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705章 意外

第0705章 意外(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黑色面罩,黑色的盔甲,与那如雪的刀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兵种的羌胡骑军撞到上面,如同油脂遇到热锅一般,一下子就融化了。

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数百骑军,连人带马,变成了大块大块的碎肉。

还想着组织起冲锋的羌胡叛军看到这一幕,心神俱震,最前面的士卒有胆小者,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羌胡首领一刀劈在敢不听号令而自己撤退的胡兵,大声喝令:“敢擅自后退者,杀无赦!”

“对面的汉军不过我们的一半,我们的后方,还有比他们多数倍的援军。怕什么,冲!向前冲!”

“只要冲上去,耗也能耗光他们!”

第一次冲锋并不能击溃羌胡。

即便是陌刀队让羌胡产生了畏惧之意,但有时候,在恐惧的驱使下,反而会让人爆发出更大的冲动。

只是这个时候的冲动反而让阵形更加散乱。

霍弋感觉握着陌刀的手心有些湿漉漉的,幸好刀柄上的花纹让他的手不至于打滑。

他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气,只觉得口鼻里全是腥味。

虽然名为护羌校尉从事,但实际上,自他来到陇右后,完全是从一名普通的士卒做起。

护羌校尉属下士卒所要经历的一切,他都必须经历。

从最基础的列队,训练,到夜袭,紧急列阵等等,没有丝毫特殊对待。

听说但凡在冯君侯麾下,所有人都必须如此。

第一次出战,他领了一个实习校尉的名头,跟在领队校尉的身边。

此时的他,感受着身边所有人一致的动作,只觉得以前的训练当真是值得的。

平日的同僚站在身边,虽然没有人随便说话,但也给第一次上战场的他增添了勇气,让没有丝毫恐惧感。

“他们又过来了!”

专门被张嶷派过来的校尉声音低沉地提醒了一声,“做好准备。”

霍弋精神一震,连忙紧跟着校尉,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心无旁鹜。

毫无疑问地,羌胡这一次的冲锋比上一次还快地败退回去。

在战场的北边,刘浑所领的骑军终于赶到。

比起约定的时间,慢了半天时间。

原因就是要事先扫清散乱地分布在狄道周围的叛羌。

有了刘浑在旁边的护翼,句扶终于能放开了手脚。

一往向前,势不可挡的汉军,把两倍于己的胡人逼得步步后退。

在看到每一次冲上去的人皆是人马俱碎,死无全尸。

再看到那黑色铠甲的恶鬼举着明晃晃长刀缓缓向前压来,羌胡终于承受不住这个强大的压力。

再一次溃退下来的败兵没有再回到军中,直接抽着马向两边逃去。

有了他们的带头,最前头的胡人不知是谁先呐喊一声,纷纷掉头,各自夺路而逃。

狄道城下的胡人还没等结起阵形前去迎战北边而来的汉军,前头被派去拦截前头部队就已经溃败了下来。

战场上一旦有人带头逃跑,领军的人必须要及时想尽办法阻止。

不然形成局部溃败,很容易就形成兵败如山倒之势。

羌胡本就没有足够威严的领袖人物,再加上本就散乱。

没有及时的信息传递,让后方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前头溃败,后方也跟着混乱起来。

更重要的是,北边出现的汉军加快了军心的溃散。

汉军中军停在狄道城下,没有前去追赶那开始出现败象的羌胡。

只是那军中的鼓声激昂起来。

低沉的呼喝声开始响起:“万胜!万胜!”

随着鼓声越发激昂,数千人开始齐齐喊了起来:“万胜!大汉万胜!”

同时还有兵器敲击的声音。

声浪如同有如实质,滚动着向前,如同闷雷滚滚而过。

就连没有受到溃兵影响的羌胡都开始出现了骚动。

最先逃跑的羌胡,有一部分开始被刘浑带人驱赶着回头。

在短暂的休息中,弓弩手射住阵角。

陌刀手开始退回阵中,然后拉起面罩,从身上摸出一个小小的布袋,从里头拿出一个油纸包着的口粮。

剥开油纸,一阵香甜扑鼻而来,这是陌刀手特有的口粮。

把口粮放到嘴边,默默地啃了起来。

有些人身上的干粮因为动作太大,已经被变成碎块,但因为有油纸包着,可以直接倒进嘴里,倒是省了一道步骤。

战场上没有水,除了觉得嘴里有些发干,霍弋觉得这份干粮当真是奢侈非常。

以前就是在宫中,这等吃食都极为少见。

更别说是里头很明显掺了糖和精盐。

不光是他,就连身边的校尉亦是小心翼翼,就算是有一小点掉到身上,也不顾满身的血迹,直接捡起来放到嘴里。

这等口粮,只有临战前才会发下来,乃是军中最上等的干粮。

细细地嚼完,校尉舒服地长叹一口气,“只要能天天吃上这等吃食,就是日日厮杀,那也愿意啊!”

霍弋因为喉咙发干,不由得咳了一声,“要是有水那就更好了。”

“若是守着营地,自然是有水的。”

校尉知道霍弋是上头安排下来的人物,以后前途只怕要比自己强得多,倒也乐意跟他交流。

“只是这一回,胡人不经打,我们乃是进攻方,只要能打胜仗,少喝一次水也是无妨。”

说着,校尉看向霍弋,“娃儿是从南乡学堂出来的?”

霍弋啃着干粮,含糊地应了一声,打算支吾过去。

哪知校尉却是健谈:“学堂出来的学生好哇!都算是君侯的门生,以后前途就算是有了。”

“老夫也有一个孩儿,前年进了学堂,前些日子传了信过来,说是今年已经被挑出来了,准备到陇右这边,继续跟着君侯做事。”

说着他的眼中尽是光彩:“以后就算是出头了。”

霍弋听到这里,终于开口问了一句:“陇右可比汉中那里危险。以后定然是要与曹贼打仗的,你不担心么?”

校尉眼色古怪地看了一眼霍弋,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学堂的学生居然有霍弋这等学生。

“老夫还有一个孩儿在工坊里干活,娶了妻,去年又娶了个胡女当妾,怕什么?”

“君侯定有规矩,独子不得上前线。更何况即便战死了,家里人也有优抚,有什么好怕的?”

去年陇右这一战,俘获了不少的魏卒。

君侯还挑了一些人出来,让他们讲讲自己在曹贼那边的日子。

辛辛苦苦一年,种出来的粮食被收了五六成上去,自己全家饿着肚子不说。

就连从了军,家里人都不得安宁。

真要战死在前方,别说什么优抚,自家婆娘只怕就得马上要被官府强行嫁给别人。

图个啥?

但逃又不敢逃,真要逃了,家里的父母妻儿好一点的,被判作苦役。

重一点的,父母被砍头,妻女被当成营妓,儿子入死卒之列,那就是常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