是让人沉迷,不是吗?

这几年来,大汉的财政良好,再加上人口的需求压力,对户籍的梳理越发清晰起来。

南中的种植园,蜀地平原的百姓一般是不愿意去的。

但对于能一条大道直通锦城的越巂郡,却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好去处。

去了就有耕地,官府租借耕牛,还有机会让孩子上学堂。

连赋税都是明明白白的,每到了缴税的时候,都会有里长之类的带着人四处宣念官府要求交的数量。

不会像别处一样有老鼠官偷吃。

再加上鬼王名声赫赫,夷人根本不敢惹事。

这不是好去处是什么?

如果不想去越巂郡种地,还可以去汉中。

汉中的南郑和南乡两地工坊的蓬勃发展,对人工的需求量极大。

同时围绕工坊产生的各类岗位需求,更是日见火爆。

以前是恨不得把黔首牢牢地绑地耕地上,现在因为耕牛的增多,耕地工具和耕种技术的改进,粮食产量不断提高。

新式种植园的兴起,各类来源劳力的补充,再加上种植园主降低成本的本能,对黔首的捆绑已经开始放松。

南乡作为最先提倡发展手工业的地方,是黔首最向往的地方。

一个熟练的女织工,完全有能力支撑起一家五口的支出。

就算是家里的男人是给人当苦力搬东西,那也可以过得略有节余。

更别说是进入兴汉会体系的各种部门。

单单说专门给人干活的工程队,就足以吃下南乡每年增长的全部劳动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