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席卷天下 > 第997章:方法是人想的

第997章:方法是人想的(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席卷天下更新最快!

蓄养奴隶自然是能获得惊人的利润,但是国之重臣在环境允许的条件下会做,不允许则一点都不会在乎奴隶会产生什么利益,他们最大的利益就是自己的爵位和官职。

汉帝国是允许私人拥有奴隶,但并不是没有什么限制,是什么样的爵位才能拥有多少奴隶是一个铁律。

爵位能获得土地、房舍、奴隶,又有着很细分的差别。例如公士就是一百亩土地、一间房舍和一名奴隶,可以允许公士的土地得到增加,房舍的规格却是固定,奴隶的上限也仅是一个。

在汉帝国想要获得更多的奴隶,想要住的房舍更大更辉煌一些,唯一的途径就是升级爵位。除此之外一旦增加名额之外的奴隶和超过规格的房舍,便是属于触犯汉律。

除非是隐藏奴隶,也就是触犯汉律的前提下,要不然该拥有多少奴隶就是多少,侧面说明了一件事情,汉帝国的现有制度约束下,除了天子可以拥有无限多的奴隶之外,谁的奴隶上限都有天花板,蓄养奴隶的环境并不好。

所以桑虞说得很实在,他们这些侯爵是除了天子之外能养最多奴隶的群体,可哪怕是县侯,上限也只有两千个奴隶。

两千个奴隶的名额看似很多,但这是不明情况的人才会产生的错觉。

简单的说几件事情,东汉时期的豪强,哪怕是穷乡村的豪强,他们蓄养的奴仆数量也不会低于百人。要是富裕一些的豪强,蓄养的奴仆数量超过千人也是普通寻常。以当时的顶尖门阀而论,蓄养的奴仆数量没超过十万,谁好意思说自己是顶尖门阀?

熟知三国的人最为羡慕的一个人应该是刘备,娶个小妾(糜氏)罢了,小妾却是带着数量可观的财帛,更有两千名私军级别的家丁,完全就不是少奋斗十年那么简单,是打下了无比厚实的地基,才有了后面崛起的资本。

要重视的不是财帛,是那两千名家丁。两千个训练有素的士兵,背后该有多少人为之生产和服务,那么糜氏一族又养了多少奴仆?而糜氏在当时仅是四大商贾之一。

四大商贾另外一个甄氏,四世三公的袁氏千方百计取娶了甄宓(既洛神赋的那位甄姬)。为什么那么屌炸天的袁氏竟然会图谋一个商贾之家?答案在于吞并了甄氏之后,袁氏数十万大军有了十年的粮秣,可征兵源一下子多了十数万。

现如今的汉帝国开国时间尚短,东汉那些富得流油的家族是好几代人的经营,看似没有什么可比性,但就是有着明显的对比,答案在于东汉没有限制奴仆上限数量,现在的汉帝国有。

汉帝国很难出现以蓄养奴隶为主业的行当,那么阉割奴隶所能带来的利益损害就不是那么的单纯。

“在册私人奴隶为三百余万,这才是难点。”吕议必须先压住冉闵的怒火,要不让冉闵继续胡搅蛮缠,什么话都说不清楚:“若是仅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不破坏约法的前提下,威逼利诱行之有效。”

“是啊。”纪昌为吕议站台,说道:“大汉现如今有一百余万有爵位者,他们乃是国之栋梁,美阳侯可认同?”

冉闵抿了抿嘴,他就是再怎么丧心病狂也不敢否认这一点。

不说全部的有爵者都是在战场上砍下一颗敌军的脑袋才获爵,但超过九成九的有爵者都是拿命到战场搏才挣来了一级爵位。他们敢上战场,不管是因为什么而上了战场,用实际的行动捍卫国家,为民族流过血,谁敢否认他们是栋梁的事实?

便是一些不是拿命去拼来爵位的有爵者,他们是在其它方面做了贡献,例如改良了一些工具,研制除了新的工具,或是治理地方有功。这一些难道就不能算作功劳,就不是国之栋梁了?

“美阳侯,难道要让国之栋梁变成敌视国家的人?”纪昌见冉闵气势弱了下去,自己的气势则提升了上去,继续说:“便是无视非议,难道美阳侯想见到律法形同虚设?”

刘彦是开国之君,正值壮年又身强体壮,离驾崩还早得很。

初代君主立下的律法,按照诸夏的说法就会成为祖宗家法。

一般想要破坏一条祖宗家法,差不多就是等同于否认皇室的统治正确,如果是由臣子来提要改变,就是再昏庸的皇帝也会阻止。

只有那么一类人在特定的情况下才能尝试改变祖宗家法。需要是真的到了非改变不可的时候,然后是在位的皇帝有威望又支持变法者。

诸夏那么长久的时间里面,上古先秦时期因为是大争之世,想要图强就要跟得上时代乃至于是远超同时代列国,变法是被视为良药善举。

到了西汉之后,别说是变法了,就是谁想干点什么次等激烈一些的事情,有的是一帮保守派站出来反对,甚至不惜为了反对大动干戈。

诸夏的王朝越是往后,想要变法的难度就会递增,哪怕是遇到了皇帝支持变法,再也找不到一次变法成功的案例。

刘彦是开国之君,制定的律法别人推翻不行,可是由他进行改进是一点问题都不会有,哪怕是真的会有什么问题,举国上下也就是在脑子里面想一想,就是再耿直忠诚的臣工也不会直接反对。

要是想让刘彦去进行律法上的修改只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那一条律法真的不合适,可以是会给当代来带动荡,也能是为子孙后代埋下隐患。他哪怕是真的觉得需要改,除非是乾坤独断,要不然实际上还是缺不了沟通,取得至少一半人的赞同。

律法制定无小事,只要不是非改不可,一条律法既然已经制定并颁行,那就真的不要去改了。这个事关国家信誉!

“你们到底想说什么?”冉闵不是不耐烦,他觉得自己还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就是被绕的有些脑仁疼:“说来说去,还是推三宕四咯?”

刘彦却是知道他们说了那么多,不是说给冉闵听,是说给自己听。

治理国家当然是不能当作儿戏,无论想要干点什么都要事先将利弊想清楚,便是做了一些什么有害的事情,一旦事关维护国家信誉,就是制定并颁布了有害的律法,那也要咬着牙执行下去,直至朝堂和民间一致认为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再来顺应呼声去改变。

那个并不是简单的死要面子,是用可以接受的代价来维护国家的信誉,也是保证统治不遭受更深层次的动摇。比起统治的稳固和国家信誉,除非是要亡国,要不就真没什么不能承受的代价。

听着似乎荒谬,但只要想到国家失去信誉和统治也不再稳固,国家将会陷入动荡乃至于发生内战,肯定能分清楚哪个的代价更严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万妖帝主 手眼通天 万灵主宰 七宗罪 尸兄好腰 都市霸主 二少爷的宠妻日常 新婚难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