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651章 门路

第0651章 门路(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诸葛亮班师回到汉中后,又进行了一系列的人事调整。

征辟姜维入丞相府,任仓曹掾,加奉义将军,以示重视。

与姜维一起被丞相府征辟的还有李遗,任参军。

与姜维一起主动降汉的梁绪为礼治郎,梁虔并尹赏为中宫署令。

迁南乡县令李球为汉中长史。

县尉黄崇任南乡县县令。

越巂督邮关索迁护羌从事。

王训迁越巂郡长史。

然后又上表大汉天子,称许慈为信学之士,建议天子任其为大长秋丞。

同时还说自己需要在汉中治军讲武,以便再次北伐。锦城目前为大汉国都,不可无重臣,建议调李严回锦城,以中都护的身份署丞相府事务,并让向宠接任江州都督。

在上表的同时,诸葛亮又令左将军吴懿率一部分将士回锦城,作为轮休。

因广魏郡为曹贼所置,广魏二字,实为大逆不道,故改名汉阳郡。

这一系列的操作下来,大多数人只觉得眼花缭乱,剩下那些少部分清醒的大佬,都在暗暗心惊,这一次,兴汉会当真是得了大便宜了!

唯有极少极少的人看到丞相没有挟北伐大胜的威势回锦城,而是呆在了汉中,皆是暗松了一口气:“丞相当真如出师表所言:鞠躬尽瘁。实是汉之忠臣的楷模。”

带着人赶到汉中的刘琰先是听到陇右封赏的内容,再得知丞相在汉中所做出的人事变动,脸色当场就变得惨白。

这么一来,就算自己的儿子能从南中那里出来,调到了陇右,那不就是放到了冯永的眼皮子底下?那和羊入虎口有什么区别?

陇右最大的官就是赵云,他的二儿子叫赵广,全大汉谁不知道赵广是冯永的金牌小弟?

邓芝的儿子邓良,是锦城兴汉会的总负责人。

马岱自己手里还有兴汉会的产业呢!

除去上面这三个,接下来,陇右的最大实权人物就是冯永自己了。

虽然是坐在堂上和丞相说话,但刘琰仍是有些失礼地不断走神。

“威硕看上去是不是不太舒服?”

诸葛亮注意到刘琰神色不太对,还关心地问了一句。

刘琰勉强笑笑,“天气炎热,这一路赶来,实是有些吃不住劲。”

诸葛亮闻言,点了点头,“是啊,虽然已经开始入秋,但这热气一直未消。”

说到这里,他又想起了陇右,不禁叹了一口气,“汉中还好一些,虽然少雨,但总算是不缺水。可那陇右旱情,却实是令人担忧。”

“丞相不是说冯明文制了水车,能缓解旱情吗?”

刘琰刚说完这句话,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没事提他做什么?

越说他,就越是觉得丞相看重此人,越是觉得儿子前途渺茫。

“能缓解一时而已,若是诸水断流时,老天还不下雨,那就麻烦了。”

诸葛亮身在汉中,但依然放心不下陇右那边。

看到刘琰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诸葛亮只当他是太过于劳累,便让他先去休息。

刘琰浑浑噩噩地出得前堂来,心里想着,若是实在不行,那就趁着大伙把目光都看到陇右的时候,悄悄地想法子把儿子调回锦城算了。

虽然儿子呆在锦城,可能会受人排挤,可能再无寸进,但至少也比在南中好。

他正沉浸在思索当中,却是没注意到前头走过来一个人。

只见那人看到刘琰,连忙站到一旁,行了一礼,“遗见过后将军。”

刘琰这才猛地清醒过来,看到李遗正对他躬身行礼,连忙说道,“李参军无须多礼。”

刘琰正要从李遗身边走过,看到他垂目肃手的样子,心头忽然一动,“李参军何来?”

“回后将军,锦城那边又送过来一批粮食,遗已清点完毕,正要去禀报丞相。”

李遗恭谨地说道。

虽然知道李遗内心远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但刘琰还是心有感叹,这世家子就是不一样,这般温文尔雅。

看那个冯颠子,连尊老这种最基本的礼仪都不会。

老夫好歹也是开国元老,你尊重一点老夫能死吗?

“李参军这等年纪,就能得参丞相军事,当真是年轻有为。”

刘琰继续搭讪道,甚至还有心情称赞了一番。

李遗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刘琰,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遗实是愚钝,只是蒙丞相错爱罢了。”

“哎,李参军何须自谦?”刘琰越发地热情洋溢起来,“丞相岂是徇私之人?冯郎君、李郎君数人迁升,谁不知兴汉会是才俊汇聚?”

“某最是喜欢与才俊畅谈。此次从锦城来,我还带了两个侍婢,长相可人,唱乐舞姿皆是不错。李参军若是近日有空闲,我欲请你一同欣赏,何如?”

李遗这一回,更是惊讶了,他一时间搞不明白刘琰这反常的做法。

“遗刚入丞相府,正是需要熟悉事务的时候,且丞相府这些时日诸事繁多,遗只怕难得空闲。”

北伐刚过,抚恤善后之事,繁琐无比。

再加上陇右旱情,调拨粮食。

还有从锦城那边传过来的各项政务。

李遗所说的诸事繁多,倒也没有在说谎。但其实更重要的是,如今兴汉会里头,谁不知道兄长与刘良有过节?

毕竟当年兄长怒砸玉瑶阁之事,可是兴汉会亲自动的手。

刘琰听了李遗所言,面露失望之色,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说道,“也罢,若是李参军得了空闲,某再来相请。”

他身份尊贵,再加上又是好脸面之辈,这般邀请一个后进,已经觉得是自降身份,对方居然拒绝了。

只见他勉强笑了笑,略一点头,便离开了。

刘琰刚一走远,脸色就马上阴沉下来,咬着牙,入娘的要不是老子就这么一个儿子,老子堂堂一个后将军,会连脸皮都不要了,这么低声下气地求人?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特么地狂!

这都是礼仪崩坏的结果啊,看来许慈说得对,要尽快重立太学,传先贤之说,让那些后进之辈,知道什么叫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这一边的李遗入内,向丞相禀报完事情,刚要退出来,只听得丞相突然叫住了他,“文轩,这两日你且准备一下,吾欲让你走一趟陇右。”

“天子嘉赏北伐将士,留驻陇右的将士须着重抚慰,到时天使要亲自去一趟陇右,我欲让你陪同,更兼帮我去看看陇右旱情,如何?”

李遗一听,连忙躬身道,“遗遵丞相意。”

待李遗离开汉中丞相府,回到住处,思索良久,这才叫来下人,拿出一张名帖,“帮我把这名帖送到都乡侯刘将军处。”

下人很快就拿着刘琰的名帖回来了,并传回话说,后日备下宴席,请李郎君赴宴。

数日后,李遗陪同刘琰前往陇右。

迎接天使的人员里,没有冯永。

这并不是冯永故意怠慢。

而是已经进入八月的陇右,抗旱才是第一等要紧大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