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盛唐血刃 > 第二一三章整饬兵马开疆拓土

第二一三章整饬兵马开疆拓土(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盛唐血刃更新最快!

第二一三章整饬兵马开疆拓土

长安太极宫,武德殿外露台上,李渊遥望着西方的天空。就在这时,左监门卫大将军鱼彦章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了,李渊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鱼彦章将一个密信递在李渊手上。

李渊接过这个密信,惊讶出声道:“什么?世民偷偷回京,与杜伏威秘密接触,二人达成密议,义结金兰?”

裴寂跟着李渊接过密信,匆匆扫视一眼,脸色陡然巨变:“陛下,这……”

李渊仿佛如同喃喃自语道:“还不算太笨,知道找朋友了!”

裴寂的眉宇舒展开来,李渊以李世民制衡李建成的用意,他非常清楚。如今李建成兵不血刃,平定河北之乱,声望大涨。而李世民的声势越来越弱,更难以在朝堂上立足。

如今李世民与杜伏威结成政治同盟,双方互通有无,一个拥有着二十几个州,上百个县地盘十数万精兵强将的杜伏威,加上李世民,他们勉强可以与李建成相抗衡。

李渊道:“如今太子,大势已成,羽翼渐丰,秦王已经难以立足,现在倒也势均力敌!”

裴寂躬身道:“陛下明鉴万里,臣远不及也!”

李渊的淡淡的笑着,目光不知不觉又望着西北方向,他似乎在询问裴寂,又似乎在喃喃自语道:“算算日子,圣旨也应该到了西域,朕不知道,陈应看了诏书,会如何应对?”

说到这里,李渊转身望着裴寂道:“陈应素来乖张,我行我素,此次让颁旨,希望陈应,能体会到,朕的一片苦心,打下疏勒,便交接兵权,返回长安。裴三……”

裴寂上前躬身道:“陛下的意思……”

李渊沉吟道:“你们也辛苦些,拟议新的西域各州官员名单,这次西域官员任免,既不给太子,也不给秦王,朕要自己任命。”

裴寂苦笑道:“若是陈驸马拒不接受,该当如何?”

在唐朝与满清不一样,在满清时代,朝廷就是皇帝的一言堂,大臣都是皇帝的奴才。然而在唐朝这个时侯,皇帝与大臣就像一个大公司里总裁与职业经理的关系,双方是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展开合作,而不是皇帝可以一言而决。就像当初尹德妃非常宠爱,特别是生下下儿子酆王李元亨,更深得李渊的宠爱,李渊爱屋及乌,下中旨册封尹阿鼠为舒国公。

然而,李渊的中旨下发以后,就连裴寂这个尚书左仆射都不敢在上面附署,时任中书侍中陈叔达更是直接封还了李渊的这个中旨。一份诏书,如果没有宰相副署,也没有中书门下画可用印,就不具备法律效益。

在这样一个背景条件下,应该完全可以以自己年轻尚轻,资历浅薄为由,拒绝接任大唐大司徒,改由德高望重的老臣担任,这样以来,李渊也无可奈何,只能另做计较。

李渊思酌片刻道:“让元吉去,这点事情,他应该能办妥。”

裴寂摇摇头道:“臣以为不妥,河北之乱初平,还有二十余万东突厥骑兵虎视眈眈,若是西域大运作调整,朝中大臣,何人可以接任西域大都护,恐怕齐王殿下也为威望降服安西军诸将,若是西域动荡不安,恐怕东突厥颉利可汗就再无后顾之忧,倾兵南下,那该如何是好?”

李渊略作一想,也认为裴寂绝对不是危言耸听。陈应如今已经占据葛逻岭山口、疏勒托云关、以及于阗西部喝盘陀,基本上控制了葱岭的北、中、南三处隘口,完全隔绝东西突厥的联系,而且陈应麾下的安西军完全可以从阿尔泰山、狼山、浑河沿线,攻掠东突厥的漠北草原,若是西域动荡,肯定会让颉利可汗做梦都会笑醒。

李渊的脸色渐渐严峻起来,冷声道:“各地行台权柄过甚,长此以往,非社稷之福,为子孙后代计,废除各地行台,收回行台地方管治之权,势在必行!”

说到这里,李渊转身目光咄咄的望着裴寂道:“裴三,你说朕现在应该怎么办?”

裴寂想了想道:“陛下,如此以来,莫不如先废除陕东道行台、山东道行台、河北道行台、随后再废除河东道行台、剑南道行台!”

李渊的目光一凝,缓缓点点头。

裴寂之计,于战国时期范睢向秦王献策:“王不如远交而近攻,得寸,则王之寸;得尺,亦王之尺也。”

如今的大唐设立剑南道行台成都大总管府(辖四十四州)、陇右道行台凉州大总管府(辖十四州)、河东道太原大总管府(辖二十四州)、陕东、河南道行台洛阳大总管府,辖陕东、河南三十一州,河北道行台相州总管府(辖三十九州)、山东道行台齐州大总管府(辖二十七州)、东南道行台(辖七十三州)。

要说地盘最广的还属西州道(十九州),然而要说富庶,西州道远不如东南道,占据了江淮湖广鱼米之乡。

裴寂的建议是废除陕东、河南道、设立河南府。

此时,天下大定,陕东、河南也不必承担来自荆襄萧铣的威胁,完全可以先撤销行台机构,把权力收回中央。关键是此时的任城王李道宗就是李渊的侄子,他既无野心,也无核心部曲,麾下将校,大都是屈突通的旧部。

李渊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如今仗打赢了,朝廷无论如何都得给关中世族一个交代。过些日子,太子就要回京了,裴三,你与太子商量一下,尽快拿出一个章程!”

裴寂点点头道:“老臣明白!”

李渊郑重的道:“此事事关咱们大唐的根基,事关江山社稷,轻忽不得。你先去和萧时文、陈叔达、杨恭仁、他们商量,尚书、中书、门下,都要尽快拿出应对之策。”

裴寂躬身道:“臣这就去办!”

……

陈应端着热水,伺候着李秀宁擦洗身体。李秀宁手指触摸过陈应身上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疤痕,心间的颤抖便如春日的雷鸣一般,眼睛慢慢的红了。

陈应担心有孕的李秀宁身子太过激动,赶紧劝尉道:“伤痕就是男人的成熟的标志,罗士信身上,连铜钱大小的好地方都没有,都是伤痕累累,你是没见……”

李秀宁推着陈应,让陈应背过身子,她先钻进被子里,悉悉簌簌的将衣服脱去,雪也似的胳膊暴露在冰冷的空气里,横在红锻棉被,给烛台上的灯光耀得跟羊脂玉琢出来似的,两肩露出的锁骨、肩窝纤白而性感。

李秀宁低头看着微微隆起的腹部,看着腰间的赘肉,忍不住的望着陈应问道:“会不会感觉我老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开局一个大天使 大明望族 电影世界穿梭门 霸皇纪 我假装会异能 撞鬼就超神 捡到一个星球 全职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