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552章 交代

第0552章 交代(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前几年的少府是一个空架子,别说是里头有多少人,就是连办事机构在哪个角落,几乎都没几个人知道。

若不是为了表明大汉是天下正统,至少在名头上需要完备的机构,恐怕连空架子的少府都有可能不存在。

当年冯永当上了少府名下诸冶监的监令,第一次去报道时,被人领着到未央宫的某个角落的一个小房子里,若不是勉强能看懂小房子门匾上写着少府二字,他几乎以为这就是个茅房。

后来么,诸冶监在冯永的捣鼓下,弄出了八牛犁,虽然少府没能从里头拿到什么油水,但好歹也沾了点名声。

少府风光起来那是汉中冶开始有产出的时候,准确地说是冯永第一次分红的时候。

如今的少府,再不是当年的茅房模样,而是在未央宫里重新划分了一大块地,又起了大房子,算是宫里最有气派的建筑之一。

毕竟是皇家的脸面嘛。

汉中冶、南乡工坊、东风快递、南中冶等等,这些与皇家有关的产业,都需要少府出面与外头打交道。

少府的办事人员也就不可遏制地膨胀起来。

特别是每个月都要派人去票行那里核帐,那就是少府的管事们最喜欢的事情。

虽然不能光明正大地拿油水,但票行懂事啊,每一次都会有车马费,外出费等,这些都是票行定好的规矩。

让人干了活,就得有酬劳,这是冯郎君说的,皇上皇后都认可。

听说票行里的不少帐房还兼任东风快递的帐房,一人拿双份俸禄。

自己这些人,因为一个月只出来一次,没有俸禄,只有一份车马费那就差不多了,所以这些钱拿得心安理得。

再加上吃吃喝喝,每一次都能让少府派出去的管事身心愉悦。

少府如今虽说不是富得流油,但在丞相府派人管着宫里的情况下,还能有自己的收入,也算是有滋有味了。

所以虽然少府里绝大多数的管事们都没有见过那位传说中的冯郎君,但心里都觉得他是自己人。

直到有一天,越巂太守府给少府递了一份问责公文。

为什么会直接递到少府里头?

因为那一批紫电宝刀最先是冯永以给自己部曲打造兵器的名义,委托汉中冶打造的。

后面得到了丞相府的授权,但被定义为越巂太守府试验新兵器,算不上正式的定制军中武器。

既然是越巂太守府私下里所为,那么这个事情就要越巂太守府自己去跟少府扯皮丞相府不管这事。

大汉丞相承诺了给冯永在越巂一定的自治权,这一点还是很有信誉的,只要不超过底线,任由他折腾越巂三县。

反正那三个县是越巂夷人最集中的地方,只要越巂有夷乱,基本都集中在那个地方,搞好了,那就是意外之喜。

没搞好,只要卑水县到安上县这一片能保住,那这一次平乱就不算亏。

自大汉丞相拿南乡五百士卒换了冯永三县自治之权,孟琰就已经把南中五部都尉的士卒陆续移到卑水县驻扎,算是稳定越巂的最后保证,同时有随时给冯永擦屁股的意思。

因为朝廷可以随时以卑水为前沿,重新进入孙水河谷。

不过如今越巂已经算是初步安宁,甚至已经垦殖出相当一部分的田地,而且蜀中的世家已经有一部分已经跟着进入越巂。

所以夷乱的风险在不断地降低。

朝廷预期今年年底就可以从那里得到赋税,甚至人丁,那么,冒上这么一点风险,还是值得的。

换了别人,一郡之地的长史有没有这个自治之权不说,就算是有,要是没有丞相府撑腰,敢去找皇室直辖的少府麻烦,那就叫自大,能不能进得了皇宫门还是个问题。

但冯永是谁?

他是少府的金主。

这一封问责公文送过来,少府的坐堂管事揉了揉眼,他还以为自己没睡醒:汉中冶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敢这般糊弄冯郎君?

然后又感叹了一声,这冯郎君当真是出手大方,为部曲打造一把兵器所需的钱粮都抵得上一个丁口的三年口粮!

心里想是这么想的,但手脚一点也不敢怠慢,拿着公文直接就跑去找宫里的太监头子黄胡。

“三十把刀断了两把?”

刘禅有些不明所以地眨眨眼,“冯郎君托汉中冶打造宝刀,新送过去的三十把查出两把有问题?意思是汉中冶有问题?”

大汉皇帝对一把刀值多少钱粮不关心,反正朝廷上的事他又插不上手。

所以他关心的是,如果汉中冶有问题,那么自己的钱会不会也有问题?

毕竟宫中的小金库来源,汉中冶还是占了大部分。

别的地方还好说,但在南乡,你要是连冯郎君都敢糊弄……那还有什么不敢的?

刘禅一想到这里,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把公文抓在手里,直奔后宫。

“皇后,皇后,不好啦,出大事了!”

小胖子刘禅脸色惊慌地找到张星彩,“汉中冶出事了。”

宫里去年建了几个暖阁,施工单位是专门从南乡请来的工程队,样式别具一格,壁炉烧得正旺,整个屋子暖哄哄的。

皇后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羊毛衫,正捧着书看得入迷,看到皇上突然闯进来,吃了一惊,连忙站了起来,正待行礼。

刘禅却是直接把手里的公文直接塞到她手里,抢先道,“皇后无须多礼,你且先看看,帮我出个主意。那冯明文来了公文,说是要问责汉中冶。”

张星彩听了这话,微微一惊,连忙打开公文仔细看了起来。

看完后,眉头先是一皱,然后又是一舒。

最后她竟是情不自禁地笑了一声,“哈!妾这些日子正担心汉中冶之事,没想到这冯明文,却是这个时候送来这么个好借口!合该那蒋斌倒霉!”

刘禅一听,连忙问了一声,“汉中冶出了这等事,皇后怎么不愁反笑?”

张星彩呵呵一笑,把公文细心折好,“陛下平日里不甚关心少府之事,故对这其中的缘故不甚清楚也是应该的,且先安坐,待妾仔细说与陛下听。”

刘禅一听这话,心里就有些尴尬,这少府的进项,平日里都是掌握在皇后手里,而且少府的事,也都是皇后拿主意。

他平日里有需求,只管跟皇后伸手就是,反正皇后给他的票子,只有多,没有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