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588章 告黑状

第0588章 告黑状(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陇关掌握在手中,冯永心里的大石头这才终于放了下来。

站在陇关东门的瓮城上,远眺东边,陇山下的汧水隐约可见。

冯永心里一阵可惜:若是能直接占有以汧水为名的汧县,那才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无论是走关陇大道,还是番须道,甚至是更北边的鸡头道,都必须经过汧县。

只要堵住了那里,那么大汉就不用分兵去守陇山南北的所有道路,甚至连陇山东边的安宁郡也可以一鼓而定。

曹魏想支援陇右,就只能是从陈仓狭道进入,辛辛苦苦进来个几千人,还不够大汉塞牙缝。

可惜的是汧县太远了,这个时候,张郃至少已经到了汧县,甚至有可以已经过了汧县,快则一天,最慢不过三天,他就可以到达陇关。

想到这里,冯永转过身去,吩咐一声,“油罐还有没有?有的话,放到瓮城墙根下,把城墙熏黑。”

“兄长,为何要这么做?”

看着冯永所下的令这么古怪,赵广不解地问道。

“陇关残兵败退,必然会把消息传给东边来援的曹贼。我们虽然轻松攻取陇关,但这一场大火,同时也把陇关烧成了白地。”

“如今陇关守城器械不足,唯有城墙可倚。来援的曹将定然也通过败走的贼军知道这一情况,若是那曹将心急,说不定会仗其精兵,想着法子重夺陇关。”

“我把东边的瓮城城墙熏黑,就是做出关城可轻易而下的假像,可促使他下定决心攻城。我们在这里多吸引他一日,丞相在陇右就多出一分把握。”

冯永耐心解释道,“夺关只是第一步,说不定,接下来才是真正恶战的开始。”

众人这才恍然。

“故我们半点也放松不得。王将军,烦请你率本部人马驻守北边的关山,与关城相呼应,到时曹贼到来,若是与关城联系不上,是战是守,你自作决定。”

“张将军,重整关城,阻东面来援之敌,就交与你了。王小将军,你率一百名暗夜猎手,散布于陇山之东,查探上陇的曹贼,但有消息,立马回报。”

“句将军,陇关城小,且送粮到山上亦比平日困难,那些收拢过来的曹贼就烦请你送回丞相那里。”

说到这里,冯永沉吟了一下,“到时我自会写一封书信给丞相,丞相那里此时缺乏人手,你到了那里,丞相但有差遣,只要尽心而为即可。到时造化如何,就看你自己了。”

句扶大喜,连忙行了大礼道,“冯将军举荐之恩,扶永世不忘!”

丞相这几年对蜀中世家多有打压,句家在巴西郡乃是大姓,自然也不能幸免,甚至前几年蜀中粮价大涨大跌,句家也亏损了不少。

所以自己其实算是族中以防万一的后路。

没想到世事无常,大汉先是有堂郎县的铜矿,后有越巂郡的马场,现在又有汉中的工坊名额,族中因为有自己的关系,皆有参与。

若是此次北伐自己能有所作为,那么自己这一房在巴西郡的几房句家里就算是出头了。

“那是你有本事,若是你没本事,我也不会向丞相推荐。”

冯永摆摆手。

几人各自领命而去,唯有赵广和杨千万无安排。

赵广与冯永最是亲密,没了外人在场,当下就直接问道,“兄长,我与魏然,当做什么?”

“你们二人,比句扶先行一步,率沮县人马回冀城。”

赵广一听就急了,“兄长,你不是说接下来才是恶战么?曹贼未至而让我们先行离开,这……这……兄长莫不是不爱我们了?怎么功劳都让给别人了?”

“噫!嘁!”冯永回头就是一脚,骂道,“蠢货!”

赵广不敢躲闪,生生受了这一脚,疼得他直咧嘴。

兄长这几年身体越发地健硕,力气也越来越大,早已不是当初认识的力弱模样。

再加上这一次兄长对陇关所施的手段,还有那些曹贼的惨相,实是让人惊心无比,能不惹兄长,还是不要惹了。

“我们出发前,上邽和陇西郡皆未下,反观我们,三日破陇关险要,断阻曹贼驰援陇右,让丞相无忧平陇右。”

“就算是现在那魏老匹夫和吴将军攻下了陇西郡和上邽城,那也无法与我们相提并论,更别说他们如今究竟有没有攻下亦未可知。”

不是冯永看不起吴懿,而是上邽城本就坚固无比,当年位面之子亲领大军,手下数位大将,围隗嚣败军所守上邽数月都无法攻下。

更别说如今上邽还有广魏郡作为依靠,甚至关中的曹魏也可以通过陈仓狭道给予支援。

所以诸葛老妖估计也没想着吴懿这支偏师能攻下上邽,只不过是让他堵住陈仓到上邽这条通道,不让曹魏关中的援军出来捣乱。

至于魏老匹夫,那就更不用说。

本就是偏师轻装西进,而且路途又远,再加上他所遇到的敌人……嘿嘿!

冯永想到这里,脸上就忍不住地露出冷笑。

陇西太守游楚,那可是历史留名的人物,在第一次北伐后他被曹睿另眼相看,甚至还特意下令诏见,岂是易与之辈?魏老匹夫你就等着吃瘪吧!

想到这里,冯永指了指东北方,说道,“如今上邽有吴将军,陇西郡有魏老匹夫,凉州方向有关张二位舅……嗯,君侯。唯有东北方的安定郡,无人可去。”

“偏偏安定郡有萧关,有上陇的鸡头道,瓦亭等要道险隘,乃是必守之地,奈何丞相分不出人手,你们说,若是此时你们挟着破陇关之胜势回到冀城,丞相会怎么办?”

“除了我等,还有谁能担此大任?”赵广眼中大亮,佩服无比地说道,“是小弟错了!小弟这就马上整备兵马动身。”

“等会!”冯永叫住赵广,看了看周围,确认都是自己人,这才低声说道,“当日我叫你路过街亭时要记得细观地形,你没忘吧?”

“自然没忘。”

“那好,我问你,若是让你来守街亭,你当如何?”

“这还用问,自是利用街亭旧城当道立寨。”

赵广奇怪地说了一句,然后看到冯永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福至心灵,连忙补充道,“还有,学兄长派王将军去关山驻守一般,在街亭的南山派一偏师,以作呼应。”

冯永点点头,“你领军过街亭时,帮我看看那马大……咳,马参军,是如何立寨的。若是与你想的不同,则把街亭的情况告诉丞相。”

冯永长途奔袭,大破曹贼而据有陇关,如今的说话分量自然要比一开始重了不少。

而赵广与冯永则是绑定一起的,赵广说的话,有很多时候就是代表了冯永的态度。

马大嘴是大汉丞相得意门生,别人不敢告他的黑状,冯鬼王干起来,毫无压力。

当年第一次见面时你就把我当成了精神病人员,本人号称心狠手辣小文和,岂会不记得?

赵广却是想不通兄长为何要跟马谡过不去,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问道,“小弟当如何说?”

“你这是打算蠢死吗?”冯永骂道,“你就拿我与你探讨街亭地形的理由,提上一嘴,丞相自然就明白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