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567章 德不配位

第0567章 德不配位(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吾誓必杀汝!”

孙权怒发冲冠,拔剑把自己前面的案几劈成两半,牙齿格格作响。

“传令给荆州都督陆逊,命其务必查出那韩贼逃往何处,若是能半路拦截,不惜代价,也要把他拦住,生死毋论!”

“诺!”

“啊啊啊……韩家贼子,我与你不共戴天!”

从来只有自己占别人便宜的孙权,猛然吃了这么一个亏,当场气得差点发了疯,挥舞着手里的剑,把已经成了两半的案几再剁成十数块。

东吴有人往北投魏,蜀地亦有人投魏。

郭模轻舟渡汉水而下,被魏兴郡巡视河口的士卒拦截。

面对士卒的刀枪,郭模夷然不惧,只听他从容道,“某从蜀地而来,有紧急军情,欲告知申太守,你等速速禀报。”

士卒问道,“如何证明你是细作?”

郭模从怀里摸出一个官印,“这是伪蜀的官印,你等若是不识,便让申太守试辨之。前年蜀地亦曾有个王冲弃蜀而来,乃是我的相识之人。”

“你等把此物和此话传于申太守,介时见与不见我,自有申太守决定。”

士卒接过官印,心里本已信了三分,如今再听对方提起前年有人投大魏之事,又更信三分。

“好,某先这就派人去告知太守,在太守传令下来之前,还请先生委屈一阵。”

领头的士卒点头,监护着郭模向西城而去。

申仪得了下边人消息,只当是又有伪蜀的人要投靠大魏,倒也没多重视。

哪知郭模却是给他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新城郡太守孟达阴通蜀吴二虏,欲背叛大魏。

申仪先是大惊,然后又大喜。

申家本是上庸一带的豪族,汉末天下大乱时,申家就是上庸一带的土皇帝。

张鲁割据汉中时,申家先是与张鲁互通消息,后面张鲁被曹操灭后,申家又投靠了曹操,谁知流年不利,没过几年,汉中第三次易手,到了刘备手中。

刘备派刘封、孟达顺汉水而下,攻打上庸,申家只得又降了刘备。

也不知是不是申家祖坟埋得方向不太对,没等安分两年,孟达又叛蜀投魏,于是申家又跟着再次归魏。

这一通反复下来,把申家折腾得够呛不说,偏偏孟达又受曹丕宠信,曹丕把房陵、上庸、西城三郡合成一个新城郡,任孟达为太守。

上庸的地头蛇申家只落了一个魏兴郡太守,自家的根基地盘掌握在孟达手里。

申仪不敢公开说曹丕的不是,但对孟达却是从未隐藏过自己的怨恨。

如今听到孟达暗通吴蜀,岂有不大喜之理?

他连夜派人护送郭模去宛城,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总督荆州军事的骠骑大将军司马懿,同时大肆宣扬孟达欲反之事。

司马懿接到申仪的消息和被送过来的郭模,先是从容一笑,亲自给郭模摆了宴席,竟是一点也不见着急的模样。

郭模见此,心里不禁暗暗担忧,试探着问道,“大将军为何如此镇定,莫不成是有了对策?”

“吾确早已有对策矣。”司马懿微微一笑,“我出洛阳前,刘侍中曾告诫,孟达有反相,让我注意提防,故我到了宛城,早就做好准备,只待今日。”

郭模吃了一惊,问道,“敢问是那位刘侍中是何人?”

“便是后汉光武皇帝玄孙,刘晔刘子扬是也,其人有佐世之才,精于识人。”

“原来如此,待某到洛阳,若是有机会,定要上门拜访一番。”

郭模听了,脸上现出惊讶之色,心里却是暗自骂道,我道是何人,原来是数典忘祖,背祖忘宗的刘老卒!

待送走郭模后,原本一脸从容的司马懿脸上却是沉了下来,直接就把案几上的东西砸个稀烂,在郭模面前的从容尔雅全都不见,只听得他恼怒地骂道,“孟达小人,申仪蠢昧!”

“大人不是说早有准备,以防孟达,怎么这般生气?”

司马师在旁边问道。

“从宛城至新城,有一千二百里,我就是早有准备,那也得有时间赶到那里。那申仪不知好歹,竟是大肆宣扬孟达暗通蜀吴之举,这岂不是逼得孟达早日反叛?到时若是宛城大军赶不及,西南之地,就要成国之大患!”

司马懿恼怒无比地说道。

“这申仪,岂非是弄巧成拙?”

司马师大惊。

“他非是弄巧成拙,而是故意逼反孟达!”司马懿冷笑一声,“申家在新城久有根基,孟达当时又是新降之人,按理说,新城太守之位应该是由他来坐才是。”

“哪知先帝宠信孟达,委之以西南之地。他虽是魏兴太守,但实是在孟达之下,你让他如何能忍得下,自是恨不得早日赶走孟达。”

司马师一听,这才明白过来,当下骂道,“为一己之利而不顾国事,当真是自私至极!他这般做,岂不是害了大人?”

司马懿终究是老谋深算之辈,只见他很快就平复了自己的情绪,眼露深沉,缓缓道,“孟达,苟利之徒尔!”

“身在大魏,却先通蜀,又通吴,可见此时他正想着如何才能得到最大好处。我们应当在其未下决心时速度进军以解决其人。”

“大人,那我们当如何?”

“我先写一封信给他,以好言慰解,暂时先把他拖住。你速去点兵,以马军先行,日夜兼程,秘密潜行。”

“诺!”

孟达听到有人揭发他暗通蜀吴之事,心里很是惊惧,正待立刻举事,哪知却突然收到司马懿的信。

信中写道:

昔日将军弃刘备,投身大义,先帝委将军以疆场之任,任将军以西南之地,以图伐蜀,可谓心贯白日,与将军坦诚以对。

伪蜀之人,对将军实有切齿之恨。诸葛亮欲复仇,却苦于对将军无可奈何。郭模之言,非同小可,诸葛亮岂会轻易说与他人听?这很明显就是反间之计,将军莫要误信谣言。

孟达看完信,心里终于放下心来。

同时还有心情给诸葛亮去了一封信:

宛城离洛阳有八百里,离新城有一千二百里,就算是司马懿听到我举事,他也要上表天子。这一来一回,至少也要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我把城池加固。而且新城地处偏远,司马懿定然不会亲自来,只会另派他人领军前来。荆州诸将,我只怕司马懿一人,其他诸将过来,我必无患。

就在孟达懵懂无知,司马懿率军急行时,魏国皇宫里,一片喜气洋洋。

因为新帝在登基一年半后,终于在太和元年的最后一个月,确定册立皇后。

只是这个皇后的人选大出朝臣意料之外。

河东虞氏,乃是名门望族,是曹睿在当平原王时,曹丕亲自为他挑选的王妃。

待曹睿当太子时,虞氏则为太子妃。

曹睿登基,虞氏又被册封为夫人,乃是宫中皇后之下的最高品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