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652章 身份和地位

第0652章 身份和地位(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冯永还没想明白,李遗那边又感叹一声,“这刘琰也算是仅剩的元勋老臣了,没想到竟然落到如今这么个境地。”

按理说,刘琰这种元勋老臣,只要不是犯了什么禁忌,或者是在某次政治斗争中落败,朝廷终究还是要对他们保持一份起码的尊重。

这也是李遗有些不明白的地方,兄长似乎也没有刻意去针对,但却能让刘琰束手束脚,当真是奇怪。

冯永闻言微微一笑,“这是他咎由自取罢了。跟不上时代的潮流,终究要被时代所淘汰。”

“就如今年那些想要抬高粮价的蜀中世家,他们仍然拿以前的眼光去看问题,不愿意做出改变,那就只能是被当作韭菜。”

资本是贪婪的。

当冯永开启了第一个工坊的时候,就已经放出了资本这只怪兽。

虽然相比于后世,这只怪兽极为弱小,而且也极为畸形,但对于仅有一州之地的大汉来说,它的冲击性仍然是非常巨大的。

这还是冯永在尽量拉紧了绳子的情况下。

否则,说不定光是布票,就能在刘备的直百钱事件后,再给大汉来一次通货膨胀的洗礼。

但布票与直百钱它又有不同的地方,因为它是有一定基础作为支撑的。

这个基础就是大汉经济膨胀式的恢复和发展。

耕种工具和耕种方式的改进,粮食的增长,劳力的南北交流(咳咳),新式生产材料(羊毛),新式生产关系(工坊的雇工们一无所有,只能出卖劳动力才能活下去)等等。

在冯永看来,新贵利益集团虽然仍属于封建社会的生产关系,连资本主义萌芽都算不上。

但也已经与老旧世家把农民完全束缚在土地上的生产关系,有了一定的区别。

所以两者之间,必定会有冲突。

上吊跳河跳城墙的那些人,只是冲突的牺牲品,小角色,不值一提。

如今这新型生产关系还即将会再次迎来暴发式发展,蜀中世家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在参与到工坊的生产中时,他们就得要接受这种生产关系。

这种生产关系放到世家掌权的大一统时代,被耕读传家的世家们联手掐死那几乎就是百分百的事情。

但如今的大汉不一样,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冯永这边。

更重要的是,因为大汉的国小民寡,以南乡为典型代表的新型生产关系,已经非常轻松地绑架了大汉。

在掐死它的同时不但会让大汉元气大伤,甚至还会产生巨大动荡。

所以谁敢要掐死它,谁就先会被大汉丞相掐死。

刘琰其实是因为跟不上这种变化,还抱着老旧的思想,这才被拖着前进,显得狼狈不堪。

“不过丞相既然愿意帮刘琰这一把,想来定是有什么原因,这刘良也算是吃够苦头了,和会里的兄弟说一声,以后就不要刻意为难刘良了。”

冯永说这话的同时,心里一直在嘀咕,诸葛老妖究竟想要做什么?

至于刘良,若不李遗提起,他都已经忘了这号人物。

“兄长要不要见一下那刘琰?”

李遗又问道。

“见他做什么?这点狗屁倒灶的事,也值得我去见他?”冯永不屑道,“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多建一个水车造福百姓。”

“兄长说的是。”

李遗附和的同时,在暗暗咋舌。

以兄长如今的身份和地位,眼光的着落点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才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只听得远处突然传来了喧哗声。

冯永先是把自己喝水的碗用布小心地遮好,这才骂骂咧咧地站起来看去,“这群刁民!”

李遗有些不明所以,跟着站起来。

只见远处有两拨人正在争吵着什么,不少人手里还拿着农具在挥舞着。

“兄长,这是……”

“抢水呢。”冯永脸色难看,“从渭水里抽出来的水,有人想要独吞。”

话音刚落,只见两拨人就开始推搡起来,甚至有人举着农具互相威胁。

李遗听到这个话,也不禁皱了皱眉,“这等事情,只怕得赶快找乡老调解一番。”

“乡老?”冯永冷笑一声,“只怕乡老家的人都在那里头。”

田里的粮食就是命根子,以前水渠里没水,大伙都靠自己挑,能挑多少都是自家的事。

但在干旱的时候,水渠了来了水,抢水那就是必然。

乡老?乡老家里就不种地了?

只怕种得比谁都多。

眼看着两拨人正要打起来,只听得突然又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从另一个方向冲出来一批骑兵。

李遗脸色一变,“胡人!兄长,快走!”

冯永摆摆手,“不急。”

胡人骑兵直向着那两帮人冲去,嘴里叫着让人听不懂的鬼话。

准备抢水的两拨人看到胡人冲杀过来,吓得连忙就要逃窜。

只是两条腿哪跑得过四条腿?

有些跑得慢了,被胡人连抽了几个鞭子,被抽得皮开肉绽,哭爹喊娘的。

只待那些人四处全部逃散,胡人一声呼啸,又自顾骑着马跑了。

李遗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这胡人……”

“是我让他们这么干的。”冯永重新坐下,脸上颇是无奈,“陇右大旱,这抢水的问题越发严重。”

“可是陇右又是新定之地,大汉还没来得及梳理,这地方上的大族,有些是仗着势力,有些是故意和大汉为难,还有些是黑着心想要把水都抢到他们家去……”

“反正各种原因吧,这抢水的事情天天有。你不管,真要打出火气来,那死伤也是有的。你要管,大汉才接手陇右,地方上两眼一摸黑,怎么管?”

“所以我就征了一批胡人,只要知道哪里有抢水的,就直接派他们过去,先驱散了再说。”

李遗一听就明白了,脸上先是哭笑不得,然后又有些担心,“陇右新定,大汉需要安抚地方,兄长这般,岂不是落人口实?到时候引起不满怎么办?”

“落什么口实?”冯永哈哈一笑,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他们运气不好,遇到四处劫掠的胡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们还敢不满?我比他们还不满呢!”冯永说着,又忿忿地骂了一句,“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陇右的有些人,只怕也是想趁着大旱的机会,向我们示威呢。”

自古以来,这种地方上乡民斗殴的事情就是一个难以治理的顽症。

再加上又是大旱,谁不想着多放点水到自家地里?

而且只怕有不少大族也在试探大汉的底线,所以这抢水恶性事件,就特别的多。

反正法不责众嘛!

按他们的想法,大汉刚接手陇右,不正是最需要他们的时候?

正好趁机向大汉展示一下他们的肌肉,以便在日后的地方治理权上获得更大的话语权。

同时在这种干旱时候,顺便抢多点水,让自己家里的粮食不至于歉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