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582章 军纪

第0582章 军纪(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蒙着生皮的轒轀车正缓缓而行,冲向上邽城下。

轒轀车有四轮,没有车底,车里头的十名士卒皆是腰挂环首刀,脚踩实地,双手推车。

车子很快就进入弩箭的范围,只听得开始有“彭彭”的声音,这是箭羽射到车皮上的声音,站在最前面的士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有箭羽不断地落到前面的地上。

越是向前,箭羽的力度越大。

“噗”地一声,在离城下不足三十步的时候,终于有一支箭羽射穿了车皮,从一名士卒的脸上擦过,溅起一道血线。

士卒的身子一下子绷得紧紧的,眼珠子直直地看着这支箭,就差那么一点点,就穿过了自己的脑袋。

轒轀车后头,还有木幔车,在安装了轮子的车上,撑起一大块木板,士卒低着头,躲在木板后,埋头推车,直冲城下。

最简陋的,莫过于士卒单手撑起的盾牌,呐喊冲城。

即便是这样,他们也还是幸运的,更多的士卒,则是直接推着云梯冲上来,身子直接暴露在城上敌人的弓弩杀伤范围之下。

咻咻地密集破空声,密密麻麻地攒射下来,有一种遮天蔽日的气势,再加上重力的作用,时不时地还闪过亮光,像暴雨洗礼一般落到了汉军的头顶上。

向前猛冲的汉军士卒,不少人的身子上时不时地爆出血花,仍旧有惯性向前冲了几步以后,这才因为失去了力气的支撑,软软地倒到地上。

即便是冲到了城上,简陋的云梯依旧给不了士卒太多的保护。

羽箭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有檑木滚石从城头砸下来。

攀爬到一半的士卒,被砸中后,惨呼一声,直接翻身掉了下去,摔了个血肉模糊。

极少数能奋勇而上的队率,刚刚越过女墙,数杆长枪便捅过来,还没看清墙上到底有什么,他便被高高挑起,半空中的身子飘出血花,淋下一片血雾。

“轰!”

“轰!”

“轰!”

……

趁着士卒顺着云梯蚁附而上冲城车终于找到了机会,直撞城门,以巨大的原木做成的撞木一次又一次地冲撞着城门,无数尘土飞扬。

可惜的是,厚厚的城门后头,早已经用屋梁石块原木等物堵死。

即使石块檑木不断地滚落,但城门依然矗立在那里,毫无打开的迹象。

反而有石头突然砸下来,推着冲车的士卒有人一声惨呼,倒地不起。

自古以来,攻城一直就是以人拿填堆而成。

城下的汉军倒也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只见有人推出巨大的橹盾,立到城下不远处,弓箭手靠着橹盾的保护,开始引弓抛射。

一时间,乱箭如雨。

正站在城头奋力射箭的曹兵一个不防,有十数人的额头、脑袋、胸口等处,插上了箭羽,红的白的,污物横流,“呃呃”作响,倒在城墙之上。

更有甚者,直接翻倒落到城外。

从城下射上来的箭羽,更多的是射到城墙上,或被弹了下去,或直接插入墙中。

不一会儿,城墙上的不少地方便插满了箭,犹如箭林。

吴懿站在一个小山坡上,看着士卒们不断地倒上,不断地补上,伤亡惨重,依旧没有任何进展,眉头皱得紧紧的。

这上邽城,不愧是光武皇帝派了数万人马攻打几个月都没能打下的坚城。

引渭水支流作护城河,如今开春,正是渭水上源融冰之时,河水充足。

再加上后方又有临渭县接应,城内守兵根本没有后顾之忧,自是有坚守之心。

如今攻打了近十日,才填平了护城河,摸到了城墙下,却已经损了四千多的士卒。

看着士卒冲了三次,云梯渐毁,士气开始低落,吴懿知道,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

鸣金声起,士卒如潮水般地退了下来。

城上响起了欢呼声。

不一会儿,汉军的辅兵空着两手,不佩兵器,不着胄甲地走过来,开始默默地清理城下的尸体,同时挪走哀嚎不已的伤兵。

城上的守兵无人张弓射箭,只是警惕地看着。

待汉军辅兵清理完毕,底下还堆了一小堆尸体没有运走,这是曹军的倒霉鬼从城上翻下来的。

于是城上开始吊下吊篮,曹军派了人手下来运回自家同袍的尸体。

从最西边陇西郡的武襄城,到天水郡的冀城,然后是上邽城,再到南安的临渭城,皆是旁靠渭水而建。

同一时间,同一条河,类似的情况也在武襄城和冀城上演着。

曹魏的将士依靠城池,对汉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他们都知道,拖得久一日,朝廷的援军就会近一日的路程,对自己就越有利。

在冯永离开一日后,马谡也跟着出发,目标是街亭,两军首尾相连,蜿若长蛇。

这是冯永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领军攻伐,越巂那一次,对付奴隶制半奴隶制的夷人,只能算是热身。

在陇山的另一边,张郃领着同样长蛇般的队伍,在急速前进。

两支队伍很可能会在某一个地点上碰撞出巨大的火花。

从冀城北上到陇山上,有一个地方乃是必经之路,那就是陇右的东门户略阳。

略阳地处平川,土地肥沃,在马超乱凉州以前,乃是富庶之地。

后来马超割据陇右,陇右门户便成为了战乱之地,夏侯渊数次上陇,皆经过此地,由此,略阳日渐衰落。

到后来,曹操迁汉中之民到洛阳邺城等地,陇右元气大伤。

再加上曹魏在陇右又没有多少兵力,为了防止马超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曹魏便有意识地把陇右阻挡关中方向进军的部分战略要地摧毁。

街亭、略阳皆在此列。

略阳城经过近十年的休养,如今的人家仍是不多,甚至连守城的兵卒都没有。

城中百姓听闻汉军前来,皆是战战兢兢地出来迎接王师。

赵广纵马上前,只见站在略阳残破城门前的百姓不过一两百人,大多衣着破烂,其中站在最中间的,亦只不过是稍为干净整洁一些。

“吾见这略阳的田地不少,怎么城里就你们这么些人?”

赵广翻身下马,开口问道。

“回将军,这略阳,朝廷……不是,是那个曹贼,不设县衙。这些田庄,其实大多是清水、冀城的那些大姓人家派人过来开荒的。”

“听闻王师前来,早就逃回去了,只剩我等这些人无处可去,恭迎王师。”

最中间的老人脸上带着卑微的笑容,却无法掩饰那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的身子。

赵广扫了一眼排在前面那些人手里拿着的东西,不过是些粮食清水。

当下点点头,重新翻身上马,吩咐道,“既如此,那你们就自回城中,不得随意出门。大军过后,才能自行出来。”

“多谢将军!多谢将军!”

看到赵广没有纵兵抢掠的意思,百姓皆是感激,放下手里的食物和清水,连忙奔回那残败的城里四散不见。

不一会儿,只剩下三名百姓站在那里不动。

为首一人走上前来,亮出一块腰牌,侍卫接过来,递给赵广。

赵广看了看,把腰牌抛了回去,突然问道,“人生自古谁无死?”

“早死晚死都得死!”

来人接了一句。

暗号对上了,赵广这才点点头,“城里的情况如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