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盛唐血刃 > 第二五四章想做点坏事怎么这么难?

第二五四章想做点坏事怎么这么难?(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盛唐血刃更新最快!

第二五四章想做点坏事怎么这么难?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此刻,陈应这才恍然大悟。

明明知道前面有个坑,正常的人都不会跳进去,也许只有瞎子或脑袋有问题的人才会跳进去,陈应的眼睛不瞎,脑袋不也蠢,所以他绝对不会明知是一个火坑,一跃而入。

一直以来,陈应一直在规避风险,极少犯错。在李秀宁看来,这不正常。

在李渊看来,恐怕是陈应所图甚大。

现在,陈应终于找出了病结所在。可是他就算知道了真正的根结所在,他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唐初的政治相对比较清明,但是,这只是相对而言,贪腐依旧存在,而且数量非常触目惊心,许敬宗身为比部郎中,他掌握着大唐三百余名大小官员在核算账目里出现了问题,或大或小,或多或少,如果把这三百多名官员放在全部大唐官员之中对比,就会发现这个比例居然高达三分之一。

许敬宗接受了陈应后世会记学的培训,可以说在这个时代,任何假账都不逃不过他的法眼,比如程知节的酒精冒领账目中,报损的名目也层出不穷,车辆侧翻出现过一次,被土匪打动出现过一次,渡船沉覆出现一次,仓库走水一次……

这些报损的名目也是成立的,损失的酒精也多达上千或两千斤不等。可是只要对比普通时节酒精的消耗,就一眼可以发现其中的问题。

陈应在后世痛恨贪官污吏,而且他更不缺钱,如果陈应需要用钱,他有大唐通利钱庄,有诸多产业为他日赚斗金,陈应根本就没有必要贪污,也没有必要受贿。用句毫不夸张的话说,陈应是长安城里少数可以数得着的有钱人。

至于欺男霸女,陈应更加做不出来,就凭陈应的那张脸,只要他需要女人,恐怕会让长安城里的大闺女小媳妇,趋之若鹜。至于寻衅滋事,自从陈应升为梁国公、镇国大将军,东宫李建成的大红人,除非脑袋进水了,才有人去惹陈应,陈应就算跋扈,也找不到可以施威的对象,放眼整个长安城,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庶民百姓,还真没有人不长眼的去找陈应的不痛快。

陈应捂着脑袋,痛苦的呻吟的道:“三娘,你说我该怎么办?要不,我去强抢谁家闺女…”

话没有说完,李秀宁咬牙切齿的道:“你敢……”

“女人啊……都是口不对心!”陈应笑道:“你也说我没犯错,这是不对的,要不这样,明天,我抽空把齐王殿下揍一顿,让他去向陛下告状?”

李秀宁盯着陈应看了一会儿道:“那就不知道是谁揍谁了!”

“哎……”陈应叹了口气,李秀宁所言不虚。

论身手,李元吉还真强过他不少,单打独斗,陈应肯定斗不过李元吉。就连李元吉的马槊,陈应拎着都费劲。

李秀宁看着陈应眉头不展,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做坏人,做坏事,其实需要天赋的,比如面对一个无助的可怜人,陈应真下不去手。

想不到合适的办法,陈应郁闷的躺在床上。

李秀宁望着烦恼的陈应。

陈应瞬间想到了后世可以让人天怒人怨的事情,他脑袋一转,顿时有了主意。陈应起身,笑道:“我有办法了!”

李秀宁道:“什么办法?”

陈应笑而不答。

陈应望着李秀宁道:“三娘,你好好在家休息,我去去就来!”

陈应起身披着厚厚的披风,刚刚走到门口,郭洛迎上来道:“主上,有什么吩咐?”

陈应道:“现在武侯坊里应该宵禁了吧?”

郭洛点点头道:“半个时辰前已经禁坊!”

陈应想了想道:“让兄弟们起来,每个骑两匹马,随我去梁国公府!”

陈应也想着犯一个不大的错误,让御史去弹劾。无视宵禁,纵马夜奔,这就可以给御史一个弹劾的理由了,反正这种错,无伤大雅。

了不起,下旨申斥,罚铜了事。关键是陈应不缺钱,也不怕罚!

一百余名亲卫甲士,三百余匹战马,很快集起进来。陈应跨上战马,沿着坊道,朝着昌仁坊的梁国公府行去。

然而,刚刚走到曲江坊的坊门口时,十数名正在值守的武侯步弓手探出身子,其中一名武侯上前喝令道:“什么人,站住!”

陈应手中的马鞭子炸开一个鞭花,大喝道:“滚开!”

那十数名武侯脑袋一缩,退回坊门洞内,反而打开了坊门!

陈应微微一怔,按照正常剧本,这些武侯难道不应该六亲不认吗?

可是这些武侯不拦不挡,陈应想借口找事也找不到借口,只好朝着昌仁坊飞奔。

……

就在陈应一行走后,其中一名武侯怯怯的头:“郑坊正,您怎么不拦?”

“拦个屁?你也不睁大你的狗眼瞧瞧!”郑坊正气愤的道:“那是陈大将军,陈驸马,你敢拦个试试?信不信他抽得屁股开花?”

“可是……咱们职责……”

“现在不比以往,宵禁早已名存实亡!”郑队望着远处灯火璀璨的方向道:“咱们曲江坊苦啊,要不是陈大将军仁慈,你们连西北风也喝不上!”

这话倒没有水份,曲江坊是长安城东南角,再往南一点儿就是曲江池。以前都没有人家,这些人家是最近两年搬来的。有些是前朝散出去的,回到长安没了落脚的地方。有些是家里破败,卖了祖宅没办法来这里搭了个窝棚落脚。有钱人家,谁住这里啊。在前隋的时候,这里是杨玄感的产业,他买下来大半个曲江坊,后来杨玄感因为造反,被抄家灭族,曲江坊的百姓也大都失去了生计。

如果长安城也按几环来划分,曲江坊就是妥妥的六环外。

好不容易等来了李秀宁,李渊把芙蓉园赏给了李秀宁,陈应却把芙蓉园改成了大唐博仁医院,随着这里开始对外营业,曲江坊这才慢慢繁荣起来。

博仁医院需要消耗大量的粮食、蔬菜、肉食、也需要大量的人手从事杂役、粗使,比如打扫卫生,收拾垃圾,运输补给,这些活计,大都被曲江坊的百姓,近水楼台先得月。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整个曲江坊都是陈应养活的,他们都跟着陈应吃饭。

……

陈应一行人沿着坊道狂奔,出乎意料,不仅仅是曲江坊,就连其他坊里也没有人阻挡。陈应不知道的是,随着大唐在关中立国越来越久,大唐也越来越安稳,唐朝长安城的宵禁政策就名存实亡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开局一个大天使 大明望族 电影世界穿梭门 霸皇纪 我假装会异能 撞鬼就超神 捡到一个星球 全职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