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545章 大忽悠

第0545章 大忽悠(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带头大哥落荒而逃,留下众小弟没了主意,七嘴八舌说了一气,只得相约明日到这里再战江湖,然后一哄而散。

师徒两人无法,只得又找人打听了“侠客行”与“”,这才知道“侠客行”是一个地名,“”却是南乡最有名的说书人。

两人七拐八拐,一路打听,好不容易才找到地方。

只见一座两层的高大阁楼矗立在那里,底下有人在进进出出,偶见有佩戴刀剑的游侠儿间夹其中,旁人非但不害怕,反而对其露出和善之意。

那游侠儿按剑昂首而行,仿佛对自己身为游侠一事,颇为自豪。

这真是奇也怪哉!

师徒两人抬阶而上,走到门前,只见巨大的门牌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侠客行”三个字不算,门的两边还各有一行大字。

当男子看到那两行大字,当下只觉得胸口如同被人以万钧之力击中一般,竟是目瞪口呆,直愣愣地站在那里,张大了嘴,却又说不出话来。

好久,他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脸色微微发红,暴喝一声,“好!”

喊完了才发现似乎有些失礼了。

转眼望去,周围的人似乎对自己这种行为却是见怪不怪,甚至还有人投来理解的笑意:每个慕名而来的游侠儿,初到这里,十之五六都会有这种行为。

自认为见多识广的师徒两人,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眼里,那根本就是地地道道的两个初到南乡的菜鸟。

两人的目光,又是忍不住地看向大门两边的两行大字。

右边写着:侠之大者。

左边写着:为国为民。

游侠儿为世人所轻,只因重私义而轻公法,偏偏又存亡死生,不爱其躯,世人先是怕,后是厌。

但这两句话,却是在猛然间,给世间的游侠儿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

让男子有一种久行于黑夜间,突然眼前出现七彩朝霞的感觉。

在那一瞬间,他仿佛顿悟了什么,长叹道,“仅此一句,便足以慰此行。”

看到这两句话,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与别人的争强之心,实是有些不足一提。

迈步走进阁楼,迎面而来的,是一面通体黑色,不知用什么材料做成的玄关。

进出的人群皆是从玄关两边分流而过,也有两三个佩戴刀剑的人,站在玄关面前喃喃自语。

师徒两人走上前,定眼看去,只见玄关上面刻着有一诗,诗名就是这阁楼的名字: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男子刚念了开头,便觉得浑身热血贲胀,又是忍不住地叫了一声,“好!”

这一声终于引起了别人的不满,看到身边的人投过来的责怪目光,男子连忙拱手道歉,“对不住对不住,实在是看到此等佳句,一时嘴快。”

那人略一点头,上下打量了一下男子,目光落到男子腰间长剑上,明白乃是同类中人,目光这才缓和下来,开口问道,“这位郎君可是初来南乡?”

“正是。”

“不知仙乡何处?”

“幽州。”

对方大惊,“南乡兰陵笑笑生之名,竟已传至幽州耶?”

“非也。某这两年在关中游历,偶得兰陵笑笑生大作,这才慕名而来。”

“原来如此。”

“这位郎君如何得知某是为兰陵笑笑生而来?”

男子好奇地问道。

对方哈哈一笑,指了指自己,说道,“来此间的游侠儿,有几人不是慕名兰陵笑笑生而来?”

男子点点头,“也对。”

两人会意一笑,又齐齐转过头去欣赏那玄关上的诗文。

男子待看到“飒沓如流星”下一句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时,手上便突然下意识地握住腰间长剑,差点就要抽了出来。

诗中杀气凛凛,再加上那铁划银勾的字体,让人一下子就把身体紧紧地绷了起来。

等念到“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时,他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神志森竦,身体似乎已经跟着诗文浮空飘忽。

若不是常年的久经生死,让他犹有一丝理智,只怕当场就要来一场剑舞。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读到最后,男子犹喃喃自语,反复吟诵“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两句,眼神迷离,全身绷得紧紧的,同时又在微微颤抖,只觉得这等境界,当真是自己一生所求。

黑色玄关上的字体,殷红如血,正如自己身上流淌的热血一般。

目光往下,当看到最后的落款写着“锦城冯永”四字,男子终于长长地舒出一口气,目露崇敬之色,“我原先觉得唯有兰陵笑笑生识得侠义二字,没想到如今又多了一位冯郎君。”

“说得好哇,某亦是想说这一句。”

刚才与之攀谈的人在旁边开口道,“某每次进这侠客行,皆要在此处观摩一番,冯郎君此文,当真是一扫世间对游侠之陋见。仅凭此文,冯郎君就已算是我道中人的推崇之辈。”

“某亦是如此想的。在下韩龙韩遣勇,这位乃是我的弟子刘浑刘破虏,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男子听到对方此言,大生知己之心,当下便起了结交之心。

“某叫公孙徵,字伯琰,乃是陇西人士。”

公孙徵对着韩龙一抱拳,又对着刘浑行了一礼,“见过这位小兄弟。”

三人互相见礼完毕,韩龙这才说道,“陇西与汉中相去不远,伯琰兄既是陇西人士,不知可在何处能访得兰陵笑笑生?”

公孙徵闻言,亦是苦笑一声,“不瞒两位,我亦是慕名而来,如今呆在南乡已有两月之久,久有打听,却是从未听说过有人识得此人。”

韩龙听了,有些不敢相信,“这兰陵笑笑生竟是如此神秘?”

“是啊!即便是南乡这里,所有人亦是只知其名号,不知其人。”

公孙徵叹气道。

韩龙听了,不禁大失所望。

公孙徵看到他的神情,心知其意,当下便开解道,“遣勇兄不必如此,即便是寻不得兰陵笑笑生,但能在此地游历一番,亦是不负此行。”

韩龙听了,点点头,释然道,“也是。某刚才在门外还说了,能见得‘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一句,便不虚此行。”

“如今竟能再见到侠客行一文,已经算是超乎意外,看来是某太过贪心了。”

“哈哈,只怕还不止。”公孙徵脸上现出神秘的笑容,“遣勇兄只管往里走,只怕还有意外之喜。”

“哦?那就请伯琰兄带路。”

“好,请。”公孙徵伸手肃礼,边引导两人往里走,边说道,“两位初到南乡,在这侠客行落脚,那就是再合适不过。”

“这里能落脚?”

“不但可以落脚住宿,而且膳食乃是少有的美味。论及南乡说书人,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他每日有二讲,一次在午时,一次在酉时,住在这里头,正好方便听其说书。”

公孙徵边走边介绍道,“此处的第一层,乃是用膳之地。这侠客行有后院,就是住宿之所。”

三人越过玄关,走过一段不算长的甬道,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个极大的空间。

长长的红毯子铺在地上,把厅堂分成两半,一边摆着桌椅,一边摆着案几,看各人习惯,是喜欢坐着用膳,还是喜欢跪坐用膳。

毯子的尽头,有一个高台,看来正是的说书之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