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627章 周鲂断发

第0627章 周鲂断发(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建兴六年四月,东吴都督陆逊行水路回建业,同时巡视沿途各郡县。

行至柴桑,各地官员来拜,唯有鄱阳郡太守周鲂派人来说,去年贼帅彭绮虽被擒,但仍有余孽举其旗号反,自己需领兵前去围剿,不能赶到。

陆逊得知此事,又从柴桑赶去鄱阳郡,以视军情。

行至彭泽县时,有人密报陆逊,说周鲂根本没有去围剿乱民,乃是嫌去柴桑的路途太过于遥远,又不欲去谄媚陆逊,所以这才借托民乱。

陆逊疑而未信,但在进入鄱阳郡后,却是多留了一份心眼,对鄱阳郡各地民情刻意加以了解。

陆逊原本并不介意周鲂来不来柴桑见他,但在他的刻意了解之下,得知周鲂私自拿了前年开垦的新田来种甘蔗,当场就是勃然大怒。

前年的时候,他曾因战事日久,致百姓离农,父子夫妇,多有离散,故上书吴王孙权,令诸将增广田亩。

同时这也是吴国正式屯田的开始。

大王不但同意了他的提议,甚至还亲自受田,改驾车之八牛为四耦牛,以示与众均等其劳。

没想到这才过了两年多,这周鲂不但敢私占屯田,甚至还挪作它用。

看到自己的心血这般被人糟蹋,怎么不令陆逊火冒三丈?

他当即召来周鲂,当众厉声斥责,“狗尚知护家,似汝这般贪婪无厌,瘠公肥己,当真如狗彘不如!”

不但勒令周鲂退回侵占的屯田,同时余怒未消,连连说要在吴王面前参他一本。

周鲂被骂了个狗血喷头,又被陆逊抓住把柄,不敢反驳,伏地流汗,连声求饶。

最后陆逊还是看周鲂同是吴郡的面子上,这才放过他。

在鄱阳郡僚面前脸面尽失,周鲂又羞又愧。

待回到府上,有下人端上饭食,他吃了一口,觉得食不对味,当下便猛地一摔箸子,破口大骂道,“下奴亦敢欺我耶!”

他在陆逊本就已经窝了一肚子火,自恃同僚以后少不得会拿这个事来讥笑他。

如今回到自己的府上,觉得饭食都比以前差了不少,顿时就暴跳如雷,令人把厨子绑起来,自己拿着皮鞭抽打,把厨子打得皮开肉绽方肯罢休。

打完后,周鲂又在自己府上恨骂陆逊:“不过是仗着自己是孙家女婿罢了,竖儒这般逞威,迟早有一日我便叫你好看!”

厨子得了无妄之灾,心有怨恨,夜里逃出府去,一路向东追上陆逊,把周鲂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陆逊闻知,气得差点七窍生烟,回到建业后,把周鲂在鄱阳郡的所作所为全部告知吴主孙权。

孙权便令郎官前往鄱阳,诘问鄱阳郡郡中诸事。

这一日,周鲂正在府中喝酒,只见部曲飞奔进来,嘴里大声喊道,“将军,不好啦,大王派了尚书郎过来,说是要清查屯田田亩。”

周鲂闻言,手中耳杯跌落,脸色苍白,“来得何其速也!”

然后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当下便气急败坏地说道,“陆逊竖子,不是说了此事不予追究吗?竟然出尔反尔,当不是人子!”

不管周鲂如何骂陆逊,吴主孙权所派的郎官已经是马不停蹄,直闯鄱阳太守府。

周鲂还没来得及准备,太守府上的田亩册本就已经被建业来使持吴王手令,让人全部搬了出来,当众清点。

同时派出人手,实地堪查各县田亩。

田亩的事情还没清查完毕,建业那边又来了第二拨朗官,是来询问各县的民情。

等过了两日,第三波郎官又到了……

一时间,鄱阳郡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周鲂知道,这些郎官很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所以他这些日子呆在自家府上,哪儿也没敢去。

虽然没人限制他的自由,但他感觉自己已经是被捕捉入狱的犯人。

因为随时都有郎官来到他的府上,诘问各种事情。

虽然这些郎官在吴王没有定他的罪之前,不会对他怎么样,但那高高在上的神态,讥笑的目光,已经让周府上下惶恐不安。

就在这个时候,前年携母带着部曲投靠北方的韩综挽救了他。

韩当之子韩综,前年把自家府上的侍婢妾室、亲戚姑姊皆送与部将,然后率领数千部曲投靠北方,被曹魏封为广阳侯。

这一年多来,韩综为表忠心,仗着自己熟知吴地人口兵力分布,数犯吴境,残害东吴士吏百姓,令孙权常为切齿。

就在建业那边不断派郎官来探查鄱阳的时候,韩综再一次率军侵入庐江郡。

周鲂闻知这个消息,精神就是一振。

左思右想之下,他终于第一次地踏出了府门。

虽然没有人拦着他出府,但他心里很清楚,这个时候,有许多目光在盯着他。

那些目光不只是盯着他的脸,盯着他的背,而是直直接接地盯着他的心,让他感觉到无比地沉重。

在灼灼的目光下,他终于来到鄱阳郡府门前。

先是朝左边看一眼,又朝右边看一眼,而后试试探探地进了大门,只走出两三步,又停了下来,就仿佛再也没有力气抬动腿脚。

此时他还是名义上的太守,是太守府的主人,但在别人眼里,只见他有些犹豫地看着里头,好像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合适。

“哟,这不是周太守吗?怎么?今日终于有空来上值了?”

一个郎官眼尖,看到站在大门口的周鲂,皮笑肉不笑地迎上来,“不好意思啊周太守,估计你还要在自家府上呆几天,这太守府里的事情还没忙完呢。”

周鲂咬牙,猛地拔出一把匕首。

郎官吓得连忙退后,惊叫道,“周鲂你意欲何为?”

周鲂没有回答,只见他举起匕首,往自己头上一割,就割下了一大把头发。

只见周鲂一手举匕首,一手攥着头发,面容悲怆,“诸位郎官,某自举孝廉以来,历任县长、将军长史、西部都尉,斩彭式,俘彭绮。”

“一朝得罪小人,竟被欺凌若此,实是不堪其辱!但请诸位回禀吴王,田亩一事,确实是鲂一时糊涂,吴王但有降罚,鲂皆甘心认罪。”

“只是请诸位看在同朝为官的份上,莫要再这般羞辱于某。今日小人能折辱我,安知他日不能折辱尔等?”

“四年前,暨艳专用私情爱憎,不依情理办事,罢黜多位郎官,若非有人起而抗之,诸位还能有几人站在这里?”

“今日亦是同理,若是任由小人蒙蔽大王,诸位不但不加以阻止,反而助纣为虐,他日又安知周鲂之事不会落到你们头上?到时谁又会替你们说话?”

周鲂不胜悲愤的一番话,让本来想看笑话的郎官们心头悚然一惊。

他们要么是孙家元老功臣的后代,要么是江东世家豪族出身,在他们看来,侵占点田地,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

谁家里不是良田成片?

谁家里不是奴婢成群?

良田怎么来的?

奴婢怎么来的?

若是当真是因为这个事情而受到如此重的欺辱,确实有点过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