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648章 诸事

第0648章 诸事(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第二个忙是什么?”

冯永问道。

“内府这两年事务不断增多,所以人手不足,想请冯郎君帮个忙……”

话还没说完,冯永就连连摇头,“这个忙我怎么帮?想帮也帮不上啊。”

诸葛老妖弄走自己五百个南乡士卒,兴汉会那些小弟们垂涎自己学堂的学生,现在皇室也想伸手。

老子攒了快五年的人才,从兼职乡村老师,教庄子的那些孩子《千字文》开始,一步步才攒出今日勉强能自我造血的学堂。

好不容易才结来的果子,你们就光想着伸手,哪有这么好的事?

张星忆嗔道,“你就不能先听我说完?”

“有什么好说的?你们不就是盯着南乡学堂那些学生吗?”冯永摆摆手,“其他的都好说,这个事没得商量。”

如果皇家拿那些学生当真正的人才培养,那冯永还不至于这么吝啬。

但不管兴汉会那些人也好,皇家的人也罢,学堂里出来的学生,都只能算是他们手里的工具,最多也就是用得比较顺手的管事之类的。

想要他们承认那些学生是“士”,几无可能。

至少目前没有可能。

但对于冯永来说,那些学生就是种子,刚萌芽却又随时会夭折的种子,他必须小心呵护着。

这种事情急不来,但只要照目前这个情况发现下去,这些刚萌芽的种子,总有一天会长大。

长成小草也好,长成歪脖子树也罢,终归能给被隔绝在知识之外的黔首们,增添一丝希望。

十年也好,二十年也好,就算是三十年后,他也只是五十岁,等得及。

只要能控制这股势力的发展方向,让它成长为扭转历史惯性的力量,让汉人的子民们彻底绕过那段黑暗历史,等上三十年,不算什么。

“知道那些学堂的学生是你的宝贝,不跟你抢。”

不说是张星忆,就算是作为冯永的枕边人关姬,都觉得冯永之所以宝贝那些学堂学生,除了觉得用得顺手之外。

还有更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他很有可能在为师门挑选子弟,看看能不能从里头挑出能继承师门学问的学生。

因为只要是小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冯永这些年默写出来的学问,已经装了整整几个大箱子。

听说都是师门里的学问。

他也不禁止别人看。

但从来没有人能完全看得懂这几个箱子里头的学问。

即便是关姬偷偷地抄了一部分回去给黄月英看,黄月英最后也只能感叹一声,“此乃世之绝学,非常人所能知之。”

在南乡学堂里,只有天分极佳的学生,才有机会进一步接触到箱子里的学问,所以关姬觉得阿郎是在给师门挑选学生肯定没错。

连知根知底的关姬都只能是想到这一步,更加说其他人。

只见张星忆站起来,走到冯永身边,撒娇道,“南乡学堂我也去过好多次,知道教的东西不太一样。”

“照这些年看来,那些学生还是挺有用的,就是不知道阿郎在学堂教学问这方面有没有什么禁忌?”

张星忆轻轻地捏了捏他的袖子,又轻轻地晃了晃。(不敢有肢体上的接触)

“唔……”

冯永眼睛一亮,随即又垂下眼眸,然后另一侧的手狠狠地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疼痛感让冯永的表情很是严肃,“四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星忆看着冯永的表情,有些小心地说道,“宫里想送一些人过来,都是认得几个字的,想跟着那些学生一样,学点东西。”

果然!

“为什么?”

冯永装傻问道。

“哎呀!还不是因为兴汉会各个产业用的那些帐房,还有那算帐的方法,记帐的方式,与别家的全都不一样。”

“每次内府的人过去核帐,要是没人亲自指点过的,就算是老帐房,都半天摸不着门道。”

“这内府越发的大了,再这样下去那哪能行啊?所以宫里就想着,干脆送一些人到学堂来。”

“等学会了那些算学,就不至于连核个帐都要人教,不然真要有人想做些手脚,岂不是宫里吃了亏都不自知?”

张星忆很是不满地说道。

冯永听到这个话,失笑道,“说得邪乎!谁还敢在宫里的帐上动手脚?”

“就算不敢,那内府的帐房连帐都看不懂,不是招人笑话吗?”张星忆撇撇嘴,“你就说能不能教吧?”

冯永上下打量了一下她,“你这位尚工还没当上几天呢,就开始这么为宫里着想了?”

张星忆看到柔式攻势不起作用,一瞪眼,凶巴巴地说道,“冯郎君,请注意,现在可是尚工在跟你说话。”

冯永点点头,“哦,行吧。既然你是以尚工的身份,那咱们就公事公办。”

“南乡学堂所招收的学生,都是有规矩的。宫里若是想不按规矩,直接塞人进来,也不是不可以,但另有条件。”

“什么条件?”

学问是这世间最被看重的东西,虽然此事与宫里有关,但张星忆并不觉得冯永说出这些话来,有什么不对。

即便是帝王,也应该对学问抱以尊重的态度。

虽然如今世间以经学为重,但能在几年之内教出算学大师的学问,那也是一问大学问。

更何况,张星忆还知道,学堂里所教的东西,应该只是基础。

南乡学堂流传最广的一个传说,那就是只有最优秀的学生,才有资格接触更高级的学问。

说明学堂里教的东西,其实远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很简单。就比如说吧,兴汉会有个惯例,那些想要借助兴汉会渠道的外人,每次都得交择会费。”

“所以,想要加塞进入学堂,那也得要多交一笔钱粮,毕竟学堂里的西席,也是要吃饭的嘛!”

冯永掰着手指头给她算了算。

“没问题。”张星忆点头,“要想学学问,束脩肯定是不能少的。”

冯永提醒道,“别着急这么爽快地答应,还有其他条件呢。”

“除了束脩,南乡学堂平日里是全封闭的,所以还要供他们衣食住宿,所以这衣食费、住宿费之类的,总得交吧?”

“还有,南乡学堂的宗旨,乃是有教无类。宫里的来人进来后,不得暴露身份,学堂也只会把他们看作是普通学生。”

“别的学生要做什么,要遵守的规矩,他们也必须一样,无一例外,真要违反了规矩,可不管他在宫里是什么身份,皆按学堂的规矩来处理。”

张星忆听到这番话,脸上现出有些为难的神色,“这到哪就要遵守哪里的规矩,理是这个理。”

“只是这宫里出来的人,身份总是要特殊一些,这个事情我暂时不能答应,得先向宫里说一声才行。”

冯永点头,“谨慎一些是对的。”

说着又看了张星忆一眼,加重了语气,嘱咐道,“宫里的事情,可能是天下最复杂的事,也有可能是最凶险的事,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