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书库

字:
关灯 护眼
56书库 > 盛唐血刃 > 第一二零章你们薛延陀要战便战(三更)

第一二零章你们薛延陀要战便战(三更)(1 / 2)

     天才一秒记住「56书库」地址:www.56sk.com  盛唐血刃更新最快!

第一二零章你们薛延陀要战便战(三更)

随着捷报入京,整个长安瞬间沸腾了。

赢了。

咱们大唐又赢了。随着大唐这几年吞西秦灭李轨、并李密、王世充、平定窦建德,罗艺、杜伏威、冯盎内附,似乎让长安百姓看到了天下太平的希望。然而,唯有让长安百姓担心的则是异胡。

什么突厥、吐谷浑、吐蕃、薛延陀、铁勒、丁零、羌部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民族融合四个字是非常唯美的字眼,然而只有感同身受的百姓,才会真正体会到什么是融合。每一次融合,都是代表着血与火。都是屠城灭州,杀得人头滚滚。

终于,陈应的这个捷报太及时了。

当兵部屈突通大将军,屈突尚书接到这个捷报的时候,他激动的差点落泪,这不是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关键是他身上的担子实诚太重了。

吐蕃与大唐版图犬牙交错,从陇右、秦凉、从剑南道足足六七十个州与吐蕃接壤,不打退吐蕃人的进攻,关中十六卫大军,就不敢轻动。无论从巴蜀,还是河湟,吐蕃都可以威胁关中,一旦吐蕃破关而入,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哪怕明知李世民陷入定襄,身陷重围,大唐近二十万兵马,却动也不敢动,没有办法,他们害怕的就是吐蕃人席卷而入。

拿着捷报,再三确认一番。屈突通拿着捷报,朝着太极宫武德殿中去。

……

砰一个琉璃盏被摔在了丹墀之下,一个黄门内侍闻声匆匆走进殿来,却迎头撞上李渊鹰隼一般愤怒的目光。

李渊咆哮道:“滚出去!”

那内侍连滚带爬逃了出去,裴寂从身边又取过了另外一个琉璃盏,递给李渊,笑道:“陛下,摔这个!”

李渊望着裴寂,良久,嘴角绽开了一丝苦笑:“裴三……越是这种时候,你越是有本事把朕弄得哭笑不得。”

裴寂淡然自若地将琉璃盏放回了原位,口中回答道:“笑一场、哭一场,都好,就是不要憋在肺腑之内,那是要坐下病的……”

李渊沉吟道:“能不能再和那个姓拔的混账商量一下,一百万石粮食实在太多了,五十万石成不成?”

裴寂苦笑道:“陛下,拔野古的意思很明白,如今我们与东突厥汗国交战正酣,明显我们大唐处于极为不利的境地,他们就是吃准了我们必向他们妥协,过了这个村可没有那个店了,他们是绝对不会松口的!”

李渊咬着牙嘶道:“姓拔的,他是鲜卑人吧……贼子……等陈应率兵回师,朕封他为征北大将军,提十万雄兵,将薛延陀部下上全部屠尽,鸡犬不留!”

裴寂望着李渊小心翼翼的问道:“陛下的意思是……答应他!”

李渊咬着牙道:”答应他,都答应他!一百万石就一百万石……告诉姓拔的,朕不小气,都答应他……”

裴寂走后,李渊红着眼睛,眼睛里全是血丝,目光如电,脸色狰狞,仿佛像一只受伤的野兽,要择人而噬。李建成站在一旁,也是满脸疲惫。突然,李建成望着李渊道:“阿爹,我们……”

李渊摆摆手道:“大郎,自太原起兵以来,你我父子,可曾经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区区一个薛延陀,一个小小拔野古,狗一般人,也敢欺负朕!”

李渊眼中迸射着仇恨的目光,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甘心。

李建成叹了口气道:“阿爹,这是权宜之计,非是城下之盟。

“没有什么区别!”李渊突然扬了扬手道:“陈应那里可有新的消息?若不是吐蕃人牵扯着我们的精锐大军,岂容薛延陀放肆。”

李建成苦笑道:“阿爹,陈应那里的兵马总计才五万余人马,其中大半都是新军,能保持不败,就是万幸了。既要兼顾凉州,又要保持西域,也难为他了!”

李渊恨恨的道:“当时就该让陈应率领左武卫大军出征西域,多了左武卫这一万两千人马,他手中的兵力也多一些,不至于如今这番被动,若不是某些人别有用心暗流涌动……朕何至于受拔野古一个杂胡之辱?”

李建成哑口无言。

李渊阴测测低声开口道:“二郎……误我……”

李建成望着李渊身后的舆图,用手点在苇泽关的位置上道:“阿爹,如今我只有命李世绩,前往苇泽关,守住苇泽关,才能保证太原不失,雁门可以丢,然而太原却丢不得啊!”

“失策,失策啊!”李渊摇摇头道:“二郎如此莽撞,当初就不该……”

事实上,李建成可是力主让李世绩成为并州大总管,管辖并州总管府辖下的二十四州。然而,李渊却担心兵权旁落,所以让李世民代替李世绩为元帅,而李世绩身为副元帅,可只能调动东宫左右卫率和左右司御率可二十折冲府兵力,三万人马。仅相当于李世民总兵力的三分之一不到。

“其实,我以为,未必没有办法挽回!”李建成沉吟着,斟酌着词句。

李渊一听这话,看向李建成,眼中一抹光泽闪过。他发现李建成沉稳,干练,总有主意。而且,对比之下,李建成比李世民强得太多了。

李渊道:“什么办法?”

“这个……”李建成咳嗽一声,才道:“这个……其实是陈应的主意,调河北籍青壮,编组成新军。”

“噢。”李渊颔首点头,他嘴上虽没说什么,心里却在不由的想,这李建成果然是临危不乱。随着窦建德以谋反的罪名处斩之后,河北就像一座随时可以爆发的火山。如果将窦建德的旧部青壮调到河东,以河东与河北之间的仇恨,他们在河东一点作为都没有。既可以解决河东之兵不足的困难,也可以将河北之隐忧,消弭于无形。

李渊道:“你说吧,朕想知道,太子你想了什么主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开局一个大天使 大明望族 电影世界穿梭门 霸皇纪 我假装会异能 撞鬼就超神 捡到一个星球 全职武神