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698章 快滚

第0698章 快滚(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国与国之间,没有永恒的利益,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在这个野蛮的时代,强权就是正义。

满嘴的仁义道德,换不来大汉的尊严。

只有冰冷的刀锋,勇敢的士兵,才能保证大汉的地位。

冯永很明白这个道理。

秃发阗立可能总结不出这个道理,但草原上本就是弱肉强食,所以他同样明白谁的拳头大谁就能当老大。

“那是什么?”

在春天的日头下,一片雪白反射着耀眼的光,伴随着沉重而整齐的脚步齐齐向前走来。

“君侯属下最有名的营队,陌刀队。”

部曲解释了一声,“这才是君侯手里最出色的士卒。即便是骑军遇到他们,也不敢轻撄其锋,不然,人马俱碎便是其下场。”

话间刚落,只见陌刀队两翼又展开两支骑军,如同双臂一样把陌刀队护在中间。

秃发阗立呆呆地看着,不说别的,就自己族中的精骑遇到冯郎君手里的骑军,只怕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更别说那锐不可挡的陌刀队。

恍恍惚惚间,只觉得有人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同时冯郎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秃发阗立,你愣在这里想什么呢?”

秃发阗立听到这个声音,下意识地就是一个激灵。

他转过身去,这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冯郎君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

只见冯郎君虽然没有披上重铠,但是紧衣窄袖,外头还罩了一层皮甲。

他的身后不远处,有数位将军在候立,人人皆是头戴头盔,身着铁甲。

特别是有一人,手中还握着一条长长的马槊,看上去却不像是汉人。

“原来是冯郎君,”秃发阗立有些结巴地说道,“方才看到冯郎君麾下军士骠勇,让人心神动摇,一时间没注意到冯郎君到来。”

冯永哈哈一笑,搂住他的肩膀:“只是平日的校阅罢了,看一看这些儿郎们在这个冬日里有没有偷懒。”

秃发阗立看到冯永那浑不在意的语气,身子禁不住地微微一震,忍不住地试探问道:“君侯麾下虎狼之师,乃是世间少见。”

“莫说是曹贼,即便是大汉之内,亦是难得一见吧?”

冯永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此话过矣!去年平襄一战,你眼中的虎狼之师可是未曾出力。”

“丞相亲手所训的虎步军,可比我那些儿郎们厉害多了。”

秃发阗立听了,脸色又是一变。

“好了,不说这些了。昨日你到来,光顾着喝酒,竟是没有好好招待你,正好今日我要宴请军中诸位将军。”

“不如你也跟着入席吧?我给你介绍一下军中的将军。”

冯永搂着他向营外走去,一边说道。

秃发阗立有些反应不过来,懵懵懂懂地跟着冯永回到城里。

宴席间,冯永主坐,秃发阗立客坐,句扶、公孙徵、文实、刘浑、霍弋皆按次序而坐。

张嶷没有来,因为平襄需要人镇守。

而且此次平陇西羌胡,算不上什么大战事,霍弋这几个月来一直跟着张嶷学习,这一次正好让他过来实习一下。

至于最下边的,则是陇右的一些羌胡部族君长。

当秃发阗立得知刘浑乃是胡人出身,不但能与众将平坐,而且还甚是得冯永看重,他的眼中止不住地有些露出惊愕之色。

“刘将军算起来,可是封了侯的人物呢。”

冯永看出秃发阗立的心思,解释了一声:“前些日子,因为立下了大功,所以朝廷封他为关内侯。”

刘浑一听,连忙起身:“这都是蒙君侯不弃。”

冯永摆了摆手,“宴席之间,无须这般客气,快坐下。”

然后举起耳杯:“此杯,乃是预祝我们旗开得胜,早日解狄道之围,破罕羌胡!”

“饮胜!”

冯永喝的是蜜酒,倒是在冬日里练兵的句扶,刘浑,霍弋几人,更喜欢饮烈酒。

更别说那些羌胡首领。

酒过三巡之后,一声乐声起,大厅的门被推开了,一阵冷气挟裹着胭脂香粉涌入。

只听得莺莺燕燕,娇声软语。

冯永笑道:“有酒无色,只怕大伙饮得不尽兴。这些伎姬,皆是去年我去巡视汉阳郡时,各族君长献上来的美姬。”

说着,他点了其中两个出色的,“去,给秃发部的少君长斟酒。”

两女抿嘴一笑,先是对着秃发阗立抛了个媚眼,这才款款各自落坐到秃发阗立身边。

一人倒酒,一人拿起举起杯凑到秃发阗立嘴边。

“少君长,且请饮酒。”

虽然汉话说得半生不熟,但胜在够娇滴滴。

秃发阗立只觉得两人身上皆是喷香无比,让人禁不住地有些心神不定。

更重要的是,两人身上的衣物竟是细绒毛衣,靠上来时,秃发阗立只觉得手背深陷入衣物中,暖和非常。

“伎姬居然能穿这等衣物?”

秃发阗立禁不住地向她们身上多看了几眼。

伎姬感受到秃发阗立的目光,吃吃地笑了起来。

虽然身为族中的少君长,但族里的女子比起这两个穿着高档衣物的胡女来,当真是地下天上。

他再看在座的各位,只见那些羌胡首领身边皆有一女在斟酒,反倒是冯永和那些汉将身边,空无一人。

就连胡人出身的刘浑,亦是自斟自酌,看上去极是喜欢杯中之物,却是对美色不感兴趣。

他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方才劝他饮酒的胡女半是撒娇半是嗔怪地说道:“少君长不饮,莫不是嫌妾不会劝酒?”

感觉到美姬在耳边轻轻的呵气,秃发阗立终于忍不住地张开嘴。

冯永看到这一幕,微微一笑,再把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只待宴席散去,两女扶着秃发阗立回到房中。

屋中早就备好了热水,两女又服侍他沐浴。

看着桶边丢下的衣物,原本眼中有些醉意的秃发阗立终于忍不住地捡起来,细细地摩挲。

“这等珍贵衣物,居然被你们这般丢在地上,实是不该!”

宴会上感受得不真切,此时拿到手里,这才觉得这衣物当真是难得一见,秃发阗立的眼睛都亮了。

“哎呀,阿郎,这算什么?我们这些姐妹,哪个没有几件好衣物?都是冯君侯赏下来的呢!”

浴桶水雾蒸腾,一只如玉的胳膊绕过来,“君侯还说了,一年四季里,都会有不同样的衣物。去年秋日和冬日,发了不下十件上等衣物呢!”

“只要我们做得好了,家里和族里,同样少不了好处。”

胡女毫不羞涩地说道。

秃发阗立听到这话,心头一动:“什么好处?”

“好处多了去。族里缺了粮,君侯自会安排救济,不让族里会饿死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