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席卷天下 > 第727章:意料之外的开场

第727章:意料之外的开场(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席卷天下更新最快!

统治者有多大的肚量,看的是统治者本身的能力。

能力越是高超的统治者,肚量通常就越大,那是因为统治者知道自己能压得住,乐于展现出一个统治者该有的气度。

只有没什么能力的统治者才会一直有“xx想害朕”的恐惧感,那是他们本身没有那个能力去压制谁,自然是不允许哪怕是一丝丝的威胁,发现威胁就是用再荒谬和龌蹉的手段都会将人弄死,家族也必然是要被诛杀干净。

还有一点就是,统治者有能力的同时还得年轻,许多有能力的君王在年轻和壮年的时候显得很有肚量,可是等待统治者老了之后就会“突然间”性情大变,非得找任何机会剪除威胁不可。那是年纪大的统治者担忧一点,自己已经老了,忧虑下一代的继承人压不住一帮子老臣,可不得趁自己还活着为下一代继承者扫平接管权力的道路啊?

现如今的刘彦正是壮年时期,跟随他打江山的一帮臣工都比较年长,着实没刘邦对韩信的那种顾虑,也就没有必要时刻担忧自己哪一天腿一蹬就升天,留下一个既有能力又有实际威胁的谁,再次打破一切来个改朝换代。

壮年时期的刘彦不惧任何威胁,却也不允许有臣工过于放肆。与身为一名君王的自尊和脸面都无关,是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就是个坏影响。

说白了吧,官方肯定是要具有威严,要不然该怎么去保持社会的平稳?有那么一个时时刻刻在打击官方威严的人存在,就好像是一栋房子里面的蚂蚁一样,不就是时时刻刻都在挖墙角,哪天真的把房屋给挖到了。

刘彦缓步走入室内,身后跟的是刘慎,父子两人直接走向有屏风的主位。

那一刻徐正已经站起来让位,冉闵脸颊不断抽搐和众人保持着行礼的姿势。

刘彦坐下之后摆了摆手,很特意地再看一眼冉闵,说道:“都坐罢。”

其余人都坐下,冉闵却还是保持行礼的姿势,犹豫了一下,涩声说道:“王上,臣绝无不满。”

“身为骠骑将军,就该有个骠骑将军该有的样子。”刘彦没有看向冉闵,是扫视着室内的布局:“回去后备下金百斤,送往少府。”

“百斤啊?”冉闵是知道刘彦并不是真的生气了,脸上有了笑容:“王上也知道臣不敛财,是不是少一些?”

室内沉重的气氛随着两句话消散,刘彦还是他们所知道的刘彦,依然是有着统治者该有的自信,对待臣工也依然是宽厚为主,没有要改变的趋势。

刘彦对待跟随自己打江山的众人是真的宽厚,有相应的功劳从来就有等量的赏赐,不止是体现在级别高的官员身上,便是军方一小卒或是地方一小吏,只要有功劳必然是会酬谢。

十年的时间,一帮原本什么都不是的人,只要没有战陨疆场,就是没有了美宅群姬,至少也有了房屋和名下土地。一些因功封侯的人谁都是高堂坐得、美人群绕、手掌重权,要不是野心永无止尽的话,其实人生可以说是非常的美满了。

“适可而止啊,永曾。”徐正就见不惯冉闵不作就不会死的性格。

“王上注定是要当千古名君的!”冉闵却还是嬉皮笑脸:“百斤便百斤呗。”

刘彦说的“金”就真的是黄金,不是黄铜。

其实诸夏之地广袤是广袤了,可要说地大物博就真的是自欺欺人。诸夏之地从来都不是一个矿产丰富的疆域,就是可以作为产粮区的大平原也是少得可怜。

诸夏之地的贵金属储藏量真的不怎么样,金、银、铜、铁比起其它大陆真的少得有些可怜。历史上的中原王朝获取金、银、铜都是来自周边,是用商品贸易的逆差获取而来。要说资源的话,其实也就是煤的数量还算可以,就是煤得到现代工业发展起来才有大用途。

黄金是到先汉才被视为贵重金属,不够并不是市面流通货币,一般是皇室制作成为美轮美奂的金饼赏赐臣子。比如汉孝武皇帝攻陷大宛之后,就一次性赏赐出两万枚有特殊纪念意义的金饼。那些金饼因为意义特殊还能作为“不死罪”的赎命之物,也就带动了贵族和豪门收藏黄金的爱好。

根据考古发现,先汉贵族和豪门死后,陪葬的黄金是历朝历代最多,也就有了诸夏黄金都被先汉陪葬给搞得稀缺的言论。必须说的是,这种说法根本就是一些嘴巴没把门的砖家叫兽一如既往的胡扯,是诸夏之地本来就没有丰富的金矿储藏。

现如今的汉国,黄金依然不是市面流通货币,主要是黄金的拥有量真不足够支撑成为市场流通货币,但跟先汉倒是一个德性,有条件的人都会收藏一批,再来是刘彦在封赏的时候也会赏赐一些。

黄金目前的主要用途是干什么的?除了打造成为首饰之外,就是用来进行各种装修和修饰用途。

许许多多身份地位和财富足够的人,他们修宅子少不了金粉来刷饰,因为黄金本身的色泽关系,一些拥有足够多黄金的人还搞出雕刻美丽图案的“黄金版”弄在墙壁、地面和柱子上,光线足够的话就真的是一片的金灿灿。

因为刘彦的到来,谁也没搞明白他是来干什么,该有的撤掉旧的宴席,换上新的宴席,自然是有酒肆的人去干,一众人却也没有因为君王的到来而变得沉默。因为不是什么正式的宴会,除了自然是怎么舒服就怎么来,该嘻嘻哈哈聊的依然是吵吵闹闹。

“王上。”冉闵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凑到刘彦的座位旁边,举着一个壶酒壶一拍:“俺就是个粗人,口无遮拦是口无遮拦,可对王上绝对忠心耿耿。”

刘彦笑了笑举起酒盏。他对自己一怒之下建国,挨不下当机立断搞了举国归附的冉闵,是真没什么恶感,甚至觉得有封王的野心也能理解,没有过什么不杀后患无穷的紧迫感。

人生在世,没有理想与咸鱼,又有什么区别?只是野心不能是以自己爽了祸害他人为目标,更不能超过自己的能力范围,要不然不但害人也是害己。

喝完一整壶酒的冉闵亮了亮空了的酒壶,刚要开口说话却是门外有人说了一句什么,他也没有听清楚。

“泰安、子深和言之?”刘彦是知道纪昌、桑虞和吕议都在这一件酒肆,他过来则是直接来军方聚会的这边:“进来吧。”

一众人是由纪昌领头,桑虞和吕议并肩而走,后面却是跟着十来个人,有些是刘彦没什么印象的。

“参见王上!”

众人先对刘彦行礼,好像是突然间才发现刘慎也在场。

“见过王子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万妖帝主 手眼通天 万灵主宰 七宗罪 尸兄好腰 都市霸主 二少爷的宠妻日常 新婚难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