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697章 双管齐下

第697章 双管齐下(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梦想还是要有的。

出身于曾经的草原霸主,而且年纪又不算太大,秃发阗立自己也是有梦想的。

年少时的他,也曾想过有朝一日,秃发部能统一草原,叱咤风云,重现檀大人时的辉煌。

但当他长大后,开始被现实毒打,这才明白过来,年少时的梦想,当真就只能是在梦里想想而已。

别说秃发部最后根本没有办法在草原上立足,就连秃发部的本部拓跋部,在草原上也只算不上是什么大部落。

前些年,大人带着部族四处流浪,原本有着远大梦想的秃发阗立,最后终于改变了自己的梦想。

要是能给部族找到一处安身之地,那该多好?

于是冯郎君出现了,给在迷雾中的秃发部指明了方向。

待这两年来安定下来,却处处受到魏人的控制,辛苦养出来的牛羊马匹必须要以低价卖出去,才能够换回足够的过冬粮食。

即便如此,只要魏人不愿意卖给他们粮食,他们仍要陷入饥饿之中。

秃发阗立又想着,要是部族能不愁吃穿,那该多好?

于是冯郎君再一次出现了,他说可以满足自己这个愿望。

“秃发阗立,你看啊!这枹罕一带,确实不错。在那里除了可以放牧,还可以种粮食。”

“我知道你的意思。西海那边虽然适合放牧,但种粮食的话,确实比不上枹罕这边。”

也不是不可以种,但在没有化肥和机械化,更没有什么科学耕种的时代,青海那边的粮食产量,很是感人。

对于羌胡来说,麦子都未必能种得活。

最合适的粮食作物,莫过于高原本土粮食青稞。

但青稞的产量连小麦都比不上,更别说稻谷。

现在还没有习惯于耕种的草原游牧部落秃发部,想要在西海那边安定下来很容易。

但想要发展壮大,首先就面临着粮食的制约。

从秃发阗立的话里,冯永大概能猜到秃发部的一些想法。

“你们是不是想要学着羌胡,寻得一处好地方种粮食。”

在什么山头就唱什么歌。

秃发部想要在凉州立足,就必须适应凉州的环境。

羌胡的半耕半牧,就目前看来,确实是秃发部进一步发展的最佳途径。

只见秃发阗立老老实实地回答:“回冯郎君,确实是有这个想法。”

“其实没有那么麻烦。”冯永微微一笑,“若是你们当真能帮我打下枹罕,河关那一带,粮食,我有的是。”

“到时候不管是卖给你们也好,借给你们也罢,都好商量。”

陇右这等肥沃之地,只要今年能安定下来,没有天灾人祸,下半年粮食就足以自给。

要耕种技术有耕种技术,要耕种工具有耕种工具,要肥料有肥料,要土地有土地。

对于冯永来说,唯一怕的就是没有人力去耕种。

八牛犁一推过去,撒下种子和肥料,就算是没有精耕细作,粗犷种植,耕地那么多,那也有足够多的收成。

“冯郎君,此话当真?”

秃发阗立甩了甩头,感觉自己好像没听清?

“当然是真的。”

冯永点头。

然后又给他倒了一杯酒,这才继续说道:“在大汉的土地上生活,只能是大汉的子民。你们想要在枹罕一带放牧,其实也是可以商量的。”

“只要你们成了大汉的子民,我还可以派人教你们如何开牧场,让你们能养出更多的牛羊马匹。”

“还记得当初我和你的约定吗?你可以拿着羊毛过来和我交易,给你们族里换上过冬的衣服。”

“我还会派人教你们如何种地,让你们冬天里不再有人挨饿。”

冯永说到这里,摊了摊手,“你说,这么一来,你们是不是就吃穿不愁了?”

秃发阗立想了一下冯郎君所描述的美好画面,虽然知道有些不真实,但仍是禁不住地咧嘴一笑。

然后他再看向冯永:“冯郎君,我知道你不会对我们有恶意,更不会欺骗我们,只是你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好呢?”

“因为我需要功劳啊。”冯永板起脸,很是认真地回答,“你可知道,我现在是护羌校尉,专司羌胡之事。”

“大汉现在不比从前,很是重视羌胡之事,大汉丞相甚至还曾与南方的蛮夷盟誓,视汉夷如一。”

“这个事情,只要你去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所以只要让羌胡归顺大汉,不再反叛大汉,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功劳。”

虽然说大汉自开国时,军中就有羌胡蛮夷,但真正能公开提出“汉夷如一”的诸葛老妖,不管其最终目的是为了什么。

但从客观上来说,这个政策确实算得上是历史的进步。

不但能让胡夷加速归心的同时,而且这一进程还是由汉人主动加以引导,不至于出现不可收拾的大乱子。

也正是因为有了大汉丞相亲自提出的这一条国策,让冯永这个护羌校尉有了更大的回旋余地。

“秃发阗立,你说过,秃发部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其实在我看来,你们也是我的好朋友。朋友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忙,不是吗?”

冯永脸上现出恳求之色,“你们帮我立下功劳,我让你们吃穿不愁,这难道不是很好吗?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是啊,我还在犹豫什么呢?

秃发阗立想了半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刚要再甩脑袋,没想到却是昏昏沉沉地“咕咚”一声,一头栽倒在桌上。

看着醉过去的秃发阗立,冯永淡淡一笑,对着外头喊了一声:“来人,把少君长扶去休息。”

待下人把秃发阗立扶下去以后,冯永坐在那里,突然哈哈一笑。

他先把自己耳杯里的茶倒掉,然后又给自己倒上一杯酒。

喝下一口烈酒,久违的火辣之腹中升起。

最后也不知是喝高了,还是高兴过头了,只见冯君侯居然拍着桌子唱了起来。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如果你正享受,啊呸,如果你正承受不幸,请你告诉我……”

第二日,秃发阗立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

一直守着的族人看到他醒来,连忙过来扶起来他:“少君长,你终于醒了?”

“这是哪里?”

秃发阗立看着陌生的屋子,拍拍疼痛的脑袋,记不起昨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里是冯郎君给少君长安排的住所,昨日少君长和冯郎君喝酒,醉了过去,少君长不记得了?”

这个族人乃是当年跟着秃发阗立去过沮县的亲信,也曾见过冯永,所以叫一声冯郎君,倒是顺口非常。

秃发阗立这才记起昨天他与冯郎君见面的事。

只是当他回想起冯郎君和他所说的枹罕之事,却只记起了一半。

后头喝多以后,似乎冯郎君还说了什么重要的事,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了。

秃发阗立接过亲信送上来的水,一口气喝了下去,这才抹了抹嘴,问道:“外头为何这般喧哗?”

亲信早得了消息:“回少君长,今日自天亮时,外头就喧闹不止,听说是冯郎君从陇右那边调了汉军过来,今日正好到达。”

“冯郎君调了汉军过来?”秃发阗立一听,心里就是一动:“冯郎君现在何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