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571章 旧情

第0571章 旧情(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对于冯永来说,这一次北伐,就是把这些年的身家全部押上了,梭哈一把。

而且对手的段位很厉害,就算不是赌神,少说也是亚洲赌王这种级别的。

所以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整整一天,他都带着人在南乡的各个地方来回奔走,视察南乡的北伐物资准备。

直到日头下山,这才率人从工坊返回内城。

“这些日子,叫食堂多做些肉食。养猪场,牧场,甚至狗场都可以拿一些菜犬出来,菜肴里多放些盐。”

冯永连走边吩咐道。

劳动量越大,就越需要补充热量,同时口味也重,这是因为流汗,所以体内急需补充盐份。

“小弟明白。”

李球点头,不过他当看到冯永走去的方向,脸色却是闪过一抹古怪,“兄长今夜不住县衙,要住大院子么?”

“我住县衙做甚?”

冯永没有回头,自然看不到李球的古怪表情,他如今满脑子的北伐,哪里有心思去想李球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虽说此次过来,是得了丞相的允许,但毕竟不是以巡视的名义过来,住县衙就过了。再说了,住家里不是更舒服一些么?”

“家里?”李球的神色更古怪了,想了想,然后恍然,露出钦佩之色。

“可不就是第二个家?”冯永说着,从大院子大门看去,里头已经点起了灯烛,当下就有些感慨,“当年……”

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

他想了想,然后转身,对着李球说道,“你说得对,我觉得应该住县……”

话没说完,只听得一个声音传过来,“阿兄要去哪?院里已经备好了晚食,劳累了一天,不准备歇息么?”

在薄薄的夜色里,只见一个女郎,提着灯笼,站在大院门口,犹如倚门等候夫君归来的小妇人。

冯永长叹一声,看了李球一眼,喃喃道,“以后说话要记得说清楚些。”

然后咬咬牙,转过身去,惊喜地叫道,“四娘如何在此?”

张星忆走过来,微微一笑,犹如花蕊含露,“小妹一直在呢,就等阿兄归来。”

意味深长,很意味深长……

冯永脸皮有些发烧,不敢去看张星忆的眼睛,顾左右而言他,“外头太冷,小心着了凉。”

“阿兄整日为国事奔波,小妹就是等那么一会,又有何妨?”

张星忆温柔道,“关阿姊前两日来了信,说阿兄这些日子一直劳累,多事少食,今日看来,果是如此。阿兄快进去吧,莫要再在这里耽搁,免得晚食又要凉了。”

说着,那看了一下冯永的身后众人,“诸位也一起进去吃点吧?”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张小娘子还提起关娘子,众人哪敢掺和这种事情?

只是为首的李遗咳了一声,摆摆手,“不必了,兄长这些日子劳累得很,我等就不要再去打扰了,烦请张小娘子照顾好兄长。”

同时心里感叹一声,果然娶妻还是要娶贤。

“是啊,兄长记得早些歇息。”李球拱了拱手,“小弟就先告辞了。”

看着众人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冯永心里一急,拉住李遗的衣袖,“你们忙了一天了,不饿么?一起进去吃点……”

“咳,兄长就不必为我等担心了。这工坊的小食堂,十二个时辰都有人待命,兄长还是莫要辜负了……嗯,张小娘子的一片好意。”

说完,掰开冯永的手,带着众人这就么走了。

待走远后,黄崇这才低声问道,“文轩,这么做,当真无碍么?”

“怕什么?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兄长家里的话事娘子可是姓关,又不是姓张。”

李遗摇头道,“再说了,越巂那边,兄长不是也让糜家入了那蛮女牧场的马场份额么?张小娘子……”

说着,他看了一下周围,确实没有其他外人,这才低声道,“毕竟是皇后的亲妹子,兄长也不能做得太过吧?”

“而且,张小娘子如今是张家在南乡产业的主事人,光是南乡的桑皮麻丝,都是她说了算,真要惹恼了她……”

李遗想了想,也不知用什么话来形容,最后只说了一句,“想想许勋。兄长的这个事情,我们还是莫要掺和了,想来兄长自有分寸。”

“兄长也是为难……”

黄崇叹息一声。

一边是皇家,一边是帮大汉打下江山的权贵。

若是张小娘子的身份与皇室无关,就算她是哪个世家,甚至是哪家权贵的嫡女,只要兄长有意,睡了就睡了,反正你情我愿的事情。

大不了事后兄弟们帮忙安排个落破户接手,怕个卵?

给她的家里塞点羊毛红糖,真要让人尝到了甜头,估计对方还想再送一个过来。

要是不愿意……反正大汉权贵和蜀中不少世家觉得都挺好的,你自己看着办。

李遗黄崇李球皆是世家子弟,在他们看来,凭兄长如今的身份,如果张小娘子去掉皇后妹子的身份,事情还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个女子而已,相比起大伙那么大的根基家业,算得了什么?

“阿兄且先坐,小妹帮你倒碗水来。”

张星忆把冯永迎进自己小院的厢房里,帮他脱下外套,挂到一旁,又亲自倒了一碗水,递到冯永跟前,“外头有些冷,阿兄先喝口热水,晚食很快就上来了。”

宛如一个贤惠的妻子。

冯永有些不自在,端起碗喝了一口,这才“咦”了一声,就着蜡烛一看,水的颜色竟是泛着微黄。

“这是蜂蜜水?”冯永讶道,“这个季节,四娘哪来的蜂蜜?”

张星忆看着他,“看来你当真是享过福的,还知道蜜水。”

“不是说了我是山门出身么?知道蜂蜜很奇怪?”

冯永又喝了一口,这才把碗放下问道。

“吹什么大气?一边假扮是流民的儿子,一边又要自称是高人子弟,不觉得累得慌?”

张星忆不屑地说道。

一副白富美看不起穷吊丝的鄙夷样。

冯永“啧”了一声,摆摆手,“我跟你说不明白。”

“说不明白就别说了,糊里糊涂的也挺好。”

张星忆幽幽地说道。

冯永沉默。

这时,只听得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侍女端着晚食进来。

张星忆起身,接过饭肴,亲自摆到冯永面前。

“尝尝,合不合口味。”

张星忆递过一双筷子,眼中满是期待地问道。

冯永接过来,夹起一块排骨放到嘴里,眼中一亮。

“好吃吧?”

张星忆看到冯永这表情,似乎很有成就感,笑嘻嘻地问道。

“唔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