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675章 提前

第0675章 提前(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让肉在里头多待一会,熟了再吃。”

冯永又吩咐了一声。

虽说很多人涮羊肉图的就是一个鲜肉味,但冯永宁愿等它熟透了再吃。

不然后世可以开刀治疗寄生虫,或者什么杆菌之类的,这个时代可没的治。

可能华佗可以治,但华佗的徒弟很明显没这个医术。

张星忆很是听话地把放里头好一会,这才小心地问了一句,“好了么?”

“好了,把肉蘸了汁,尝尝看。”

冯永看着张星忆把肉放入嘴里,问了一声,“怎么样?合不合口味?”

张星忆没有回答,咽下去后又挟起一块肉放入火锅里,“待我再尝一块试试。”

看着她才一下子功夫,就连续涮了好几块肉,眼睛弯成了一抹月牙,几人这才知道被她耍了。

关姬正好动箸子,冯永已经挟了一块烫好的熟肉放到她面前的调料碗里,“细君快尝尝。”

然后桌子底下就被人踢了一脚。

坐正后趁机扫了一眼对面,只见月牙已经被成了杏眼,嘴巴里鼓鼓的,不知道塞了多少肉。

看起来很是不满被秀了恩爱。

“咳,四娘,你也可以尝尝这个红油汤,这可是用黎椒熬出来的红油,驱寒呢。羊肉又是温补之物,两者配合着吃,恰到好处。”

冯永干咳一声道。

“不要,我就喜欢这个清汤。”

张星忆哼了一声,又示威似地挟了几块肉放到清汤锅里。

关姬在一旁笑道,“这个家宴本就是为四娘准备的,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别管你家姊夫。”

她这么说着,手头上却是不慢,把肉放到红油汤里。

冯永悻悻,对阿梅吩咐道,“去给我添碗米来。”

吃火锅就是有一点不好,没主食总觉得肚子里没底子,不抗饿。

本想问一问几人要不要主食,但看到三女皆是下箸如飞,眼里只顾盯着那咕嘟咕嘟翻腾不已的火锅汤,他也就不再自讨没趣。

虽然李慕一直不说话,但很明显这红油汤很合她的口味,除了第一次看到她把肉放到清汤锅里涮,剩下的全是涮红油汤。

果然是个地道的川妹子。

冯永吃得快,三下两下把米饭吃完,又涮完一大盘羊肉,起身道,“你们慢慢吃。”

虽然看起来三女吃得欢,但很明显顾忌冯永在场,特别是李慕,吃的时候总是用手掩着嘴,小口小口地吃。

看得冯永都替她着急。

唤了阿梅跟着往外走,从前院的大厅回到后院,对着她说道,“庖房里还有两个洗好的火锅,拿去自己的房里升火。”

“我是怎么做的,前头你也看在眼里,想吃什么自己动手。”说着打了个饱嗝,拍了拍肚皮,“夫人那边,用不着你侍候。”

看着她还有犹豫之色,催促道,“去啊,还愣着做什么?”

阿梅低声道,“可是主君,那可是金做的,婢子哪敢用这等物件?”

“金什么金?铜就是铜,还金?”冯永不耐烦的挥挥手,“家里还缺那点铜?快去,烦得很!”

把阿梅赶走,回到屋里,一坐到炕上,就觉得很暖和,冬日里暖和的时候就光想打瞌睡,一打瞌睡就想睡觉……

半躺着也不知眯了多久,感觉好像有人爬上炕来,应该是关姬。

睡得正香,也懒得睁开眼睛,嘴里咕哝了一声,“吃完了?”

来人还没回答,一阵夹着火锅味的香风已经扑鼻而来。

只是这味道,好像怎么不太对?

冯永又吸了吸鼻子,只听得有人柔声道,“嗯,妾从未吃过这等吃食呢,所以吃得有些撑了,谢过阿郎。”

“谢我做什么?这是为四娘……”

说到这里,脑中的迷糊终于消去,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

冯永一个激灵爬起来,往炕里头缩去,“四娘,你怎么上来了?”

“看阿郎睡得香,又没盖东西,所以就想给阿郎盖张毯子。”

张星忆扬了扬手里的毯子,准备跟着挪过来。

冯永看了一眼门口,额头直冒汗,“四娘莫闹,门口开着呢,万一被三娘进来看到就麻烦了”

“怕什么?”张星忆把他逼到角落里,舔了舔嘴唇,“阿姊还在前院里与那李慕说话呢,一时半会不会回来。”

看到冯永还要说话,张星忆脸色一沉,“没胆鬼,你再这样,我就喊了!”

喊?

冯永额头的汗已经开始流下来了。

“阿梅在旁边的屋子里头呢!”

“哼,给她十个胆,她敢乱说?”张星忆面无惧色,“莫要啰嗦!就一会!”

冯永不敢再动弹。

然后满怀皆是火锅味。

过了好一会,张星忆这才幽幽地说道,“妾也知道阿郎的难处,有时候也不是没想着要放下。只是妾做不到啊!”

说到这里,她转了个身,在冯永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剧痛传来,冯永不敢吭声。

“疼么?”

“疼?”

“疼就对了,妾心里也一样疼。”

张星忆缩了缩身子,“不过每每想起阿郎对妾的心意,妾觉得这些疼都是值得的。阿郎,妾想要……”

冯永身子一抖,下意识地就看了一眼门口。

“想要阿郎专门给妾做的火锅秘方。”

“好,我这就写给你。”

张星忆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知道关阿姊随时会回来,当下便恋恋不舍地从炕上下来,亲手给冯永铺好纸张。

火锅的流程没什么复杂,三下两下就能写清楚了。

张星忆把纸折好,收入怀里,柔声道,“谢过阿郎了,但凡这阿郎送与妾的东西,妾定会细心存着。”

“又不是什么保密的东西。”

冯永觉得她有些大题小作了。

“这火锅自然不是什么保密的东西,但那首桃花赋呢?难道阿郎也不想保密么?”

张星忆眼中柔情更甚。

“什么桃花赋?”

冯永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自己写过什么桃花赋,暗道莫不成有人借我的名头写了什么文章?

张星忆又挨了过来,轻声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冯永一听,虎躯,豚躯,犬躯,突然一震!

“四……四娘如何知晓这首诗?”

然后冯永再想起当年的一桩怪事。

自己当初去秦府时,刚好遇到了杜祯,那家伙居然不跟自己打招呼,直接掩面而逃。

原来根源在这里呢。

张星忆不回答,却又念道,“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犬躯再震!

马大嘴,我就不应该救你!

让你直接病死狱中也好,被丞相砍了头也罢,总比现在被你坑了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