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566 叛逃

第0566 叛逃(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建兴五年的十二月有两个,称闰月。

在即将进入闰月的时候,南乡的汉水边上,有一只小船,大汉丞相站在岸边,正在给人送行。

诸葛亮脸带凝重,又有些悲忧之色,“子晋,此去凶险,千万小心。”

男子神色却是淡然,闻言微微一笑,“模身无长技,却得先帝与丞相厚待,一直惶恐,如今能为大汉复兴尽绵薄之力,岂能有贪生之念?”

“子晋千万莫要这般说,到了魏境,我只愿你能小心留得有用之身,待你我重聚之日,一同把臂言笑,同庆汉室兴复,贺己之愿得偿,岂非妙哉?”

诸葛亮鼓励道。

虽明知自己此行生死难测,丞相所言之事亦太过久远,但郭模仍是止不住地露出神往之色,仿佛看到了大汉天子重归旧都之盛况。

“若当能见到那日,模就是拼着违了禁酒令,亦要大醉三日不醒。”

诸葛亮亦是露出笑容,感慨道,“到了那时,哪还有什么禁酒令?你只管喝,我帮你倒酒。”

“好!丞相此言,模已经记下了。”郭模精神一振,“到时只望丞相莫要忘记今日之言。”

“定不会忘!”

诸葛亮神色坚定。

郭模哈哈一笑,转身走上小舟,对着丞相抱拳道,“天色不早了,模这就走了,丞相,后会有期!”

“珍重!”诸葛亮深深地鞠躬,“若大汉得以复兴,子晋居功甚伟,亮代天子谢过子晋舍生取义之举。”

“汉之志士,当该如此!”郭模大笑,转过身去,对着汉江长啸一声,然后又是一声长叹,“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

“某所憾者,便是没有亲眼看到那桃花纷飞中舞出的落英神剑,是何等美景,还有那玉箫所奏的碧海潮生曲是何等仙曲。”

诸葛亮跟着大笑,远远地对着郭模高声说道,“子晋放心,那落英神剑吾不敢说,但那碧海潮生曲,我还是有几分把握能找到的,只待子晋平安归来日,我定会双手奉上!”

“哦?丞相知那兰陵笑笑生是谁?”

大汉丞相神秘一笑。

“阿嚏!阿嚏!”

率军过了汉寿关的冯永连打了几个喷嚏,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咕哝了一句,“怎么肥似?不会这么倒霉就感冒了吧?这山谷也不算太冷啊。”

建兴五年的最后一个月,大汉丞相在汉中厉兵秣马,只待诸事准备完毕,就随时准备要出汉中北伐。

吴黄武六年整整一年时间里,武昌一带,山贼水匪日见猖獗。

武昌守将韩综屡破贼匪,但仍不能止,匪患之祸,竟有愈烈之势。

自入寒冬以来,江淮一带又结了冰。

天寒地冻,路上往来的商旅,已近绝迹,匪患这才稍了收敛。

韩综上了奏章,说天气太冷,将士缺乏御寒衣物,吴王孙权令人给武昌将士送来了一批毛布。

闰十二月,武昌城外的一个庄子,突然响起了犬吠声,然后有人大喊一声:“贼子!”

声音未落,发声的人就倒了下去,他的手捂着脖子,双眼直直地看着天上。

一群穿着厚毛衣的士卒,拿着兵器,闯入庄子后不由分说就开始屠庄。

茅草屋那破旧的门板,根本挡不住匪兵的一脚,只听得“怦”地一声,屋里的人一声惊叫,抓起秸杆遮住自己,躲到角落瑟瑟发抖。

屋里的男主人手持木棒,对着闯进来的匪兵强撑着陪起笑脸,“好汉,家里没有什么东西……”

匪兵手里拎着刀,一缕血线顺着刀尖滑下,他侧了侧脑袋,目光落到角落里的年青妇人,眼中露出意味不明的贪婪笑意。

似乎是觉得眼前的男人太过于碍眼,突然猛地挥刀劈了过去。

男主人连忙退后几步,只是茅草屋能有多大?就这么几步,他就退到了泥墙边上。

匪兵咦了一声,跨步上前,正准备再来一下,却是没注意到门后还有一个妇人,只见她拿着一根木头,直接砸向匪兵的后脑。

匪兵觉察到身后的不对,当即就往旁边闪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完全避开,妇人的闷棍敲到他的右肩上,让他的手臂一时间挥动不灵敏。

这就够了,男子趁着这个机会,木棒直接敲在对方的太阳穴上。

匪兵晃了一晃,没有倒下,正欲再提刀上前,只是手臂有些迟滞,脑门又嗡嗡作响。

只听得风声呼呼,“咚”的一声,男子的木棒再一次狠命敲来,一下,两下……

匪兵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男子上前,抢过掉在地上的刀,咬紧牙关,往对方的心口狠狠一搠。

那匪兵一声惨呼,当场死去。

“快,快!”

男子对着不知所措的妇人喊了一声,“关门!”

妇人这才如梦初醒,连忙把门重新推上。

“咚”地了一声,还没等她把门关紧,门又重新被大力踢开,一把长刀直接捅进了她的胸口,然后她的身躯被人一脚踢倒在地。

“三癞子这是失手了?”

来人杀了妇人,一点也不含糊地直接就奔男子。

男子来不及格挡,正欲后退,只是这一回没有人帮他,他哪是来人的对手?

在他意识消失前,他听到了年青妇人的哭叫声,以前那绰绰影影的混乱,还有那得意而猖狂的淫笑……

“阿兄,救我!”

男子听到了自家妹子的最后一句话,脑袋终于垂了下去,眼睛依旧睁得大大,仿佛在诉说着自己的不甘心……

武昌附近的庄子被洗劫的消息很快就传开来,引起了城里的震动。

武昌守将韩综大怒,召来所有部曲将领,“谁干的?!”

只见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假扮水匪,掠劫往来商旅行人我不管,跑去别的地方洗劫我也不管,但在武昌城眼皮底下做这等事情,岂非是陷害我等于水火?”

众人面面相觑,皆是有些心虚,因为他们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手下干的。

纵容部下一年多来,因为有将军的包庇,一直以来都是平安无赖,所以他们越发地大胆和无忌起来。

若是手下擅自洗劫武昌城外的庄子,那当真是一点也不意外。

“那庄子,可是与将军有什么联系?”

有人试探地问了一句。

韩综冷笑一声,“与我没什么联系,但与江夏的郡丞有联系,那个庄子,乃是他外舅家的。他与我一向不合,偏偏你等做事又不干净,留了线索。”

“如今他已经怀疑到我身上了,现在吴王诏我回建业,说是要彻底调查武昌匪乱之事,而且还说了,这一年多来,匪乱不断,皆是汝等剿匪不利。”

“我还得了消息,吴王不但从建业派了人过来,而且还打算把武昌将吏以下,当并收治。若是那匪乱之事再被查出,我等只怕皆是死无葬身之地!”

此话一出,众人神色大变,脸上皆是露出恐慌之色。

韩老将军乃是江东三世功臣,为江东立下赫赫战功。

韩将军承袭老将军侯爵之位,大伙本以为有他的庇护,大可无忧,没想到事情竟发展到这等地步。

“吴王果真要对我等下手耶?”

有人有些不相信地问了一句,同时又抱着一些希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