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679章 公孙徵

第0679章 公孙徵(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东汉凉州羌乱,有些事情冯永是知道的,但更多的是冯永不知道的。

公孙徵细说了一番最近的一次大规模羌乱,冯永这才对凉州羌胡有个大略的整体印象。

“此次围攻狄道的羌胡,有人举着平汉王的口号……”

“你说什么?”

冯永听到这个话,脸色一沉。

平汉?平谁家的汉?

当年凉州三大军阀,韩遂马腾自不必说,宋建割据陇西西部三十年,还取了个平汉王的名号,听着就亦让人不爽。

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人敢提出这个名号?

看来当年夏侯渊把宋建这个平汉王的小朝廷屠戮怠尽,居然没有吓住他们,还敢用这个晦气的名号。

“君侯,曹贼当年虽诛灭了宋建,但实际上最后仍是放弃了河关、枹罕一带,故那羌氐死灰复燃,尽踞宋建旧地。”

公孙徵看到冯永的脸色,精神一振,连忙说道,“这些年来,羌胡越发地猖獗,竟然敢再提当年平汉王国号,实是大逆不道。”

“当年曹贼能灭之,大汉亦能灭之。”冯永脸色阴沉,冷声道。

老大和老二打架,旁边还有一个老三准备捅刀子。

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家事,外人掺和进来就是找死。

倒是陈式沉稳一些,听到冯永有发兵狄道,乃至枹罕的意思,连忙劝说道,“君侯,羌胡叛乱,曹贼虎视在旁,还是要小心。”

冯永点头,“陈太守放心,我自有主意。”

攻略陇西,控制通往凉州的通道,是赵老爷子的计划,冯永自然不会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

“对了,陈太守,首阳那边有多少兵力?”冯永又问了一句。

“回君侯,有三百人。”陈式连忙回答。

陇西的兵力主要集中在襄武,首阳那里放了三百,多倒是不多,但也足够了。

若是曹贼当真狄道进犯,首阳亦非必守之地。

若是普通蟊贼,也不敢去碰有三百正兵守着的城池。

若是羌胡来犯,只要守住两天,足够襄武发兵支援了。

又问了一些陇西的情况,众人这才散去。

陈式亲自安排了住处。

临睡前,看着关姬推门进来,冯永问了一声,“都安排好了?”

关姬点头,“老规矩,亲卫守第一道,女侍守第二道。放心,不会有事。”

冯永失笑道,“我有什么不放心?反倒是觉得细君有些过于紧张。这里可是襄武城内,又不是什么危险之地。”

关姬听明白了冯永的话,眉头微微一皱。

在这方面,她一直对阿郎的态度有些担忧。

当下便瞪了冯永一眼,“就是因为阿郎这么想,所以妾才更要小心。越是容易松懈的时候,那些刺客就越是容易得手。”

她在冯永的身边坐下,苦心劝说道,“阿郎如今的身份不比往日。既是兴汉会的会首,又是护羌校尉。”

“再加上南乡、陇右诸地,身上牵扯的干系甚大。不说阿郎所做的事,得罪过多少人。以阿郎的身份,有些事情,即便不是阿郎做的,别人也只会算到阿郎头上。”

“凉州之地,本就是多出豪侠。阿郎北伐一战,再加上领军巡视陇右,对阿郎怀恨意者只怕不在少数,阿郎切不可大意。”

“军国大计,妾不如阿郎甚多,但这种事情,妾自信还是有几分本事,以后交予妾就是,阿郎只管安心思考家国大事。”

冯永听了关姬这一番话,心里一暖,握住她的手,“感君千金意,恨未兴汉室。”

关姬听到这话,只觉得他是提起当年对自己的承诺。

想起那时的相见相识相知,她眼含水波,咬了咬下唇,声音里有些微微的颤声,“你……这个人讨厌得很!妾跟你说正事呢!”

“什么正事?家国大事,国事大,家事亦大……”

冯永咽了一口口水,只觉得灯下美人让他的心跳加快。

“阿郎对此次陇西之事可有什么对策?”

关姬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连忙转移话题。

“今日只不过事先了解一下情况,哪那么快能有对策?”

冯永漫声道,把玩细君的手掌,只觉得她手上的茧子比以前薄了不少。

知是这几年来她再不像以前那般没日没夜地练武,同时也表明她的心结放下了不少,心里就不禁有些成就感。

“妾观那公孙徵言语似未尽,阿郎何不再寻个机会再问?”

关姬今日虽未多说话,但观察却是细致。

冯永点头,“我也觉得那公孙徵有些奇怪,看起来他比我们还要着急陇西之事。”

关姬听到这话,顿时有些警惕起来,“说起来,那个公孙徵是新降之人吧?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冯永本没往那方面去想,但一经关姬提起,再看看她正经的神色,心里倒是跟着有些疑惑起来。

不过他想了想,又问了一句,“细君觉得那公孙徵武艺如何?”

“应该是个会击剑的,也就是比普通士人强一些吧。”

听关姬口气,看来是没入她的眼,冯永终于放下心来。

这时代,士人都会剑术。

毕竟要跟人讲道理的嘛,讲不过怎么办?自然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理。

但士人的剑术再怎么厉害,难道还能比自家婆娘的武艺厉害?

“那就无妨,明日我便让人寻他来问话,到时细君离我近一些,想来定然无碍。”

关姬点点头,这正好是一个试探其人的机会。

“妾知晓了,即便此人靠近阿郎,有妾在身边,即便他有什么不轨之举,也定然不会得逞。”

“嗯,有细君在身边,当真是好极。”

冯永低声道。

关姬也不知怎么的,听到阿郎的声音变得低沉,心里就是一颤。

“阿郎,妾还有一事。”

“天色已晚,已经到了休息的时候,有什么事不能日后再说?”

“不能!方才阿郎念的那两句诗,让人着迷,却不知全文是什么?”

“忘了。”

“忘了?”

关姬一听,顿时恼怒起来。

这个人,总是这样,念一半,留一半。

关姬正待要给他一些教训,只听得他又说道,“不过我倒是想起另一句诗。”

“什么?”

“玉人吹箫花动容,少年舞剑月敛色。细君,你说,这句诗怎么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