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611章 私刑

第0611章 私刑(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离开了伤兵营,冯永来到中军帅营,里头只有张苞正在对比舆图和沙盘,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

看到冯永到来,便对着他点头示意,“恢复过来了?”

冯永走过去,看了一眼沙盘,一屁股坐下来,开口问道,“陇右目前的情况究竟如何了?前些日子我一直在山上,消息本就不大通畅。”

“后面丞相带着人秘密行动,因为怕泄露了消息,所以遮掩了大军动向,只说陇右无事,要我紧守陇关。”

冯永说到这里,还一脸的后怕,“那时我还道陇右当真是大局已定,没想到竟然还能出这般差错。若不是有柳将军,北伐大计只怕就要毁于一旦。”

张苞点点头,脸上亦有庆幸之色,“此次确实是幸运,也幸好有你。”

冯永皱眉,“所以说,此次曹贼突破了略阳,可曾对陇右局势造成影响?”

“不必担心。”张苞摇头,“曹贼欲走陈仓道断北伐大军后路,早就被丞相料到了,此次他们在武都差点全军覆没。”

“若不是那曹贼舍下万余人断后,只怕匹马不得回到关中。我从冀城出发时,丞相已经从武都回到陇右,过了西县,想来此时已经在冀城了。”

“那上邽,陇西,还有凉州的曹贼呢?”

“上邽已破,此时吴将军应该已经到了临渭城下。凉州的曹贼听闻冀城有备,转向陇西而去了。魏将军退守南安的豲道城,与曹贼相持。”

冯永看了看舆图,“这凉州曹贼倒是识趣。”

“怎么说?”

“他们去陇西,一来可以帮忙守陇西郡,二来若是事有不谐,还可以从襄武城经狄道撤回凉州。”

张苞微有些惊异地看了一眼冯永,“没想到你竟然能一眼看出来。”

临阵指挥我不会,难道纸上谈兵我不会?

冯永没有接这个话题,又问道,“那下一步当如何?丞相可有军令传来?”

“安国再过两三日可能就到了,到时候他应该会带来丞相的军令,且安心等几天。”

这一回轮到冯永惊讶了,“阿兄也要过来?”

“是啊,你睡觉的时候,安国就已经派了快马传消息过来,说是丞相还没到冀城,就已经传令给他,让他领军前来。”

冯永顿时有些不解,区区街亭,竟然还要用到关兴和张苞这两个人一起守?

他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到沙盘上,只见上头街亭、清水,乃至临渭的位置都插上了小旗子,当下便脱口而出地说道,“丞相这是打算从街亭进军清水?”

张苞竖起大拇指,赞赏道,“你这眼光,确实厉害!”

吴懿从西而东,关兴张苞从北至南,汇合于临渭。

收拾完广魏郡这个钉子,那么关中进入陇右的通道就全部掌握在大汉手中,陇西没了援军,只能不战自降。

凉州人马若是不想被留在陇右,也只能乖乖地从哪来回哪去,否则,大汉不介意一鼓而下凉州之地。

“那略阳呢?略阳是谁在守?”

冯永提起这个最先被破的地方。

“句扶。别人都在传你小子会识人,看来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丞相本是让那句扶协助向长史守冀城,我得了丞相之令,日夜兼程赶回冀城后,发现他领军确实有一套。”

“再加上街亭的消息传过来,他一再请战,我看他是你的人,所以便把他带出来了,此次重夺略阳,他就是攻城先登。”

“我看其人颇有勇略,所以便让他驻守略阳。”张苞看向冯永,“你觉得如何?”

“若是从一开始就让句扶守略阳,张郃根本没有机会翻过陇山。”

冯永毫不犹豫地说道。

只是可惜,句扶的资历还是太浅。

“既然你都这么说,那吾便是没有用错人。”

张苞点头。

“如今街亭有张家兄长,那我便领军回守陇关。那些伤兵,我让人带他们回冀城……”

冯永得知了陇右的局势,诸葛老妖又回冀城亲自坐镇,看来大局当真已定,自己本就是陇关守将,还是先回去再说。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张苞连忙阻止道,“你手下这般多的将军,随意挑一个领军回陇关就成。”

“至于伤兵,我已经安排下去了,到时你再派人领着你营中的伤兵一齐走,这些都不用你操心。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在这里多呆几天。”

“为何?”

冯永奇怪地问道。

“若是你的人回陇关了,那街亭的可用之兵,基本也就是我带过来的两千骑军和那些羌胡。”

“那些羌胡如今只认你,你不在这里,叫他们如何能安心帮忙守街亭?人家前晚给你烤了那么多的羊肉,你连多陪他们呆几天都不行?”

说这话的人是有什么说什么,但听这话的人却是多想了。

冯土鳖嘴角抽抽,却又无力吐槽,“多呆几天就多呆几天,什么叫多陪他们?听着怪渗人……”

“本来就不用你干啥,没事你去跟他们多聊几句,比什么都好使。”

张苞浑然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

“也行吧。”冯永只得点头,然后随口问了一句,“张家兄长既然已经把溃兵收拢了,那有没有找到马谡?”

“怎么可能没有找到?我可是特意派人去找的。”

张苞脸上带了恼怒之色,“即便是略阳城有失,但只要街亭能守住,那也不至于这般狼狈,然这马谡既不好好守街亭,在与张郃相遇时又举措失当,当真是废物一个!”

“故我派人在溃兵里找到了他,就把他关起来了,准备和伤兵一起送到冀城,让丞相处理。”

冯永听到张苞说起这事,就想起了伤兵营里,当下心里亦是一阵窝火,点头道,“我想去看看他。”

“有什么好看的?经过此事,他即便是不死,估计也要被贬为庶民,流放边地,永不再用。”

张苞很是厌恶地说道,“你立下了大功,就少与那等人沾惹,晦气!”

“只是有些事情想问问他罢了。”

“待会我便派人带你去。”

“多谢兄长。”

作为诸葛亮最为倚重的门生,马谡若是当真如张苞所说的那样,完全是一个废物,那就是假话。

毕竟他在当汉中太守的这几年,汉中能这么快恢复元气,他也是有功劳的。

整治水利,鼓励垦殖,甚至还亲自出面和牧场达成协议,用官府的名义租借耕牛,然后再转借给农户,这一措施就惠及不少汉中百姓。

还有就是早早屯了粮,为北伐做准备,也算是深得诸葛老妖之心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