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573章 异道会潼关?

第0573章 异道会潼关?(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建兴六年一月,东吴荆州陆逊闻孟达反,遂派诸葛谨率五千人马,号三万人,大张旗鼓,从秭归出发,欲渡粉水,以攻房陵,援上庸孟达。

驻守襄阳的张郃得到消息,飞马传报司马懿,自请从襄阳率军拦截。

时司马懿已经渡过了堵水,把孟达所立的木栅栏尽数摧毁,同时在这几日内,从宛城所调来的大军已经陆续全部到达,把上庸城围了个密不透风。

得到张郃传来的消息,司马懿军中诸将皆是大惊:若是陆逊亲率大军至,只怕就要背腹受敌,有被截断后路之忧。

唯有司马懿哈哈大笑,“诸君担心太过!吾料陆逊决不敢亲率大军而来。”

众人问其因,司马懿便解释道,“陆逊若是敢亲率大军深入险地,我只需于房陵附近的筑水守住渡口,他便难以寸进。”

“襄阳张郃,乃是河北名将,介时可从侧翼断其后路,到时他进不得,退不得,岂非是自陷死地?上庸城内,孟达兵少,如今只敢龟缩城后,安敢出城?”

“到时陆逊莫说是与孟达内外接应,只怕连他自己都回不得荆州,真若如此,荆州南边诸郡,再不为东吴所有。”

“陆逊此人,知虚识,识兵势,决不会这般弄险。故我料那吴兵,虽称大军,实不过偏师耳,诸位勿忧。”

说到这里,司马懿环视帐内诸将,神情一肃,“众将听令!从明日起,大军分八路,加紧攻打上庸城,各将必须亲自督军在前。”

“各军中司马严加监督,若有违令者,斩之!”

众人轰然应诺。

然后司马懿又给襄阳的张郃去令,让其不得妄动,以免荆州陆逊趁虚攻打襄阳,同时从自己所部分出一枝人马,前往房陵,以防吴兵。

第二日,孟达带着邓贤和李辅巡城,看到城下密密麻麻的全是魏兵,当下面有忧色,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两人已经是脸色发白。

过了几日,静守南郡的陆逊看到襄阳按兵不动,叹息一声:新城地势实是过于深远,与自己隔了一个房陵,与汉中又隔了一个魏兴,无论吴汉,对其皆是远水难救近火。

若是司马懿不在,孟达能令城中将士起死守之心,那尚还可救,如今司马懿亲率大军前来,则孟达难逃一死。

自己这边面对的是司马懿和张郃,难以施展,就是不知,汉中的诸葛亮,有没有办法越过山水之险和魏兴郡?

陆逊这边正在叹息,比他提早出兵的李遗和黄崇正率军顺汉水而下,在距西城尚有三百里时,便闻申仪已经在安桥派兵把守。

于是两人便停驻下来,商量对策。

“文轩,若是顺水而下,我们最多也就是止步于安桥,再无寸进,虽说也算是勉强达到丞相的要求,但一番往来,却是寸功未得,总是有点不甘心。”

两人站在汉水岸边,两边皆是崇山峻岭,猿猴攀援于山林之间,苍鹰盘旋于半空之上,地形极是险竣。

若是冒然而进,只消千余人在某处关隘把守,别说是三千人,就是上万大军,亦难通行。

自己顺水而下都这般难行,那曹贼想要逆流而上,那只会是难上加难。

李遗点头,看着汉水轰隆而下,眉宇间有忧色,“确是有些不甘心,只是这山水之险,委实令人无奈。”

“当年先帝派刘封与孟达顺水而下,能取得上庸等地,皆是因为当时曹贼尚未顾及这等深远之地,而且当地豪族申家家主申耽乃是主动举众而降。”

“如今申耽被曹贼迁去南阳,其弟申仪,却是叛汉之徒,举宗兵拒守关口,我们难以通行啊。”

黄崇看了李遗一眼,犹豫一下,这才说道,“我倒是知道有一条路能绕过安桥之后,就是有点危险。”

“嗯?”

李遗转头看向黄崇,他心思机巧,自然知道黄崇话里是什么意思。

意致这是准备没打算按丞相的意思来谨慎行事,他这是准备真正地想要打通通往新城的道路啊!

“你且先说说看。”李遗开口道,同时心里在想着,意致当年在南乡当县尉时,看来确实是下了一番功夫。

“文轩可记得我们过来时,有一个地方叫安阳?”

“自然记得,它是我们进入魏境的第一个县地。”

黄崇点头,蹲了下来,摆上一块石头,“这个是安阳。”

然后南北向摆上一条树枝,“安阳往北,有一条道,叫子午谷道,它直通关中长安。”

最后又东西向摆了一条树枝,“安阳往东,则可以翻越秦岭余脉,通往洵水。洵水往南注入汉水,便是当年先帝令申仪屯兵之地,名叫洵口。”

“洵口东边,有一个用垒石筑成的关口,叫木兰塞,乃是去上庸的必经之路。若是袭下木兰塞,西城就会变成内外断绝的孤地。”

“申仪虽名为魏将,但实是上庸一带的豪族,手上所领,皆是申家宗族之兵,不过二千余人。介时若是听闻外路断绝,军心必乱,你我二人前后夹击,定能破之。”

李遗听了,怦然心动,他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摇头,“这么说来,若你攻不下木兰塞,岂不是有危险?”

“不会。”黄崇拍了拍身上的干粮袋,断然道,“兄长所制干粮,若是全力背上,足有一个半月之食,足够往来。”

李遗犹豫道,“我若是被拦在安桥那里,只怕无法接应你,你当如何?”

“申仪兵少,他若是敢分兵,那就是找死。我若是打不下木兰塞,自会从原路返回。”

“若是打下了木兰塞,那就更好。曹贼想增援西城,一个是强攻木兰塞,那时我即便是守不住,亦可从洵水退走。”

“还有一个则是曹军从长安进子午谷,然后顺着洵水南下。子午谷难行,就算能来,人数亦不多,在长安曹军来援之前,我也有足够的时候离开。”

黄崇一口气说完,站起身来,目光盯着李遗,“文轩,丞相让我们率军而来,是为了能让孟达坚守得久一些。”

“孟达守得越久,对丞相北伐就越有利。若是能攻下西城,曹贼必然军心震动,我们即便是救不了孟达,也可以大大拖延上庸城破的时间。”

李遗终于点头,咬牙道,“好!我分你一半兵力。你带兵返回安阳,我继续顺水而下,若是我能破安桥,则尽力破之。若是破不了,则与之相持,吸引申仪的注意,你千万小心!”

黄崇大喜,“明白!”

汉中。

冯永从南乡送走了李遗和黄崇,没有时间多呆,在叮嘱李球注意接应两人后,又匆匆忙忙地赶回了南郑。

他还要抓紧时间整合军队,最主要的是让士卒们熟悉新型重弩。

这一日,他正在巡视各营,只见句扶步履匆匆而至,“禀将军,中军派了人过来传话,要将军立刻前往帅营议事。”

张嶷领长刀营,王平领弓弩营,而句扶平日里则是巡察各营,协助冯永管军中诸事。

此时听到他说诸葛亮让自己到帅营议事,冯永眼中猛地爆出精光,“终于来了么?”

这般说着,抬脚便往帅营方向走去,同时嘴里吩咐道,“句将军你继续巡视,营中诸事不可怠慢。”

“诺!”

在中军营寨门前验过身份,冯永行至帅帐外,报上职务姓名,得令后,方才进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