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592章 传说

第0592章 传说(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诸葛亮领大军出祁山,为了达到突然性,大军一路快速前行,根本没有时间收拾武都阴平两郡。

再加上曹魏在此二郡本就没有放多少人,武都的守军看到北伐大军前来,皆是闻风而逃,勉强退守各处险隘。

所以武都郡除了祁山道一线有廖化巡视,保证粮道安全以外,剩下的各处,要么仍处于曹军的控制之下,要么是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

自散关走陈仓道进入武都,有两个地方最为重要,第一个地方是故道县,第二个地方是河池县。

出散关走陈仓道,到了故道县,就意味着已经翻过了秦岭,道路的坡度开始向下走。

同时故道县也是陈仓道的险要所在,乃是秦陇之捍蔽,巴蜀之襟喉,后汉曾在这里设立关戍,专门派兵把守。

只要守住这里,曹魏就可以随时从散关翻过秦岭,进入武都。

曹操当年领兵平张鲁经过这里时,看到此处险要,还特意把后汉的关戍分出来,扩成一个县,加强了防守力度。

故道县继续南下大约两百里,就到了第二个咽喉所在,河池县。

这里是陈仓道与祁山道的交汇处.

往东是汉中的屏障阳安关。

往西南是武都的下辩县,当年汉中之战,张飞、马超、吴兰、雷铜就是攻打下辩,因为兵力支援不上,反被曹洪、曹休、曹真打败。过了下辩县,就是祁山。

河池县往东南,是蜀中到汉中的主要通道金牛道。

可以说,河池县是武都的地理枢纽所在。

同时这里也极为险要。

曹操经过这里时,有氐王窦茂众万余人恃险不服,惹怒了曹操,在攻破氐人城寨后,尽屠之。

曹真把赵云逼回汉中后,曹魏尚书右仆射、侍中卫臻向魏帝曹睿提议走陈仓道断蜀军粮道,得到了魏帝的肯定。

曹睿任卫臻为征蜀将军,派其前往陈仓作为大将军曹真的副将,准备学当年的武皇帝,兵出散关,从陈仓道走武都进入汉中。

就算是攻不破汉中的阳安关,也可以威胁陇右蜀军的粮道。

不得不说,曹操当年派兵把守故道县险隘的做法,给重新进入武都的曹魏大军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自陈仓到故道县,有近三百里,卫臻率前军急行,一路通畅无阻,顺利到达故道县,不但加强了故道县的关隘守卫,而且还为曹真大军的到来提前作好了准备。

一直密切注意陈仓道方向的阳安关守将马岱,得知故道县出现曹魏大军后,急忙通知镇东将军赵云。

赵云接到马岱的消息,连忙赶到阳安关与马岱汇合,然后亲率精兵一万前往河池据险而守,同时通知廖化,紧守下辩。

只要守住了河池和下辩,就能保证北伐大军的粮道,同时也保证北伐大军能随时退回汉中。

不得不说,曹军在听到陇关失守后,立马兵出散关的行为,这个反应非常快。

陇关不在手里,无法快速进入陇右,失了先机。

但故道县仍是在手里,可以从那里轻易地进入武都,分击河池和下辩,这两处只要能攻下一个,那就相当于截断了北伐大军的粮道。

这一举动,直接就把失了陇关的被动化为了主动。

更要命的是,原本远遁羌道的强端,在听到曹魏大军北边进入武都后,立刻举兵响应,并联合二十多个部落,集两万余众越过羌水,扬言要从南边攻打下辩。

一时之间,祁山道这条北伐大军的粮道,突然就遭受到南北两个方向的威胁。

东西走向的羌水,两边皆是高山,大多数地段皆是难以行走。

但也有几处河谷,因为地理比较开阔的原因,形成了小小的河谷平原。

离下辩最近的一个河谷平原,约有三百里,此处南边是羌水,北边是一大片平地,同时河谷的北边高山,还有一条河水流下来,汇入羌水。

这两条河水的交汇处,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三角平原地带。

这里草木茂盛,气候温和,两边又有高山峻岭作为屏障,平常乃是羌氐聚居放牧所在,如今已经成了强端大军汇集的地方。

各式各样的羌氐营帐皆是围绕着最中间的一个大帐而立,牛羊马的嘶叫声,各种让人听不懂的羌胡之语,这平日里安静的河谷显得极是热闹。

时不时还可以看到有氐人首领带着族中精壮,或数十,或数百,驱赶着牛羊从南边的高山那里翻越而来,然后再在最外头竖起营帐。

河谷的上空,飘浮着各种粪便的气味,以及胡人特有的膻腥味。

“大王,我们为什么不等汉人自己打出结果再出去?”

最中间的大帐里,各个部落的氐人首领毫无章法地坐在地上,嚷嚷个不停。

“汉人的武器很厉害,我们只有一部分族人有铁做的兵器,就算是两万人,也打不过他们五千人。”

“怕什么?我们有山神保佑,这里的高山,就是我们最大的保证。就算是打不过他们,我们也可以躲到山里,他们追不上我们。”

同时也有人在担忧,“我的族里已经存了一个冬天的羊毛,本想着开春就可以卖给汉中,可是没想到汉人竟然又开始打仗了。”

说着看了看坐在上头的强端,“我们不帮汉中的汉人,反而与他们为敌,以后他们会不会不再收我们的羊毛?”

这一番话出来,不少人皆是赞同,“强大王,你与北边的汉人交好,我们都是知道的,但汉中的汉人愿意让我们拿没用的羊毛来换毛布,这些年过冬,大伙才好过了不少。”

“若是得罪了汉中的汉人,他们不再给我们羊毛,我们的族人岂不是又要开始挨冻?”

“对啊强大王,此事还是需要三思才是。”

强端看着底下的众人,脸色有些阴沉。

这几年,他与天水的汉人合作,控制了沮县的羊毛交易,从中牟取了巨大的好处,同时也让自己的部族成为武都和阴平两地最大的氐人部族。

强端不懂什么叫经济战争,但他知道,只要自己控制羊毛交易一天,那么他就是武都阴平最大的氐王。

此次召集众君长前来,其实他就是想要看看自己在武都阴平的众部族君长的眼中,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份量。

如今看来,自己在众人眼里,已经算得是一呼百应。

一声令下,所有的氐人君长就远道赶来。

但对于强端来说,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因为自己要做的,是这些人的王,而不是只被看成是比他们强大的部族君长。

现在他们敢质疑自己,敢反对自己。这样的态度,根本就不是面对一个上位者的态度。

此次出兵,只要领着他们打败了他们眼中的强大汉人,自己就可以在进一步建立起权威。

看到强端坐在上头不说话,底下的人就越发地大胆起来。

他们不敢去说强端,于是就把矛头对准了站在强端身边的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