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699章 暗战

第0699章 暗战(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赵广看着关姬冷若冰霜的脸,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有办法从她这里取得突破了,当下只得灰溜溜地走出门去。

等在门外的杨千万看着赵广的脸色,虽然有些尴尬,但仍是开口问了一句:“二郎,如何?”

赵广垂头丧气,没有回答。

这时,只听得里头又响起声音:“杨魏然,你且进来。”

两人一听到这话,对视一眼,赵广反应极快,一把抓住杨千万,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最后却是怅然地叹了一口气,话到嘴边却是变了:“魏然,阿姊身子需要休养,进去记得好好说话,小心一些。”

杨千万点头,拍了拍他的手背:“小弟记下了,二郎且放心。”

“见过大嫂。”

杨千万低头进去,规矩地行了一礼。

关姬这一次,换了个姿势,坐得笔直,看向杨千万。

“这一次,你算是受了连累。再加上二郎喜欢胡闹,这些日子你跟着他跑来跑去的,辛苦你了。”

“大嫂说的哪里话?”杨千万连忙说道,“说起来,这一次我们确实是疏忽了,这才被曹贼钻了空子。”

关姬赞许一声:“若是二郎有你这般觉悟,我方才也不至于那般斥喝他。此次二郎我是定要让他回锦城的。”

“烦请你就再辛苦一些,陪着他回去,这也是你们兄长的意思。”

杨千万点头应下:“是,小弟明白。”

感觉坐的姿势对腹中有些挤压,关姬这才又靠了回去,眼睛微闭:“回去后,经过汉中时,告知李文轩一声,让汉中的人都安分一些。”

“这个话,回到锦城后,也要告诉邓维哲,让他们一定要提醒会里的兄弟。”

赵广的大人是陇右都督赵云,李遗的大人是南中降都督李恢,邓良的大人是陇右都督的副手邓芝。

这几个,都算得上是大汉最显赫的权贵子弟。

同时也是兴汉会的领头人物。

杨千万听到这个话,心头吃了一惊,抬头看向关姬,关姬却是似乎在闭目养神,神色平静。

他按捺住心头的些许不安,回答道:“小弟明白。”

难道,二郎被去职的背后,没有那么简单?

只是看到关姬也没有解释的意思,杨千万只得再行了一礼,退了出来。

待他们两人离开,关姬这才长叹了一口气,似在自言自语地感慨,又似乎是在与阿梅说话。

“记得阿郎上次入狱,府上人心惶惶,兴汉会人心也不齐。那一次我已经觉得够麻烦了,没想到跟现在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阿梅低着头不说话,默默地帮她揉腿。

关姬也没想着她能回答,只是问了一句:“四娘那边有什么消息没?”

“回女君,张小娘子已经过了冀城,快的话明日就能到平襄,慢一点的话,后日也该到了。”

阿梅回答道。

关姬点点头:“四娘能过来,我总是要轻松一些。论起衡量各方,谋画诸事,她比我强得多。”

说到这里,关姬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似恼非恼的神色。

“只是可惜啊……”

至于可惜什么,她却是没说出口。

阿梅头垂得更低,当作什么也没听到。

关姬转过去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如今看起来,倒是你最为轻松。”

赵广从关姬这里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磨磨蹭蹭地还想着要赖两天。

哪知第二日当他看到院子门口出现的人影,当下脸色大变,转身就要跑。

来人一声娇喝:“赵二郎,见了我敢不过来?”

赵广刚转过去的身子顿时停住了,脸上挂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阿姊,你如何会在这里?”

黄舞蝶“噔噔噔”地走过去,一把扭住他的耳朵:“你还知道叫我阿姊?不是让你早点回锦城,怎么跑到平襄来了?”

“哎呦!阿姊,先放手,有人在呢,哎,哎,疼,疼!”

赵广连忙叫唤起来。

黄舞蝶刚一看到赵广,眼里就只有他一人。

此时经他提醒,这才惊觉过来,一看不远处还有人,有些讪讪地放开手。

杨千万比她还尴尬,对着两人拱了拱手,脸上露出理解的神色,一声不吭,拔腿就跑了。

黄舞蝶与赵广面面相觑,脸上皆是有些不好意思。

四目相对,黄舞蝶才看清赵广脸上的伤痕,连忙捧过来仔细地看:“你脸上又是怎么回事?莫不是那关家石女又打你了?”

想到这里,她顿时怒气勃发:“待我去找她算帐!”

赵广连忙拉住她说道:“阿姊,不是,不是关阿姊,是大人……”

黄舞蝶听到是赵老将军打的,脸上露出心疼之色,想要说话,却是不知怎么说,只得半是安慰半是埋怨道:“让你老是不听话!”

赵广本是想着自己没脸见黄舞蝶,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随着杨千万的离开,院子里的尴尬一去,赵广反应过来,当下有些手足无措,同时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有些羞愧。

“阿姊,你还没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还好意思问!”黄舞蝶女子身汉子心,却是没有赵广那般忸捏,“这开春了,我不得到汉中看看自家的田地?”

“哪知人还在路上,就听到陇右这边的消息。本还想着我到汉中时能遇到你,哪知到了汉中才知道,你一直呆在陇右没回来。”

黄舞蝶看到赵广脸上面带羞愧,又缓了语气:“我知你性子,看起来是没心肺的,但其实是个好强的。”

“以前还好说,毕竟上头还有一个亲大兄,什么事都轮不到你,你知自家事,没有什么奢求之心,倒也省事。”

“哪知这几年来,你突然就翻了身,走到别人可能一辈子可能都走不到的地步。我心里为你高兴,同时也为你担心。”

赵广本来还在羞愧,哪知黄舞蝶不但没有一丝怪他丢了军中之职,反是在安慰他,他心里这才放松下来。

然后发觉黄舞蝶正握住他的手,他的心一下子就怦怦跳了起来。

他有些结巴地问道:“阿姊担心什么?”

黄舞蝶犹然不觉到他的异常,听到他这么一问,解释道:“因为你心性不稳,一下子被捧得太高,就怕你承受不住。”

说着,又指了指他,“就如现在这样。”

赵广这才明白过来,心里又是熨烫又是感激,愧意更甚。

只是他仍是有些不服气:“兄长所居之位,不比我高多了?他亦不过比我年长一岁。”

黄舞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说你好强,你倒是敢真与兄长相比了?”

“兄长这一路走来,哪一次不是深谋而后定?你光看兄长有今日高位,却可曾想过兄长有多少谋划?”

“你经此一事,若是能静下心来好好反思一番,想必对你以后大有好处。又何必拘泥于一时的得失?”

“你只听我一言:只要兄长不倒,自会有你再起来的一天。你就好好听兄长的话,先回锦城再说。”

说到“回锦城”时,黄舞蝶脸上微微一红。

本她以为,自己这暗示已经够明显了,哪知赵广却是个不解风情的。

他总是觉得脸上挂不住:“我不想回锦城……”

黄舞蝶一听,心里先是大失所望,然后再看向他这模样,知他根本没反应过来。

当下又是羞又是怒,当下手上一用力,直接就把赵广擒住:“休得废话!我问你,你回是不回?”

赵广没想到刚才还温柔可亲的黄家阿姊,会突然一下子翻了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